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江晚芙穿越小说

江晚芙穿越小说

江晚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晚芙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心里又酸又暖。他总是这样,看着挺冷酷的,可对她有那么认真。甜言蜜语一大堆,行动也从不落下。更舍不得他走了。但理智告诉她要放手,别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矫情兮兮的。

主角:陆则江晚芙   更新:2022-11-15 18: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则江晚芙的其他类型小说《江晚芙穿越小说》,由网络作家“江晚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晚芙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心里又酸又暖。他总是这样,看着挺冷酷的,可对她有那么认真。甜言蜜语一大堆,行动也从不落下。更舍不得他走了。但理智告诉她要放手,别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矫情兮兮的。

《江晚芙穿越小说》精彩片段

之前两次,每一次都受伤,甚至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她永远忘不了那次带公安赶到时,有人拿着凶器,正往他胸口捅的一幕。

但凡迟一点点,他就……

“这一次,确定没有危险吗?”

怎么可能没有。

是教授亲自去做调研,可见课题的重要性。

经济学专业的课题,往往涉及到金钱,那就免不了接触那些盘根错节的利益团体。

有些人眼里,人命如草芥,在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那他的处境有多危险,她不敢多想。

可这是他要面对的挑战,选择走这条路,注定要面对这些风险。

“答应我,完完整整地去,完完整整地回来,如果有危险,三思而后行,不要冒险,不要受伤。”

她很少紧张。

工作上遇到那么多次麻烦,她都能冷静面对,唯独在他的事情上提心吊胆。

因为在乎,所以做不到冷静。

陆则心里跟被针扎了一样,生疼生疼的。

她不在乎他,他难受。

她在乎他了,他也不好受。

就是舍不得她难过,也舍不得她担心。

他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

抬眸,望着她的眼,一字一顿,珍而重之,说:“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他很怕死。

因为想跟她长相厮守,想好好陪她一辈子。

眼看着时间走到晚上10点,他突然想起什么。

“我走了之后就没有办法给你读诗了。”

之前说给她一天给她写一封情诗,然后贴学校的告白墙,挺幼稚的,但他还真写了。

写了很多封,连他离开之后的那部分也提前写了。

然后收得整整齐齐,放在她手心里。

“我不在家,没法给你读诗的时候,就让它们陪你,每天睡觉之前看一封,等我回来了,再给你读。”

厚厚的一沓,分量很重,得有三四十封。

还真是做足了准备,担心她想念他会难过,提前给她准备了。

江晚芙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心里又酸又暖。

他总是这样,看着挺冷酷的,可对她有那么认真。

甜言蜜语一大堆,行动也从不落下。

更舍不得他走了。

但理智告诉她要放手,别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矫情兮兮的。

她抽出其中一封,说:“剩下的我慢慢看,一天看一封,但今天还是你来念,就念这一封。”

从他开始写情诗起,就每天睡前给她读。

变成了睡前的习惯。

低沉磁性的声音,很迷人。

“就是离别前的一个宁静夜晚,

我无法忘怀。

看你在我怀里,

呼吸渐渐绵长,

闻得到你发间的幽香,

还有你美丽的脸庞,

悄悄在我心里窝藏。

你的叮咛,

萦绕在我耳旁,

待到明日,

坐上离别的火车,

我会慢慢地,

慢慢地怀想。”

这是一首离别的诗,写得就是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最后的声音落下时,江晚芙已经闭上眼。

安稳的睡颜,看得陆则心里很宁静。

陆则把诗放下,关了灯,把她往怀里揽了揽,靠近她耳边。

“媳妇,好梦。”

然后也闭上眼,沉入梦乡。



第二天。

是坐下午的火车,要先回一趟学校,跟教授汇合。

陆则没忘记把情诗也带上,像前些天一样,往学校告白墙上贴。

大大方方的,有人在看也不管。

徐烨叹为观止。

“还以为那些腻腻歪歪的情侣才会高调搞这套,没想到啊,整个学校最高调的人竟然是平时低调的越哥你,你不怕被人议论啊?”

“我被议论的还少吗?”

徐烨一噎。

谁让越哥学业那么优秀,一举一动都被全校人关注呢?

就算是学霸遍地的华大,也免不了被八卦议论。

当然最被关注的,就是他的恋情。

他跟女同学保持距离成啥样了,就差在身上挂一个“女生勿近”的牌子了。

可架不住太受女学生欢迎,总有人不死心,要往他身边凑。

弄走一个卢雪,来了个更难缠的柳如烟。

“越哥,你跟柳如烟真没那啥?听说她脖子被亲成那样了,之前到处都在传是你干的……”

话没说完,被陆则狠狠瞪了一眼。

“你在怀疑我对婚姻的忠诚?”

徐烨吓一跳。

越哥眼神太吓人了。

也对,越哥跟嫂子那么黏糊,恨不得一天24小时贴在嫂子身上,怎么可能跟柳如烟有一腿?

“所以你天天贴给嫂子的情诗就是表明立场?可你跟柳如烟是同一个教授门下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怕会让她难堪啊?”

陆则冷笑。

柳如烟推波助澜,让那些谣言发酵的时候,就应该想过后果。

他不是柳如烟的谁,没有义务维护她廉价的颜面。

何况柳如烟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到他最在乎的人,他没动手打人,已经够绅士风度了。

至于贴情诗之后,柳如烟会被怎么议论,他管不着。

他要做的就是表明立场,给足最在乎的人安全感。

他的妻子才是他要保护的人。

很快,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传言的风向,渐渐变了。

“你看到了吗?陆则同学又高调给他对象写情诗了,又得有暗恋他的姑娘伤心了吧?”

“最伤心的难道不是柳如烟同学?陆则偷偷约她,转头就跟他对象装深情,把柳同学当啥了?”

“本来我挺看好她跟陆则的,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又都是咱们华大的,要是在一块儿,得多让人羡慕?”

“拉倒吧!要是陆则真跟她有一腿,那就是妥妥的出轨,柳如烟也是小三没跑了,哪有什么金童玉女,说白了就是一对偷腥的狗男女,有什么好羡慕的?”

“少扯什么恋爱自由那套,陆则守着他媳妇才是好男人该干的,我倒是很佩服他,学校里那么多人偷偷喜欢他,他就一门心思疼他媳妇,痴情又专一,真汉子!”

“那也不对呀,他要是跟柳如烟没猫腻,那柳如烟脖子上的吻痕又是咋回事?”

被柳如烟迷惑过的同学,纷纷坐不住了。

特别是王佳佳。

她跟柳如烟一个宿舍,之前到处替柳如烟出头,说陆则是渣男,辜负纯洁善良的柳如烟。

结果在图书馆,被江晚芙怼得哑口无言,成了笑柄,这些天没少遭白眼。



尤其这几天,陆则天天高调贴情诗,反而得到大家的好评,觉得他是爱妻子,负责人的好男人。

她的处境就更尴尬,走哪儿都被议论。

“王佳佳干嘛这么帮柳如烟,该不会物以类聚,她也抢了谁的对象吧?”

“她跳得比柳如烟还厉害,还不被爱的人才是小三呢,这三观太可怕了!”

王佳佳羞愤欲死,也慢慢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柳如烟当枪使了。

一见柳如烟,她直接冲了上去。

“你跟陆则到底怎么回事?陆则亲的你,不是你说的吗?”

柳如烟眼皮一跳,第一个反应是否认。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之前就是似是而非,从没有真正承认过,现在更不可能。

“佳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王佳佳顿时晴天霹雳。

眼前的校园女神,脸上是一贯的笑容,温柔善良,人畜无害。

可她却觉得陌生,甚至觉得假惺惺。

她头一次觉得,微笑的柳如烟面目可憎。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柳如烟,你虚伪得让人恶心!”

王佳佳胸口起伏。

想到最近学校的议论,她突然笑了,眼神带着恶意。

“可惜啊,你的真面目瞒不住了,因为你碰到的是陆则!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除了他媳妇,什么女人他都不放在眼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疼媳妇疼得要命,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所有人都知道你自作多情!”

说完摔门而去,不想再跟柳如烟多说一句话。

柳如烟却慌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了躲那个老男人,她请假了好几天。

今天才回学校,发现大家对她的态度突然变了,之前总往她身边凑的同学都躲着她,好像她是什么瘟疫一样。

连暗恋她的几个男同学,见了她也黑脸。

柳如烟只觉得遍体生寒。

苦心经营的才女光环,莫名其妙就没了,不管走到哪儿,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很古怪,指指点点的。

“她到底跟谁搞在一起啊?看不出来,挺清纯的,没想到私底下那么浪!”

“反正肯定不是陆则同学,他跟他对象好着呢,天天给人写情诗,还高调贴出来,要是我是他对象,那可真是幸福死了!”

“可别!陆则同学跟他媳妇好着呢,咱是有道德的人,不兴做小三,不像某些人,明知道陆则有对象,还故意闹出那么多绯闻,上赶着拆散人家两口子!”

“听说陆则今天又贴情诗了?他文采太好了,写得真动人,文学系的学生天天去蹲,还有不少人拿笔去摘抄,说他没进文学系,是他们文学系的损失!”

什么情诗?

柳如烟脸色发白,想也没想,往学校告白墙那边跑。

然后就看到一封又一封,贴了半面墙的情诗。

没写什么情情爱爱,但每一句话,都流露出真挚的情意。

每一封的落款,全部都是“致我亲爱的晚芙”。

每一封都在告诉所有人,他心里只有江晚芙,跟她的绯闻,全都是谣言而。

她之前似是而非的默认,变得可怜又可笑。

简直像一个又一个无情的巴掌,往她脸上打。



柳如烟一气之下,把所有情诗都给撕了。

可是没有用。

这件事情已经传开,现在所有学生都觉得她自作多情往陆则身边凑。

她苦心经营的清纯才女形象崩塌了。

而她避如蛇蝎的人,还进学校找她。

“你疯了?被人看到,我的名声就毁了!”

看着脸上带痣的老男人,柳如烟又惊又怒。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来学校找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男人直勾勾盯着她,露出阴恻恻的笑。

“你还有脸面这东西?”

“你!”

柳如烟气结。

男人手里攥着她的把柄,除了躲,她根本奈何不了他

可是能躲到哪儿去?

如果陆则在就好了。

“别以为找了个小白脸当靠山,就能跟我一拍两散!”

男人突然发狠,一把掐住柳如烟的脖子,黑黑的大痣因为表情狰狞而一抖一抖的。

扭曲又凶悍。

“我可听说了,那小白脸不在学校,这下没人护着你了!你敢找别人帮忙吗?你敢让别人知道,你这纯洁玉女身体有多下贱吗?”

柳如烟脸色煞白。

陆则贴情诗,用对妻子的情意来打她的脸,她已经受不了了,怎么可能受得了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一旦曝光,不仅名声尽毁,还可能面临被学校开除。

华大百年名声,绝对容不下她做过的那些事。

华大学子的身份又是她最在乎的,当初就是为了念华大,她才找上这男人,不惜出卖尊严和身体。

“你别忘了,当初是你找上我,跪在我面前,还爬到我床上,才换来今天的华大高材生身份,你今天享受的一切,都是我给的,离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男人抚摸她的脸,温柔得像对待情人,眼神却透着一股狠。

“那个叫陆则的穷小子,自己都养不活,要靠女人养,你觉得他有本事护得了你?何况他现在还不在京城!”

他掏出一张百元钞票,从柳如烟的衣领,塞进她胸口。

还轻浮地拍了两下她的胸脯。

“这是今晚的费用,7点之前在老地方等我,如果迟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柳如烟顿时面无血色。

所谓的老地方,是一个招待所。

之所以是7点,是因为完事之后,这男人还要道貌岸然回到自己的家庭,扮演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

至于迟到的后果……

柳如烟双手环抱住自己,浑身都在抖。

她害怕去,可不去的后果比迟到更严重,那男人一定会折磨她。

除非有人保护她。

可是谁能做到?

陆则!

对,只有陆则!

她要去找陆则!

“周教授,我能不能跟陆则一起南下做调研?家里出了一些事,急需要用钱,这个调研有补贴,我想为家里人做点什么。”



周教授立刻就心软了,但他不能拿主意。

“那是于教授的课题,于教授认可陆则同学的能力,邀请他一起南下做课题调研,所以要不要加人,决定权在于教授,这时候于教授和陆则同学现在应该上火车了。”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坐火车去找他们汇合!”

只要待在陆则身边,她就是安全的,不用再被那老男人纠缠。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去到陆则身边!

“周教授,相信我,这次实地调研我能帮上忙的,而且我真的很需要这次机会,拜托了!”

“柳同学,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罢了,我联系一下于教授,帮你引荐一下吧。”

“谢谢周教授,我这就回去收拾行李!”

“可于教授不一定会答应……”

“不会的!周教授这么善良,一定会帮人帮到底,我相信周教授!”

周教授摇摇头。

他门下就俩学生,一个陆则被借走,另一个还要主动送上门去,还有比他更惨的教授吗?

不过,只要是对学生好,他就没什么好阻止的。

他不知道的是,让于教授借走陆则,的确是对陆则好,能让陆则的学业履历大大加分,可让柳如烟南下跟陆则汇合,却是好心办了坏事。

差点造成陆则的感情和婚姻破裂。

此时的江晚芙也不知道,柳如烟连夜买火车票,追着她的男人南下去了。

她正准备开会。

周一早上了。

定好的跟服装商谈加盟事宜的会议,就在下午3点。

所有人严阵以待。

小春安排大家里里外外把店里打扫了,并且挨个检查着装。

来的几个服装商不是在当地有名气,就是开有好几个服装门店,实力不容小觑。

有的服装商手里经营的服装产业,比佳人时装还大。

“这些都是贵客,接待要热情,笑容要自然,茶水点心要到位,不能给赵老板丢脸,也不能给佳人时装丢脸,听明白了吗?”

干保安的李叔也换上整洁的衣裳,站得笔直笔直的。

要让来的贵客知道,佳人时装连保安都很专业,这样别人才会信服,加盟佳人时装。

连林彦都忍不住换上西装皮鞋,梳起大背头。

这可是面对记者采访才有的阵仗。

“这可是关系到咱们佳人时装未来扩张的重要会议,当然要重视!所有人都绷紧神经,务必拿出最好的状态,让服装商们看到咱们佳人时装是值得加盟的合作伙伴!”

这架势,搞得江晚芙也有点紧张了。

倒不是要见到什么大人物紧张,而是这场会议决定了佳人时装的加盟路子,到底能不能走通,也关系到佳人时装未来几年的发展。

必须得不重视。

她深吸一口气,把加盟计划书拿出来,又检查了一遍。

时间来到下午3点。

服装商陆续到场了。

比事先统计好的少来了4家。

本来有意跟佳人时装合作的就不多,这下直接少一半。

眼看着会议就要开始了,这4家迟迟没见踪影。

“怎么回事?”

还没开始谈合作,就先来个下马威?

瞧不起佳人时装吗!



小春匆匆过来汇报,说:“只联系到其中一家,说是别的服装品牌也要搞加盟,加盟会议就定在今天下午3点,时间跟咱们一样!”

所以这一家舍弃了佳人时装,去参加别家的加盟会议了。

另外3家,可想而知,肯定也去了。

江晚芙咬牙,“到底是哪个品牌?”

一样的加盟会议,一样的时间,摆明了针对佳人时装。

很卑鄙,但是很有效。

商人逐利,谁家给的利益多,当然就跟谁合作。

“是珠光服饰!就是之前时装周上,抄袭咱们的设计最厉害的那个珠光服饰!”

江晚芙面色一沉。

时装周上的闹剧,闹得整个京城的服装行业人尽皆知。

结果是Alex公司灰溜溜撤回国外,本来大张旗鼓要进军国内的几个国外服装品牌,也暂时避风头,至少短期内不会搞什么大动作。

而在时装周上原版照搬佳人时装设计稿的珠光服饰,事后没有任何道歉,不要脸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珠光服饰是怎么打听到咱们计划做加盟,然后照葫芦画瓢,不仅也搞加盟,还给服装商挨个打电话,跟咱们抢服装商!”

“除了原本要来咱们这儿的这4家往他们那儿跑,还有好几家对咱们的加盟计划不感兴趣的服装商,也跑他们那儿去了!”

“现在去珠光服饰开加盟会的服装商数量,是来咱们这儿的2倍还不止,珠光服饰还故意散播消息,让同行看咱们的笑话!”

江晚芙沉着脸,语气也冷,“珠光服饰这么针对咱们?”

林彦脸色很难看,“他们之前时装周抄了咱们的设计,还给记者塞红包,想一炮而红,结果风头被咱们抢了,怀恨到现在。”

又因为抄得最狠,名声在媒体圈子里臭了,再想花钱上媒体打广告,大媒体压根没搭理。

这年头的媒体是很权威的,因为宣传资源就这么多,有的是品牌挤破头想上广告,所以媒体根本不愁送钱上门的品牌。

跟什么品牌合作,报道谁不报道谁,媒体方有绝对的选择权。

大媒体都争着报道佳人时装的敦煌系列,又是原创,又有华国文化,格调品味不比珠光服饰高多了?

珠光服饰抄得这么狠,除了三流小报,谁会降低身价去报道?

“所以珠光服饰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背地里也没少搞小动作,想我黑咱们佳人时装,说是咱们抢了珠光服饰的风头,现在又跟咱们抢合作伙伴!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林彦越说越气,“那些服装商宁可找珠光服饰,也不跟咱们合作,到底在想什么?!”

江晚芙却觉得没什么稀奇的。

撇开卑鄙无耻的道德,珠光服饰的确是京城老牌企业,经营10年了。

论底蕴,比成立不到一年的佳人时装深厚。

论实力,在京城及周边城市有好几个门店,才2个店的佳人时装也不能比。

加上这么多年积累的人脉和门路,肯定跟那些服装商很熟,只要好处给够,分分钟让服装商倒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