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心动

离婚后心动

慕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月一直都知道陆长情是不喜欢她的,所以两个人结婚后她从来不曾干涉这个人的生活,原本以为这样互相尊重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个男人却一次次的嫌弃她这个妻子,最后好不容易她同意了离婚,结果离婚后这个男人竟然说后悔了?陆长情到底将她当做了什么,这场婚姻难道是儿戏吗!

主角:秦月,陆长情   更新:2022-07-15 23: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月,陆长情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心动》,由网络作家“慕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月一直都知道陆长情是不喜欢她的,所以两个人结婚后她从来不曾干涉这个人的生活,原本以为这样互相尊重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个男人却一次次的嫌弃她这个妻子,最后好不容易她同意了离婚,结果离婚后这个男人竟然说后悔了?陆长情到底将她当做了什么,这场婚姻难道是儿戏吗!

《离婚后心动》精彩片段

陆长情跟秦月刚办完离婚手续,发小就打来电话。

“哥,出来浪!西北街28号有新玩意儿,保准你有兴趣。”

陆长情垂眸瞥了眼一旁站着的秦月,还是下意识地往旁边走了几步,“嗯,一会过去。”

挂了电话,陆长情颔首看向还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对方见他结束电话,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向他,声音轻轻的软软的,一如既往的温顺体贴,“你要是忙的话就先走吧,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陆长情看着这张漂亮的脸蛋,目光对上她的视线,扯了扯唇角笑了下,“也不是特别忙。抽时间送你的时间还是有的。以后,说不定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秦月弯了弯眼睛,忽然就笑了。笑起来的时候长长的睫毛都在抖动,“你这个样子,我会后悔跟你离婚的,前夫!”

她这样说了,陆长情也觉得自己有点虚伪,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再一起吃饭。”虽然这个概率渺茫,陆长情觉得场面上的话还是得说。

说完之后,见秦月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他嘴巴干了干,又觉得自己好像虚伪了一把。

“再见。”他摆摆手,接着转头大步离开,没有回头。

秦月站在原地看了一会,直到陆长情身影消失不见,她才收回了目光。看向虚空,似乎叹了一声气,才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陆长情赴约的时候心情很好,离了婚,从此又是一黄金单身汉,不用每天按时回家虚伪地跟秦小姐周旋。

没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所以,当他到西北街28号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老子今天要浪到死!

西北街28号是圈内有名的娱乐场所,各种新奇的消遣玩意儿这里都有。满足了各种顾客的口味,但是如若不是内部熟人引荐,一般人即使再有钱也没有资格进入。

他一到,发小周易给他端了杯酒迎了上来,调侃,“你这满面春风的有什么喜事啊,远远的就看到你在浑身放电,一点都不知道克制。怎么,今天不怕玩的太过头被家里那位知道了?”

周易知道陆长情结了婚,也知道他这婚结的很憋气。平时也没有把家里那位放在心上,但是相比婚前,玩的不会太过火!

不过就凭他陆大少这身份,再加上他那招人嫉恨的颜值,还是有不少女人前赴后继地扑上去。

陆长情但笑不语,接过酒杯喝了一口,挑起丹凤眼邪笑,那样子别提有多薄情。

料是周易一大直男,都有些受不了的嚷嚷,“停停停,收起你那泛滥的荷尔蒙气息。一会儿节目开始了,再释放你的魅力吧!”

陆长情将杯中酒饮尽,酒杯放到吧台上,大手一挥,一副世家子的败家口吻,“今天全场消费我请客!”

全场立即沸腾欢呼!

周易爆了句粗口,站在他旁边吐槽,“怎么回事啊今天,很不对劲啊!”

陆长情拿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对着周易吐出了几个眼圈,眼尾微微上扬,脸上的笑意又邪气又放肆,“老子今天离婚了,高兴!”

秦月画着浓浓的妆容,穿着性感的衣服踩着高跟走过来,就听到陆长情这句话,语气听着特别痛快。

就好像忍辱偷生了两年,终于迎来了自由的那种激动!

她抿了抿唇,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闪了闪。

前半个小时还在民政局门口人模狗样地对她说送她,这会儿就跑来这里寻欢作乐了。

陆大少爷,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虚伪啊!

周易还没有从陆长情离婚的噩耗中回过神,一眼就瞥见了陆长情身后站着的大美女。

那美女可真美,身材也是真好,尤其是那一双又细又白又长又直的大长腿,晃的他心痒痒。

还没打招呼,美人已经转身走了。

他拍了下陆长情的肩膀,色心满满的口吻,“那妞真正啊,今天我一定要把她搞上手!”

陆长情闻言,漫不经心地吸了口烟吐出来,朝他说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突然像被呛到了一般,猛地咳嗽起来。

——不得了了!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离婚后遗症?

否则他怎么好像在这里看到前妻的背影了!


秦月对于陆长情来说,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噩梦,但不是什么光彩美好的记忆。

用陆长情的话来说,他这辈子顺风顺水开了挂一样,唯独在婚姻上让他吃了记闷棍。娶了个不得不娶的女人,还不能有半点怨言!

骂不得得罪不得,还得小心侍候着这位大小姐,防止什么时候惹她不高兴了她来个告状,自己又得吃不少苦头!

但是这位秦大小姐果然是传说中的名媛淑女,一直以来也跟他相敬如宾的生活着。只不过似乎也是不怎么满意这段婚姻,对他没有什么要求。

以为两人要这么一直过下去,没想到两年一到,秦月给他提了离婚。

想到那个女人,陆长情摇摇头。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段枷锁,他怎么自讨没趣地又想起那个女人来了。

那个女人是名媛,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一定是他喝多眼花了!

酒过三巡,陆长情已经有些微醺,窝在沙发中,一双桃花眼更是勾人。旁边坐的都是美女,使出浑身解数哄他开心。

周易瞥了眼他那个样子,心里只觉得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同样都是身份显赫,但是这颜值……陆长情可是甩了在场男人几条街的。

也难怪只要他一出现,立马招蜂引蝶吸引所有女人的目光。以前结婚的时候还收敛些,现在更是肆无忌惮了。也不知道最后会祸害哪家姑娘。

舞池的劲爆音乐停了,好像是要换表演节目。

周易赶走陆长情一边的美女,坐到他旁边压低声音,“哥,楼上有更刺激的玩意儿,你真不打算上去瞅瞅?”

“上次李建那小子上去玩了一次,跟我说爽到天上去了。下面的这些完全没法比!”

陆长情掀了掀眼皮,兴趣不大。“噢,是吗?”

上面玩的那些东西,陆长情有所耳闻,但是不怎么感兴趣。

“走吧,哥。趁着今天这么高兴!”

陆长情刚要被周易说动,忽然眼睛猛地一亮,看向舞池中那一身热辣鲜红紧身衣,扭动着傲人的身姿。

陆长情突然就定在那里,走不动路了。

谁来告诉他,那个在舞池里扭的像个小妖精的女人怎么长着一张她前妻的脸!

关键这张脸此刻还对周围饿狼般的男人抛媚眼,各种大胆魅惑的动作。

看得陆长情心里像有蚂蚁爬来爬去,再看舞池下面那一群男人恨不得眼睛黏在她身上,他心里就没来由的一股子气。

好啊!

倒是没发现向来温婉大方的名媛秦大小姐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陆长情觉得自己被骗了。

两年了,他都没有发现秦月长了两幅面孔。这另外一幅面孔瞧着还挺可人的。

呵!

等发现的时候已经离婚了。这不,刚离婚秦大小姐就原形毕露耐不住寂寞出来征服男人。

可真是好啊!

陆长情挑眉注视着舞池那一道红影的一举一动,脸上似笑非笑的,阴测测的怪吓人。

周易这会也发现了舞池钢管舞的舞女换人了,仔细一看这不是之前他说要搞上床的小美人嘛!

他一拍大腿,也顾不得去上面找乐子了。

“哥,那妞就是我说要搞上床的,正吧?”周易没有见过秦月,自然不知道那个他嚷嚷要搞一搞的女人就是他旁边男人的前妻!

“你说什么?”陆长情瞥向周易,脸上似笑非笑的,“你说你想上她?”

“对啊。这妞这么正,谁不想上?哥,你可别说你要跟我抢人?”

陆长情忽然就笑了,他将手搭在周易肩膀上,手握着他的肩膀力气越来越大。

“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周易反应慢,“难道是你养在外面的小情人?”

“情人你MMP,那是我老婆,你嫂子!”

周易一震,张大了嘴,“啊,嫂子也来玩吗?哥,你快点藏起来,别给抓包了。”忽然,他想到哪里不对劲,“不对啊。你们不是今天离婚了!”

“离婚了怎么了,离婚了那也是你前嫂子!”不知道为什么,提到“离婚”两个字眼,陆长情没来由的更生气了。“收起你那肮脏思想,别再打她主意!”

周易悻悻的,就算有心也没那个性趣了。

“哥,你说前嫂子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莫不是对你余情未了,知道以前那套行不通,换个办法故意来勾引你的?”

陆长情也想知道秦月到底想干什么!他眯了眯眼,看着扭得比之前的舞者还要好的秦月,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秦月结束完表演在更衣间换衣服,刚把衣服脱掉,更衣室的灯就熄灭了。

她没有惊慌,站着没有动,也没有着急去开灯。

她听到背后有轻微的开门声音,然后又关上。有人慢慢朝她这边靠近……

秦月慢慢地握紧了拳,等着人过来的时候准备给以还击。

还没等她出手,她又听到有人悄悄进来。

那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沉稳有力,似曾相识。

秦月忽然心里有了数,在第一个人要伸手过来的时候,忽然失声尖叫起来。

“救命!”

下一刻,后面进来的男人冲过来,一脚将人踢开,将秦月护在身后。跟人打架的时候还不忘回头,“你没事吧?”

黑暗中秦月的表情有点莫名,只是快速套上了裙子,压着声音道,“我没事。”

说完,就像有急事一般,趁着他们打架,她就要溜走。

眼看着她要离开,陆长情赶紧将偷窥者打晕,在秦月要开门的时候,欺身到她身后,伸手越过她的头顶,按在门上,将门又重新关上。

“你要干什么?”秦月的声音看似很镇定,但听起来有点慌。

陆长情低声笑了,刚刚在舞台上跳的那个浪劲,这会儿怎么在他面前又怂包了。

莫非是因为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害怕被他知道她是谁了?

陆长情决定逗逗这个女人,以泄她欺骗之气。

他往前又走了两步,另一只手也撑在门上,这下彻底将她笼罩在怀里。黑暗中只有窗外隐隐约约的灯光透着被风吹起的窗帘隙缝中洒进来。

陆长情俯身,凑近她。她立马不自在地偏头想要躲开。他又轻轻扯了扯唇角,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的缘故,只觉得她现在的一些小细节,跟舞台上的那个妖精完全不一样。

“我刚刚救了你,你说都不说一声就走,是不是太没良心了。嗯?”他淡淡的嗓音微微上扬,听着那么的漫不经心,却又撩人撩的紧。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陆长情失笑,“一伙的?”

秦月只觉说错话,刚准备挽回,就感觉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腰,那么强有力。像是在证明什么似的……

“你都这样说,我不做点什么好像对不起你的怀疑!”

“你!”秦月气愤,“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我要是乱来,你要怎么样?”说着,搂着她的腰肢贴向自己。微微一低头,说话的呼吸声,全都喷洒在她胸上。

热热的,撩的人浑身不自在。

而腰上那只手掌,烫的她脸颊不自觉地红了。如果不是因为黑暗,她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只怕早就叫人看轻了去!

“你放开我!”她在他怀里挣扎,愠怒地声音像一只炸毛的小猫一样。“再不放开,我叫人了!”

真是可爱啊!稍微一激,就着急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一点呢?难道真是离婚之后,这人都可以变得可爱迷人?

陆长情不知道自己这一想法有多渣!只是感受着怀里的女人扭来扭去,扭的他喝了酒容易发情的身体愈加滚烫了。

他本来是想逗一逗她的,可这会儿警惕的他只觉得如果再这么下去,怕是要“翻车”!连忙克制心里的杂念,痞气地说,“放开你也可以,总得让我套点利息不是?我这刚刚帮你揍色狼,可是花了不少力气的!”

“你想要什么?钱?我……唔……”

秦月瞪大眼睛,望着咫尺的俊脸,话语全都被吞没在吻里!

结婚两年,这是她和陆长情接的第一个吻!可是,他们今天上午才拿到离婚证。

多么讽刺可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