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植物人老公是大佬

植物人老公是大佬

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首富傅家独子傅寒时是一个植物人,一辈子都得躺在病床上。慕绾绾的姐姐不愿意嫁给一个植物人,断送自己一生的幸福,就逼迫丑女慕绾绾替嫁。婚后,所有人都等着看丑女出糗,谁成想,她不仅没有闹出笑话,还被扒掉了马甲,丑女变美女,废柴变神医。躺在病床上的傅寒时不仅醒了归来,还成了宠妻狂魔,宠妻宠出天际!

主角:慕绾绾,傅寒时   更新:2022-07-15 2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绾绾,傅寒时 的女频言情小说《植物人老公是大佬》,由网络作家“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首富傅家独子傅寒时是一个植物人,一辈子都得躺在病床上。慕绾绾的姐姐不愿意嫁给一个植物人,断送自己一生的幸福,就逼迫丑女慕绾绾替嫁。婚后,所有人都等着看丑女出糗,谁成想,她不仅没有闹出笑话,还被扒掉了马甲,丑女变美女,废柴变神医。躺在病床上的傅寒时不仅醒了归来,还成了宠妻狂魔,宠妻宠出天际!

《植物人老公是大佬》精彩片段

热,带一种焦躁,凭借着最后的一点意识,她踉跄的爬上了床。

明天就好了!身体不正常的反应让她忍不住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

月黑风高夜,树影婆娑,随着一声低沉的叹息,一只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将她一把捞进了怀中。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你叫什么名字?”

慕绾绾一惊,意识恢复了片刻的清明,她睁开眼睛,试图想要看清男人的脸。可男人背对着月光,除了完美的轮廓,皆是一片阴影。

“不说话?有点意思。”男人呼吸加重:“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怪不得我。”

微风吹动了窗边的纱帘,也吹干净了这一室的荒唐。

慕绾绾捂着脑袋醒来,第一时间检查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除去衣服上的褶皱,穿的倒是整整齐齐,只是坐起来时身体有一阵阵酸痛。

难道都是梦吗?

慕绾绾准备下床,一抬手却触碰到了意料之外的温度。她呼吸一滞,缓缓回头,身边竟然还睡着一个男人!

他安安静静,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呼吸,慕绾绾还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这男人十分俊美,和昨晚梦里的人颇有几分相似。可等不及再欣赏,门口传来耳熟的女声。

“不好意思,能不能打开这个房间,我妹妹好像走错了房间......”

是她,慕宁宁!

慕绾绾的眉间闪过一丝冰冷,她不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这里楼层不高,她跳上了窗台,又借助着旁边的平台,不过三两下轻松地落在了院子里的草地,然后销声匿迹。

慕绾绾避开所有人回到了家里。镜子里的少女换上了已经系的泛白的睡衣,宽大的睡衣遮不住她纤细曼妙的身材,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颊,她的五官也十分精致,如果不是脸上有三分之一的胎记,那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忽的,房门被敲响,慕绾绾上前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的,正是怒气冲天的慕政琮:“慕绾绾!你姐姐说你昨晚没回来!你跑去哪了!”

男人走上来抬手便是一巴掌,慕绾绾头向旁边微微一偏,躲了过去。

“你和你妈一样不知检点!早知道你这么不让省心,当初就应该直接掐死你!”慕政琮骂道。

慕宁宁站在一边上,眼里皆是嘲讽:“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我去聚餐的时候好像看到你上楼了,旁边还有一个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我应该没看错吧?”

“即使爸爸给你订了婚约,你不愿意,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呀!”

慕宁宁敢肯定昨天晚上她下的药进了慕绾绾的嘴里,就是不知道怎么居然不在自己安排的房间里,还偷偷跑回来了,白费她苦等一番。

不过看这幅样子,也应该是被那流浪汉得手了。

“绾绾,我们也是为你好,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嫁得好呢?”周兰业语重心长:“虽然对方是个植物人,但是你也看看你自己本身不是?”

“你说你长得这么丑,还是个哑巴,除了不睁眼的还有谁能娶你?再说人家家世显赫,你嫁过去,还对你爸爸有帮助,一举两得,你可不能不懂事啊!”

呵,嫁得好?怎么不让慕宁宁去嫁?

慕绾绾听着,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周兰业见慕绾绾没有动作,说的更加起劲:“别不知好歹,你嫁过去都是高攀!”

慕绾绾低着头,黑色的长发静静地垂在两边,看起来乖巧又无助。

但就在此时,慕绾绾忽然抬起了头,看着慕政琮,抬手指向了慕宁宁。

就像是无声的三个字:让她嫁。

慕政琮看出来了,但他装不懂。

慕政琮威胁道:“你指你姐姐干什么?慕绾绾,你记得你还有个外祖母吧?你要是不嫁,你祖母过的怎么样可就说不定了。”

他刚说完,就觉得女孩的眼神一凛,让人脊背发凉,好像眼中有了杀意。

慕政琮随后立马否定,眼中的厌恶更胜。慕绾绾不过是个怂货,还能想着杀人?

但这直勾勾的视线实在是具有攻击性,让他气急败坏:“看什么看,再看让你变成瞎子!”

“来人,把房子守好,不许再让她跑出去!”

她被迫要嫁的人,是京城首富的儿子,傅寒时。幼时风光霁月,是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慕家凭借着一点关系,要来了这玩笑似的一句婚约,而婚约的对象自然是被宠爱的慕宁宁。

可就在三年前,傅家三口被人路上围追堵截,傅氏夫妻直接丢了性命,而唯一的儿子傅寒时,为了植物人,傅氏的掌家人变成了他的叔叔,傅冬临。

傅寒时三年没有苏醒,傅冬临受人指点,便找人给他冲喜。没有人不意识到这是一块肥肉,也都抢着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去。

但更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一任新娘被送去,没几天出了车祸意外去世,后两任也都意外傻的傻,残的残。不仅没捞到好处,棋子还没了,这才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没办法傅冬临才将视线放在了慕家的婚约上,承诺给慕家不少好处,才让让慕家坚定地将慕绾绾送出去。

天才蒙蒙亮,门就被打开。

慕绾绾被迫换上了喜庆的红色嫁衣,被众人塞上了婚车。

没有敲锣打鼓,没有该有的喜庆,反而一路上十分严肃。

车子绕过半山腰,进了别墅的院子。慕绾绾盖着盖头,感觉到车门被打开。

“太太,请下车。”

男人声音机械,让慕绾绾扶着他的胳膊,带她走进了别墅的一间卧室。

“太太,董事长的意思,您必须在这里呆一晚,明早便可以在别墅内随意活动。”

慕绾绾没说话,点了点头。

身后响起轻微的关门声,才让室内的压抑感少了一些。

慕绾绾坐了好一会,才轻叹了一声,走到了床边,凭着少量的视野找到了男人的手,拉着这只手,揭开了自己的盖头。

视野变得广阔,男人沉睡的脸也出现在慕绾绾的眼中。

——居然是他!

前天早上睡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男人依旧沉沉的睡着,慕绾绾这才仔细看到了他的脸,轮廓分明,挺鼻薄唇,再看一次仍旧被他惊艳。

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鲜红的嫁衣,趁的他脸上多了些血色,更加鲜活。

整个房间很大,该有的设施一个不少,上面都挂着红色的装饰,是被人认真布置过的。

慕绾绾细细的打量完,又传来敲门声:“太太,董事长传话,叫您记得喝下交杯酒,才算是完成仪式。”

慕绾绾的目光放在了一旁的小桌上,上面摆着两只小杯,只是她一早起来就没吃任何东西,就这么喝酒恐怕身体会不适。

她靠近门,敲了敲,想引人进来,可是外面无人回复。

“砰!”一声巨响。慕绾绾一惊,发现原本在小桌上放着的两只杯子全部摔落在地,而让她毛骨悚然的是,洒出的酒水正在“滋滋”冒泡。

酒水里有毒!

窗前人影飘过,慕绾绾反射性出声:“谁!”

几乎同时,窗边飘过一道身影,伴随着一丝风动。慕绾绾极度警惕,只是微微的侧了侧脑袋,垂在两侧的发丝却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慕绾绾看着自己的发丝,眸色一暗。

顺着看过去,自己身后的墙上,竟然插着一根银针!

是暗器!

又是几声几不可查的声音,慕绾绾迅速离开了自己原来站着的地方,那些银针穿透装饰用的陶瓷花瓶,还有几根扎在自己背后的木柜上。

她一边躲闪,一边观察着安全的区域,这些银针好像都是冲着她一个人来的,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那些暗器却没有要直击目标的意思,或者说只有在她远离傅寒时的时候,那些暗器的力道变得更加凶猛。

他们不会杀傅寒时。

慕绾绾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华丽的转身,麻利的爬上了婚床,再用大红喜被将二人彻底遮盖。

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敢在这偌大的别墅里动手,说明来者对自己的水平有一定的底气,招招死手,看来这个男人的新娘死去,似乎另有隐情。

慕绾绾在被子里缩了很久,久到身边的男人都被闷得有些难受。

被子一把被掀开,乍一下恢复光明。慕绾绾抬起头,恰好碰到了男人冰凉探究的目光。

慕绾绾张了张嘴巴。

不是他是植物人吗,这怎么睁眼了!

这个男人睡着时的容颜就已经俊美的足够让人晃神,此时一双冷眸睁开,更是将人衬托的惊为天人。

男人盯着她的脸,与那晚月光下的记忆重合。她五官精致,有一双如小鹿一般的眼睛,按理说是美的,只不过人第一眼都会被她脸上那夸张的胎记所吸引,导致忽略了其他。

也没有资料里查出的那么难以让人接受。

慕绾绾被男人看着有些拘谨,她低下头立马遮住自己的胎记。

在低落的情绪中,傅寒时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趣味:“不用装了,我都听到了。”

慕绾绾沉默,再才想起刚刚自己看到人时条件反射的出声。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劈下。

他这是什么意思!

在慕绾绾震惊的目光之中,傅寒时淡定的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人,他们整齐划一:“总裁!”

慕绾绾又被他们中气十足的声音惊到。

傅寒时指挥:“去把里面东西处理干净。”

几个大汉长得粗壮,倒是动作十分利索,见怪不怪的将银针用专业的容器收集起来,还有地上的毒酒也清理的一干二净。

他目光重新回到床上的女人身上:“你就是慕绾绾?”

慕绾绾沉默了一会。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不装了:“嗯,是我。”

看他这幅模样,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慕家会换掉慕宁宁的事情。

“你和资料上的好像不一样。”傅寒时大摇大摆的打量着人:“说你胆小如鼠,但是你面对死亡却丝毫不恐惧,甚至游刃有余。”

“更重要的是,你居然敢让我给你挡枪。”傅寒时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晦色:“你还记得你嫁进来的任务是什么吗?”

慕绾绾说话慢吞吞:“冲喜。”

“我看你是要把我送走吧,我要是死了,你可得下来陪我啊。”傅寒时靠近,声音很轻,却又让人毛骨悚然。

她狡辩:“那些人不杀你,你不会有危险。”

“我已经嫁给你,你有义务保护我的安全。”

他来到慕绾绾面前,轻轻地挑起刚刚被划断的头发:“你错了,我这人最喜欢看别人陷于生死之间,如果你快死了,我倒是可以考虑把你救活。”

“一点都不像个新娘的样子。”话中还有些许的嫌弃。

他回头看向另一旁站着的医生:“上来,给她治好,丢出去。”

慕绾绾伸手,在他要离开这间房子之前,抓住了他的胳膊:“不必。”

手腕上温热的触感让傅寒时一愣,接着回头:“你在和我说话?”

慕绾绾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的秘密,出去肯定不会好过。”

傅寒时听完,发出了声嗤笑,紧接着一抬手就掐在了慕绾绾的脖子上。

“既然知道我会杀人灭口,你还不逃?”

“我想和你打个商量。”

傅寒时观察着慕绾绾的双眼,那双眼睛里只有清澈的认真,没有自己想要的惊吓和害怕。

他的指腹轻轻地摸了摸慕绾绾光滑的皮肤,阴恻恻的一笑:“没想到我叔叔这次找来的是个勇士。”

“说来听听?”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也知道了你的秘密,我们互相配合,可以少很多麻烦。”

“可我就喜欢一个人呢?”傅寒时勾了勾唇。

这个女人可比自己想象的要有趣的多。

慕绾绾拍掉他放在自己脖颈上的手,回答:“你可以习惯两个人。”

“过来。”傅寒时看到她,勾了勾手指。

秉着合作的精神,慕绾绾走到了他的面前谁料傅寒时伸手就将红绸重新盖在了她的头上。

视线再一次被遮挡,几秒之后红盖头又被揭掉,接连几次之后,傅寒时对上了一双满含疑惑的双眼。

他心情愉悦的随手将那盖头扔到了一边:“你明知道自己嫁的是一个不会动的废人,还挺有仪式感。”


慕绾绾只感觉脸上冒出了一股热气,快要把她蒸熟。

她轻声:“一生只结一次婚,我不知道你会醒来。”

傅寒时的指尖一点一点的触碰着桌面:“不知道我会不会醒还心甘情愿?”

慕绾绾抬头看向他:“你放心吧,我会负责的。”

单纯和真诚从她的眼眶溢出,让傅寒时有些烦躁。

他移开视线:“我的情况你最好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否则......”

傅寒时话音刚落,就听到自己面前的小女人回答:“我当然不会。”

“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她眨了眨眼睛,脸上多了一丝灵动和俏皮。

“倒是聪明,那希望你最好能说到做到。”傅寒时邪笑道:“那么傅夫人,新婚快乐。”

慕绾绾看着傅寒时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一时间有些无措。

她的房间呢?

傅寒时这是什么意思,让她自生自灭吗?

不过很快,林管家出现了:“太太,我带您去熟悉熟悉环境吧。”

慕绾绾乖巧的点头答应。

傅家很大,但是人不多,慕绾绾熟悉了环境之后,林管家就被人叫走了,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一整天都没有再看到傅寒时的身影。

“太太您该去休息了,先生今晚应该就在书房歇息了。”

慕绾绾摇了摇头,盯着连接客厅的长廊,在夜晚之下显得更加的阴森。

她盖着毯子缩在柔软的沙发上,只有面前的电视机和昏黄的小灯还亮着,只觉得意识一片模糊,还是不知不觉中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她连忙坐起身。面前的保镖早已和另外两人打成了一片,林管家面带严肃:“太太,快到这边来!”

慕绾绾鞋子都来不及穿,跳下沙发就要跑,那两人发现慕绾绾的动作,拿着匕首猛冲上来,想要一击必杀。

但是他们没料到的是,慕绾绾侧身躲过,又一脚将他踢开,趁他反应的这一点时间,立马躲在了林管家的背后。

这两个人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难缠,不过数分钟,原本干干净净的客厅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这时候其他保镖也已经到位,那两人明显力不足,被架了起来,也知道离不开了,大有要玉石俱焚的意思。

“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慕绾绾指着着问。

“看不出来吗?当然是炸弹。”

慕绾绾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回头看。

傅寒时站在楼梯边,而炸弹也早已进入了倒计时。他手揣在口袋里,不慌不忙的走下来,话语中皆是讥讽:“都要死了,不如你告诉我派你来的人是谁?我给你讨个说法?”

那人抬头:“傅寒时,你居然不是植物人!”

“怎么?目标人物出现偏差?”傅寒时低低的笑了:“说了还能饶你不死。”

“得了吧!我知道了你不是植物人的秘密,你还能让我活着出去?”

那人看到保镖手上的炸弹,进入了最后二十秒,他狂笑:“我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死了又怎么样,但是有傅家公子陪着我上路,我死也不怕了!”

那人决心赴死,丝毫没有意识到违和之处。慕绾绾站在林管家身后观察,如果炸弹爆炸将会是整个傅家化为废墟,但这么多人,没有一人逃跑,甚至有看戏的意思。

打量完周围,收回的视线恰巧与傅寒时对上,慕绾绾看得出来,他也同时在观察她。

这个女人毫无慌乱,甚至还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炸弹不断发出“滴滴”刺耳的声音,只见拿着炸弹的保镖走到了傅寒时的面前。

炸弹倒计时五秒,傅寒时伸手拨了拨那几根凌乱的线,好像十分随意的从中挑出了一根,随意的一拔。

声音停止。

傅寒时随手将炸弹扔回了保镖怀里:“这么多家带炸弹来的,你们家是最次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人能做到的!”杀手不可置信的说。

傅寒时挥了挥手:“处理了。”

三两下,所有人都消失在了傅寒时的面前。

傅寒时走到慕绾绾的面前:“吓傻了?”

“没有。”只是被惊呆了。

“按理说,你今晚就应该死的,那样我就又成了一个人了。”傅寒时摸了摸下巴尖:“我多救了个麻烦。”

他又盯着慕绾绾,眼里有些兴奋:“你说我要不要亲自的把你处理掉?”

他是认真的!

“不要了吧?”慕绾绾眉头紧皱:“我很乖的,我也会给你打掩护的,我还学过一点医术。”

“可是你说的这些,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把你处理掉,以后来的人只会更少,也就不会有人发现我的秘密。”傅寒时盯着她。

慕绾绾真的在努力思考,自己还能有什么利用价值,可就在他左思右想只是,傅寒时又突然说话了。

“听说你一直都在等我睡觉?”傅寒时饶有兴趣:“这么期待?

慕绾绾抿了抿唇:“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房间在哪。”

傅寒时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跟上来。”

他带着慕绾绾走上了楼梯,回到了之前的卧室,里面的大红色还都挂着。

谁知傅寒时打开衣柜,直接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白花花的身体出现在慕绾绾的眼前,她惊呼一声,立马转过身去:“你干什么!”

傅寒时动作一顿,回头:“你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羞?”

“谁见了!”慕绾绾气道。

傅寒时轻叹一声:“别把人睡了还不认账啊!”

一句轻飘飘的话像是一颗炸弹。

慕绾绾还没有消化这句话的信息量,只觉得背后有人靠近,他凑在自己的耳边:“需要我给你回忆一下吗?傅夫人?”

“不用!”慕绾绾连忙将人推开,她低着头:“我之前只知道傅先生克妻,倒是不知道傅先生居然还是个这样的人。”

慕绾绾说完听到面前的男人爽朗大笑:“那天晚上不是你自己走进来的吗,睡了我不认账也就算了,还敢骂我。”

“勇士,我看你也挺伶牙俐齿,做了这么多年闷葫芦,才真是怪可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