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现代都市 > 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品文

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品文

叶小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宁以夏陆司霆,也是实力作者“叶小宁”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宁以夏刚想说下去,不想眼角的余光扫到沐菁菁的身影,只好收住声音,又装做两人不熟悉的样子。“不好意思,刚刚接了个电话,有个女配的角色要我去试镜,聊了一会儿……”沐菁菁歉意地说着,一边坐下。服务员陆续把餐点端上来,沐菁菁一直找话题跟宁以夏聊着,兴致很不错。陆司霆有注意到,宁以夏聊的,多半就是涉及娱乐圈的事情,这让他想到那天晚上在她家里,......

主角:宁以夏陆司霆   更新:2024-06-11 2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以夏陆司霆的现代都市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品文》,由网络作家“叶小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宁以夏陆司霆,也是实力作者“叶小宁”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宁以夏刚想说下去,不想眼角的余光扫到沐菁菁的身影,只好收住声音,又装做两人不熟悉的样子。“不好意思,刚刚接了个电话,有个女配的角色要我去试镜,聊了一会儿……”沐菁菁歉意地说着,一边坐下。服务员陆续把餐点端上来,沐菁菁一直找话题跟宁以夏聊着,兴致很不错。陆司霆有注意到,宁以夏聊的,多半就是涉及娱乐圈的事情,这让他想到那天晚上在她家里,......

《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品文》精彩片段


眼下婚姻之事已经尘埃落定,她是需要跟老爷子有个交代,这样也能让老人家精神好些,配合治疗。

只是刚打电话问医生那边,老爷子还在昏迷之中,而且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她很是担心。

现在要求提出来了,不知道这男人会不会答应,毕竟宁家实在有些复杂……

一旦他跟她出现在宁德远他们面前,恐怕会麻烦不断,她心里自然很介意自己会给对方带来困扰的。

“好。”

不等宁以夏寻思更多,陆司霆淡然应了。

“刚好,我这边也有事需要你配合。”

需要她配合?

宁以夏想了想,脑海里自然而然的闪过沐菁菁那张脸,自动默认成他是指要她隐瞒沐菁菁的意思。

“那你……”

宁以夏刚想说下去,不想眼角的余光扫到沐菁菁的身影,只好收住声音,又装做两人不熟悉的样子。

“不好意思,刚刚接了个电话,有个女配的角色要我去试镜,聊了一会儿……”

沐菁菁歉意地说着,一边坐下。

服务员陆续把餐点端上来,沐菁菁一直找话题跟宁以夏聊着,兴致很不错。

陆司霆有注意到,宁以夏聊的,多半就是涉及娱乐圈的事情,这让他想到那天晚上在她家里,看到的那份娱乐版块的方案。

还真是一个称职的员工,观察入微,而且能随时了解情况,灵活变动,也不奇怪她这几年的成绩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沈妤女士对她也是青睐有加的,当初甚至是破格把她挖进陆氏的,还推荐给他做临时秘书。

说话都是她们俩,陆司霆一直很安静,吃得也很少,偶尔喝口茶。

看时间差不多,几人便起身了。

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在沐菁菁的强烈要求之下,宁以夏只得坐着他们的车赶到公司。

“以夏,你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怎么样?庆祝我试镜?”

车子停在陆氏集团辅道边上,沐菁菁开口问道。

“可能不行,晚上约了客户吃饭。”

闻言,沐菁菁顿时有些失望。

“好吧,那下次约吧,哦哦,我们加个微信吧……”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掏出手机。

宁以夏不得已,也只能掏出手机……

“哎呀,我手机没电了,哥……手机给我一下,先帮我加上,回去我再加……”

沐菁菁突然说着,一边伸手拿过陆司霆手上正拿着的手机,其实是想借此揭破彼此的关系的……

可是,可是……

她居然发现,她哥的微信里,竟然没有宁以夏的微信!

这,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两个不是结婚了吗?

为什么夫妻俩没有对方的微信?

这太不正常了!

虽然从调查结果那里知道,两人是相互被放鸽子,才凑合领的证,但是……

沐菁菁暗暗打量着两人,视线扫过宁以夏那微微僵硬的小脸,停在她哥那张依然波澜不惊的俊脸上,却发现她哥那如墨的眸子里一片沉寂……

她都替他们两个着急了,看来还真是仓促之下的应付式婚姻。

好一会儿,沐菁菁才轻咳了一声,先把宁以夏的微信加上。

“加上了,通过一下,等回去我会加你的,到时候记得通过哦。”

宁以夏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看了看陆司霆的微信号申请,点击通过。

陆司霆的微信很简单,就是一张随手的黄昏风景照,微信名就直接是‘陆司霆’三个字。

宁以夏加完,也下意识地看了陆司霆一眼,见这位依然沉默寡言,但却让人无法忽略的强大气场,不由得微微吸了口气。


宁以夏都快抑制不住笑意了!

“行行行,我不窥探你舅舅。再说了,我只想赚钱,好吧……”

“你要想我做你的家教,你必须依照我的要求每天完成任务,然后时间允许我可以陪你打游戏,不打你的小报告。你还必须用心跟上进度,不然带你这样的学渣,太砸我的招牌了,我也怕丢脸的……”

“你真的好麻烦!我好好学就是了!”

“总得约定好,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说话算话。”

“成交吧!”

……

一个小时过后。

宁以夏大致了解了贺维承的学习进度。

这个学渣,她还真不想教了!

虽然脑子转得快,但是,学渣是真的渣啊,就这基础压根没学好,而且还很敷衍不配合!

贺维承今年差不多七岁了,小学二年级,但是他的基础显然打得不太好,声母韵母分不清,拼音简直一塌糊涂!

宁以夏废了一番功夫,才让他掌握分清,又花了半个小时,给他辅导数学。

‘哈秋!’身上的湿衣服没有换下,一阵凉意袭来,宁以夏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小屁孩总算是良心发现,看了宁以夏一眼,那漆黑闪亮的眼睛顿了一下,说道——“你的衣服弄湿了,你去洗个澡吧,我让阿雪给你找我小姨的衣服换上。”

宁以夏低头看了自己身上一眼,白色套装已经成了湿漉漉的彩色套装,想到自己还得回公司,便点了点头。

“那我带你去洗澡……”

小屁孩眼睛一亮,连忙自告奋勇地起身。

宁以夏跟了上去。

很快,小屁孩带着她来到另一套套间。

这个套间很大,装饰低调奢华,是比较深沉冷淡的风格,房中的摆设十分讲究。

左边是卧室,右边是大书房,中间则是一个挺大的厅。

小屁孩直接推开卧室的门。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深色的大床,里面房门紧闭的衣帽间,一旁的玻璃门进去就是整洁的大浴室。

“喏,这是客房,你进去洗澡吧,我让阿雪给你拿衣服。”

这明显是男性风格的布置,难道这客房都是这硬朗冷淡的风格?

这,进错房了?

宁以夏有些疑惑。

“快进去吧,你要感冒了!”

小屁孩催促道。

宁以夏来不及想太多,便走了进去。

看着宁以夏进去,贺维承那眼睛里才浮起一道恶作剧的笑意——女人,让你看不上小爷!还说小爷是学渣,等下让舅舅回来收拾你!

舅舅最讨厌别人进他的房间,还用他的浴室!

女人,你就等着狂风暴雨的袭击吧!

……

整个浴室都是高科技感,无触摸感应浴缸,还有舒适的花洒,恒温浴室。

一走进去就被一股舒服的温暖包围着,身上的冷意立马被驱散了,还有自动开启的舒缓轻音乐,浴缸自动注满水,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

宁以夏本来不想泡的,但是刚靠近浴缸,一侧的墙面突然自动开启,一大排整洁明亮的深色玻璃展柜出现在眼前。

那玻璃柜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珍藏版的美酒,有白兰地,也有威士忌或者伏特加等等……

一旁还有酒杯。

宁以夏到底也是混高层圈子的,当然有见识,这些酒随便一瓶都价格不菲,能顶她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

这……

简直壕无人性啊!

太会享受了!

宁以夏没敢乱动,撤下衣服,冲洗了一下,简单的泡会儿,便起身擦干,吹头发……

而,此时,别墅楼下。

一个清越挺拔的身影自门口走了进来。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微微一怔,悄然转过头,抬眸看。

陆司霆那张尊贵的俊脸乍然映入眼帘。

他去而复返了……

手里还拿着她家的钥匙……

“需要吗?”

低沉平和的嗓音里似乎带着一丝安慰,想来,听到刚才的谈话了。

宁以夏别过头,深深吸了口气,将自己外露的情绪尽数隐藏,逼退星眸里的凄迷朦胧,压下喉咙处喧嚣的暗涌,微微哑着嗓音道,“不用,你怎么回来了?”

“钥匙。”

他将手里的钥匙提了提,幽邃的眸光依然停在她的脸上。

宁以夏别过头,深深吸了口气,下一刻,氤氲的眼眸已经恢复一如既往的清明。

“你都听到了?”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和狼狈。

多少次,她也曾宣泄似地哭过,但又不得不让自己振作自愈。

她宁以夏从来都不是脆弱的。

陆司霆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黑眸里流光如深海暗涌,瞬间将她轻微的躲闪都尽数捕捉。

“想哭?”

低低的嗓音如来自深林的凉风,冷冷瑟瑟。

宁以夏微顿,深深吸了口气,半响之后,才艰涩道,“我不想为任何人哭,也不想伤害任何人。”

闻言,陆司霆却低笑了一声,沉默片刻,沉声道——“你这样想,自然会活得累。”

听着,宁以夏幽幽抬起目光,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他伸手将钥匙放在桌上。

“不是所有的退让都能得到回报,让人感恩。不委屈自己,才有俯瞰别人的资格,傻瓜才会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我想宁小姐不应该是那个傻瓜。”

他的话里隐藏的张狂霸气是很明显的。

但是,这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宁以夏一点也不觉得他狂妄,反而让她感觉一种很浓郁上位者的睥睨气势。

闻言,宁以夏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苦笑,“现在看,我就是那个傻瓜。”

男人低笑一声,定定注视着她,半响,才沉声道,“但很显然,你可以不做那个傻瓜,不是吗?”

“那样只会让人觉得我更加冰冷强势吧?”

宁以夏幽幽说着,轻浅的语气,又如喃喃自语般。

而,话音一出,陆司霆不以为然——“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废物,才会跟你说这话,让你输成这样?”

宁以夏听到这里,顿时怔忡,星眸望着他,良久,都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他说得对。

她确实是输了,还输得挺惨。

“抱歉,让你看了笑话。”

她吸了口气,自嘲道。

“这并不是笑话。”

陆司霆低下眼帘看了看她微微泛着血水的掌心,“要是不开心,尽情反击回去就是,不需要那么顾全他人。”

“我……本来以为至少能拥抱一丝阳光的,但是……”

“你确定你现在拥抱到的,不是刺骨冰雪?”

男人的话总是那么一针见血,刺得她麻木的心瞬间变得清醒。

“我无意窥探什么。过去的事,好好收拾,未来是我们两个的未来。”

他说着,幽邃的眼眸平和的望着她,继续道——“我不强迫也不要求你现在把这些事情弄清楚,这些都是你的私事,我不干涉。但,从现在开始,你时刻记住,你是陆少夫人,不会输。”

“在我这里,女人没有冰冷和强势这两个词。好了,好好休息,行动不便就不要逞强,不必为难自己。”

他的语气很平和,但是字里行间彰显着掌控者的干脆果断,气吞山河的气势。

这男人到底什么来路,竟然有这样的气势,她看着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宁以夏眼底充斥着震惊,望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他离开,她依然有些回不过神。

……

黑色的奔驰车重新在苍茫的雨幕里穿梭。

后座的陆司霆轻靠着闭目养神。

“少爷,老爷子那边一直打电话过来。”

“不必理会,后面我会回复。”

陆司霆淡漠地说了这么一句。

“是,少爷。对了,老夫人说,让您决定好什么时候正式接任,跟她回个电话,大概是公关部那边,想搞个接任仪式。”

“另外,杨副总已经回到奥城,过两天过去上任,公司那边可能临时安排少夫人辅助他,让他尽快熟悉公司业务,您看……”

闻言,陆司霆那沉寂的眸子才缓缓睁开。

“依公司安排便是,在公司,不必讲私情。”

“是……”

阿易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应道。

公事不讲私情么?

看来,少爷还是那个少爷,依然还是那个公私分明,不搞特殊的。

“安排人把南巷老街的路灯翻新一下,完善好摄像头,要保障安全。”

阿易念头还没落下,自家的少爷忽然吩咐道。

“啊?”

阿易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南巷老街的路灯翻新?

完善摄像头?

少爷的意思是……

好嘛,好嘛,那路灯确实有些老化了,少夫人的安全要保障好,他收回刚才的念头吧。

“有问题?”

陆司霆皱了皱眉。

阿易顿时应道,“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办,少爷!”

……

因为行动不便,宁以夏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强洗完澡。

披散着满头的秀发走出卧室,打算倒杯水喝,隐约察觉到有什么声响震动,找了找,才发现声音似乎来自沙发那里。

她走过去一看,才发现陆司霆的外套忘了拿,而发出声响的,是他衣袋里的手机……

她没有窥探的念头,当然就没有接通,即便手机响了很多遍。

过了好一会儿,她自己那搁在桌上的手机也震了起来。

是陌生的座机号码,她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而,很快,那头就传来熟悉而低沉的声音——“是我,宁小姐。”

“陆先生……”

宁以夏一怔,看了一眼又在震着的手机,继续道,“忘了还你外套,你的手机还在我这里,电话一直不断,需要我送过去给你吗?”

“嗯,我知道,无妨,明天再过去拿。”

陆司霆回到家里,也发现自己忘了手机,索性打个电话过来。

“可是……”

宁以夏想到自己明天也不一定在家。


如此盲目的男人,她当初是怎么想的,竟然天真以为,跟他会有未来?

她劳神费力,不顾一切去帮扶的男人,如今就为了这么一杯劣质的绿茶跟她又吼又叫,把她都威胁到这个份上。

她的眼神渐渐变冷,最后归于平静,浅淡吸了口气,说道——“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考虑考虑。”

顾子言僵住,宁以夏的眼神,让他心里很是复杂,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流逝了,想抓也抓不住了。

“宁以夏,你这个贱蹄子!怎么如此心肠歹毒!”

陈晓蕊尖叫地骂道,“你是想自己脱,还是让我叫人给扒下来!”

说着,陈晓蕊便朝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招手,保镖迎了上来。

宁以夏星眸沉了下来。

“怎么,你们还打算强行动手了?”

什么换礼服,除了费尽心思想欺负她之外,也是借题发挥吧?

顾子言并没有阻止陈晓蕊,因为他也想借这个机会,让宁以夏受个小小的教训,让她以后懂分寸,收敛些,不要总是无视他,违逆他!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给我扒!动作快点!”

“是!”

两人听着,便朝宁以夏抓了去。

宁以夏没想到,这几个竟然大胆无脑到这个程度,直接在这个地方动手,让她当众难堪!

这也足以见得几人有多么嚣张,多么不把她放在眼里!

顾不上难过或者震怒,当下就闪身躲避了过去,正要叫人,不想一旁的陈晓蕊当下就伸脚朝宁以夏膝盖踢了过来!

宁以夏腿上一痛,整个人往前栽了去。

而,这时候,一阵熟悉的清幽冷香袭来——她的手臂就被人拉住,下一秒,她便落入一个微暖的怀抱里。

随即,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犹如穿破极地暴风雪般,传了过来——“处理一下。”

话音落下,只听到有人应道,“是,少爷!”

眨眼的功夫,陈晓蕊压根没看清楚来人,就被保镖直接架起来,拖了出去……

“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陈晓蕊挣扎尖叫起来。

林沫沫惊愕得反应不过来,就率先被拖了出去,顾子言被一把抠进门里,门板一压,疼得他惊呼了一声,差点没变成肉饼!

还一连被夹了好几下!

头眼昏花,痛呼的顾子言被从门后拉了出来,他恍惚中听到——“多给他来几下,脑袋被门夹了,看看多夹几下,能不能恢复正常。”

“是,南哥!”

随着一声落下,顾子言,又再次被塞进门后,反复夹了好几次……

而林沫沫和陈晓蕊,就跟抬猪一样,四脚朝天,身上的裙子都卷起来,里面什么颜色的衣服都一览无遗!

她们就这样被保镖,直接丢回会场!

是的,丢回晚宴的会场!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很多人!

林沫沫牙都快咬碎了!

太丢人了!

她尖叫着,在被丢出去的那一刻,她抓紧手中的外套,往自己脸上蒙了去!

至少不能让他们看到脸的,不能的!

陈晓蕊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看到林沫沫的反应,下一刻效仿直接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这样的举动,就跟跳梁小丑一样,引来了大家抑制不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这是给大家精心准备的开心环节吗?’‘承办方真是有心了,太搞笑了!’显然是被人带了节奏,大家还以为这是晚宴特地给大家准备的节目,有些还干脆掏出手机拍照……

林沫沫和陈晓蕊顾不上羞耻,紧紧捂着脸,狼狈不堪,连滚带爬地往外面更衣室的方向冲了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