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叶凌天周雪青小说免费阅读

叶凌天周雪青小说免费阅读

周雪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好了,跟你干爹和潇染打声招呼和好吧!”何雯倩拉着叶凌天出来。陈归元气已经消了:“下次别这样了,我会生气!”“好的,干爹!”叶凌天点点头。而后他又问道:“干妈你们知道三爷吗?”刚刚徐有容查到江城有专门贩卖情报消息的势力,老大叫三爷。

主角:叶凌天周雪青   更新:2022-12-04 2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凌天周雪青的其他类型小说《叶凌天周雪青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周雪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了,跟你干爹和潇染打声招呼和好吧!”何雯倩拉着叶凌天出来。陈归元气已经消了:“下次别这样了,我会生气!”“好的,干爹!”叶凌天点点头。而后他又问道:“干妈你们知道三爷吗?”刚刚徐有容查到江城有专门贩卖情报消息的势力,老大叫三爷。

《叶凌天周雪青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不过,尚宏伟他们找到了可以替代的成本较低的药材,用来量产,也能起到很大效果。

只是陈归元全然不知。

“好了,跟你干爹和潇染打声招呼和好吧!”

何雯倩拉着叶凌天出来。

陈归元气已经消了:“下次别这样了,我会生气!”

“好的,干爹!”

叶凌天点点头。

而后他又问道:“干妈你们知道三爷吗?”

刚刚徐有容查到江城有专门贩卖情报消息的势力,老大叫三爷。

江城消息最灵通的存在。

或许他知道母亲的下落。

陈归元眉头立马皱起来:“我警告你,你千万别去找他!这个人势力大还很阴险!他能玩死你!这人某些方面比雷烈虎还可怕!”

陈潇染也附和道:“叶凌天你千万别再惹祸,没人给你擦屁股啊!”

何雯倩立马问道:“你找他干什么?难道想找你母亲的下落?”

“嗯!”

何雯倩说道:“听干妈的,你要实在想去的话,明晚潇染下班陪你去!他多少会给陈家面子!”

不辜负干妈一片好意,叶凌天苦等一天,终于等到陈潇染下班。

“上车!”

陈潇染没好气的带着叶凌天前往。

三爷位于江城最热闹也是最乱的一条酒吧街。

里面酒吧,洗浴中心,ktv遍布。

三爷之所以神通广大,那就是耳目众多,遍布江城。

匪首是被四大战神覆灭的消息就是他传出来的。

来到这条酒吧街,忽然,陈潇染的电话响起。

她接完电话后对叶凌天说道:“你自己去吧,三爷在西城国际会所!我有事先回去了!”

将叶凌天扔下后,陈潇染就开车返回。

其实这都是陈潇染和周心怡商量好的。

陈潇染一心只想把叶凌天赶出去,周心怡就出谋划策——

陈潇染带叶凌天来找三爷,中途借机离开。到时候让他独自一人去找三爷闯下大祸。

这样就能有理由把叶凌天赶出去了。

叶凌天没想那么多,直奔西城国际会所而去。

刚来到门口,就有保安上前热情的询问:“先生有预订吗?”

叶凌天直言道:“我找李三!跟他打听点消息!”

闻言,保安眼眸里一亮:“跟三爷打听消息很贵的!”

“规矩我懂,赶紧带路吧!”

随后,两名保安立马带着叶凌天前往会所五层三爷的专属办公室。

走廊里,门口都有保镖守着,少说也上百个了。

办公室里,三爷正在泡茶。

三爷穿着一身白色长衫,戴着一副金丝边款眼镜,十足的奸滑。

旁边有四名壮汉站着,个个气势如龙似虎,都是上乘武者。

寻常人见到这架势,腿都软了。

“三爷,这位先生是来找您买消息的!”

将叶凌天带来后,说明了来意。

三爷却迟迟没出声,一直在摆弄茶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凌天脸上生出一丝不悦来。

足足几分钟过去后,三爷才缓缓的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一番后问道:“就是你小子要买消息啊?”

“是!”

“要打听什么消息,说来听听!”

三爷慵懒的躺在椅子上。

“我打听一个二十年前的消息!”

这话一出,三爷旁边的四位大汉立马怒了:“小子什么意思?诚心找茬是吧?”

三爷以贩卖各种消息而生,可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打听二十年前的消息。

“慢着!让他继续说!”

三爷摆摆手。

“二十年前有个从龙都来的女人叫周雪青!我要打听她的下落!”

闻言,三爷面色变了变,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她怀了一个龙都大家族的私生子逃到江城来的?”

这让叶凌天一喜,果然有两把刷子啊。

“对对对,她后来又回来过江城一次,我想知道她的下落



为了更加详细一点,叶凌天还将那枚戒指拿出来。

“这是她佩戴过的戒指,对人可能印象不深刻,可这枚戒指或许能提供线索!”

当看到这枚镶嵌着宝石的戒指,三爷及其手下眼眸里都是狠狠一亮,目光再也无法挪开。

这戒指价值不菲吧?

光这么一看,就几千万上亿了。

“咳咳……”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三爷连忙咳嗽几声。

他顺手将戒指接了过来。

然后仔细的打量。

光是这办公室玲琅满目的收藏品,就能看出三爷在这方面是行家。

他甚至拿出放大镜等工具开始仔细观察这枚戒指上的宝石。

渐渐的他脸上呈现出兴奋喜悦之色。

这是超级稀有宝石!

绝对比他收藏的任何宝石都要稀有,都要有价值!

毫不夸张的说!

这枚戒指现在至少可以买到五亿以上!

他眼眸里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立马生出私吞的想法。

他不禁说道:“这枚戒指我好像真的见过……”

“那她的下落有吗?”

叶凌天听到有希望,激动的问道。

“这个我还得具体查一下,毕竟二十年了,年代太久远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叶凌天点点头:“嗯,好,只要查到消息,我必有重谢!那请把戒指还我吧?”

“嗯?什么戒指?”

三爷忽然问道。

叶凌天脸色变了变:“你手上的戒指还我!”

三爷将戒指戴在手指上,阴险的笑着:“这是我的戒指!跟你有关系吗?”

他身边的手下也附和道:“这明明就是三爷的戒指,我都看他戴十几年了。小子讹人讹到这里来了?”

好一手强行霸占啊!

叶凌天笑了。

怪不得干爹说三爷阴险狡诈,可能比匪首更可怕。

他见识到了,只不过他是叶凌天啊。

你们惹错人了!

“给你们一次机会,把戒指还我!否则后果自负!”

叶凌天冷声道。

“哈哈哈……”

结果三爷他们都笑了。

一个毛头小子的威胁谁在乎!

这戒指他吞定了!

“再者说江城谁不知道我的规矩啊?”

三爷冷笑。

旁边人解释道:“小子听好了,跟三爷咨询也是收费的!刚好这戒指就当咨询费了!”

叶凌天眼眸里寒芒四射:“机会我给过了,你们不要的!”

“小子不识好歹!给我打断腿脚扔出去!”

三爷一声令下。

走廊里,门口的手下全部全部冲了过来。

上百人,各个手持利器,凶神恶煞。

“齐山海携齐家上下三百六十八人前来向大佬道歉!!!”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彻在西城国际会所。

这一声足够洪亮,让三爷几人齐齐一愣。

“齐山海?嗯?楼王齐山海?”

三爷很快反应过来。

他立马跑到窗户前,结果看到一副震撼至极的场景——

只见西城国际会所前面停车场停着几十辆清一色的劳斯莱斯等豪车。

而在门口小广场上,则是有数百人冲着会所半跪着。

为首的一人三爷看清楚了——那是楼王齐山海啊。

别说是他了,就是匪首活着也要给三分面子啊!

他虽然消息情报方面神通广大,可对上齐山海得让活活踩死。

甚至可以说是不入流的小角色。

而且齐家高手众多,雇佣了那么多国际保镖不说。

还有一位比赵飞鹰更厉害的天子级保镖!

“嗯?楼王方才说什么?朝大佬道歉?还带着齐家上下所有人?关键还半跪着道歉?这诚意太足了吧?”

想到这里,三爷和手下们脑袋都要炸开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让江城楼王至此啊?

想象不到!!!

江城似乎还没这样的存在吧?

不对!

楼王他们是冲着西城国际会所道歉的,难道那位大人物就在自己这里?

一想到这里,三爷就两腿打颤发抖,差点没跪倒在地。

这么大一尊神在他会所里,他竟然丝毫不知道?

“赶紧!都跟我赶紧下去!”

三爷着急忙慌,第一个跑了出去。

其他人纷纷跟上。

“戒指先给我啊?”

叶凌天要道。

“小子待会再收拾你,现在顾不上你!”

叶凌天一阵无语。

很快,三爷带着一群人来到会所外面。

再次被震撼到。

这一看,齐山海把齐家老小全部给带来了。

上有七八十岁的老者,下有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全部都来了。

“楼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三爷立马拱手道。

只是齐山海瞪了他一眼:“李三给我滚一边去,我是来给大佬道歉的!”

“不是楼王,这大人物就在我会所里?”

三爷说话都带着颤声。

“废话,不然我跪在这里干什么?”

三爷颤抖着,都快要哭了:“可是可是我全天都在这里,并不知晓有什么大人物来啊?”

他的手下们刚刚也在会所找了一圈,立马出来汇报:“三爷并未有什么大人物啊,里面的都是熟客,都是我们认识的!”

“连陌生人都没有!更不要说大人物了!”

“楼王您看压根没有大人物在我这啊,我都要急死了”

三爷说道。

楼王依旧半跪着,冷声道:“大佬就在里面!我敢肯定!




三爷都要疯了。

明明没有啊。

这时候,楼王又喊道:“齐山海携齐家上下前来给大佬道歉!”

“齐家上下来给大佬道歉!”

齐家众人也齐刷刷的喊道。

“咔嚓!”

可就在这时候,会所五层的窗户突然爆碎。

从里面跳出来一道人影。

背负双手,宛若一代宗师,缓缓的垂落而下。

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三爷!

“砰!”

一道沉闷声响,叶凌天稳稳落在,脚下地砖出现一道道细密的裂纹。

在场众人叹为观止!

从那么高跳下来,竟然没事?

连三爷都是眼眸里闪过一抹异色,没想到还是位练家子啊。

不过那又如何?

自己身边武者不少呢。

三爷刚要出声让叶凌天滚远一点。

结果旁边突然有两人抬着担架出来。

担架上躺着一人,浑身包扎着纱布,裹得跟粽子一样,只有脸露出来。

可三爷这一看,差点吓得心脏都飞出来。

这这这

这不是天子级保镖李大中吗?

齐山海八千万请来的无敌宗师啊。

怎么成这样了?

三爷颤抖着问道:“李大中宗师这是怎么了?”

“我打的!”

叶凌天淡淡的说道。

三爷眼珠子差点没飞出来。

“你你打的?”

他结结巴巴的问道。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叶凌天身上。

这可是宗师强者,天子级保镖啊!

有人刚要说叶凌天吹牛,结果李大中挣扎着从担架上爬下来。

冲着叶凌天直接道歉:“大佬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了!感谢不杀之恩!”

对于叶凌天实力,李大中怎么能不清楚?

他要有杀心的话,自己必死无疑。

三爷一众人直接要疯了。

紧接着,齐山海和齐家上下也齐刷刷的向叶凌天道歉:“大佬昨日是我们不对,特来向您道歉!”

“这这轰隆”

三爷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

原来大人物就是这毛头小子?

怪不得找遍会所所有人,都没见到大人物的身影。

原来唯独忽略的毛头小子就是!

意识到叶凌天是楼王要找的大人物,三爷及其手下纷纷颤抖起来。

他们刚刚做了什么?

强行霸占了他的戒指?

还扬言要打断他的腿脚?

他们得罪了一个能把李大中打成残废的存在啊!

完了!

楼王眼光多毒辣,一眼就看出三爷有问题。

他立马质问道:“李三你个王八蛋!你是不是得罪大佬了?”

“我我我”

三爷结结巴巴说不出来一个字。

一群手下都噤若寒蝉。

“没什么,只不过是他强行霸占了我母亲的戒指,然后还要打断我腿脚而已!”

听到叶凌天所说,齐山海都要疯了。

怎么敢的啊?

“啪!”

“啪!”

他猛然上前,连续几耳光狠狠的抽在李三脸上。

将眼镜打碎不说,还把脸抽得血肉模糊。

齐山海咆哮道:“你好大的胆子!敢惹大佬?我让你在江城无生存之地!”

三爷和一群手下噗通全部跪倒在地。

“大佬我们错了!我们错了!饶命啊!”

三爷还跪在叶凌天面前,立马将手上的戒指摘下来,双手捧起来:“大佬我把戒指还给您!您要什么我都赔偿您!”

急了!

能把李大中打成那样,杀他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轻松。

不求饶只能死!

叶凌天接过戒指,突然叹气道:“可惜戴过了,脏了!”

“啊?”

三爷一愣,没懂什么意思。

可齐山海反应过来了。

立马大喊道:“快!李三你还在等什么?要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啊?”

三爷更加疑惑了,此刻脑袋里跟浆糊一样,没反应过来。

“哪根手指戴的?”

齐山海问道。

“轰!”

三爷这才明白叶凌天的意思。

他戴过的戒指脏了,那么他戴戒指的手指就要断了!

可为了保命,一根手指又算什么?

三爷也是狠人!

立马拿出一把刀对准刚才戴过戒指的中指狠狠的砍了下去。

“呃啊!!!”

随即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来。

叶凌天这才满意了。

齐山海立马询问:“大佬您来找他干什么?”

“我让他查一查我母亲的下落!”

“李三听到了吗?赶紧帮大佬查!”

齐山海大吼道。

跪在地上的李三强忍着痛苦,立马说道:“大佬您母亲我的确知道一点,但过去太久了,我需要时间查!一旦有消息,我立马告诉您!”

叶凌天有点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好点点头。“行吧。”

“大佬,那我们从这里离开吧?”

齐山海邀请道。

“好。”

叶凌天随后上了齐山海的车离开这里。

三爷扫了一圈手下道:“记住,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出去!还有这位大佬都给我记牢了,谁得罪谁死!”

三爷疼得直冒汗,赶紧拿着地上的断指直奔医院。



这是一家海外持股的私人医院——维隆医院。

专门给权贵们服务的。

三爷和手下打打杀杀,免不得受伤,断胳膊断腿的都来这里治疗。

这一次见到三爷断了一根指头,众人震惊不已。

这地下世界,匪首死了,三爷差不多就是霸主了。

还有能伤到他的?

“嗯?这不是三爷吗?你怎么了?”

一道声音响起,原来是尚宏伟。

他特地带黑参玉骨膏来维隆医院临床试验。

“嗯?尚先生?没事!就是断了根手指而已!”

三爷无所谓的道。

尚宏伟一脸惊讶:“啊?三爷这不巧了吗?我前不久得到了一张长生神医李长生的独家古方——黑参玉骨膏!就是专门针对断骨这些的!能让你的骨头血肉重新长出来!”

“现在已经批准量产了,在上市之前我拿点药来临床试验!”

三爷一听眼眸里狠狠一亮。

尚宏伟是医药巨头不说,还是长生神医的古方!

更何况尚宏伟身边还跟着项海文这种顶级专家神医。

他完全信的!

“那赶紧给我来点试试啊,现成的病人啊!”

三爷立马催促道。

“三爷断指你带来了吗?”

尚宏伟立马问道。

“带来了!刚断不久!还流血呢!”

三爷立马把断指拿了出来。

“那太好了!你这种情况涂抹我们的膏药再缝合以后,两三天必见效果!都不用手术什么的!”

尚宏伟他们立马给三爷涂抹膏药,然后进行缝合。

“不疼了!咦?痒痒的!我能感觉到在生长!长肉也就算了,骨头都能愈合?这也太神奇了?”

三爷都惊呼出声了。

尚宏伟解释道:“嗯呢,这就是黑参玉骨膏的效果!如果是最顶级的药材,估计半天你手指就能愈合了!我们是用替代的药材,但两三天也必定有效果了!”

“那尚先生提前恭喜了,不,应该要喊药王!这神药一出世,估计很快陈归元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哈哈哈哈……”

尚宏伟大笑着。

现在就等神药上市了!

另一边,齐山海并未将叶凌天直接送回去。

而是说给叶凌天准备了一份道歉礼。

他也没拒绝。

不久后,车便开到了抱龙山九州台。

这里便是江城龙脉所在。

一来到此地,灵气充盈,令人浑身毛孔张开,舒泰无比。

仿佛天然的灵药一样。

下车后。

叶凌天眼前有一栋极尽奢华的别墅。

就位于龙脉中心之上,灵气充沛,呈现聚拢之势。

“大佬,此地枕于江城龙脉!是天然的风水宝地!我斥巨资打造了江城的“别墅之王”——九州台别墅!”

“可我觉得始终没人能配得上这栋别墅之王!”

“现在我把九州台别墅送给大佬!这才是绝配!”

齐山海激动的说道。

其实到了叶凌天这境界,对物质的东西是看得很淡很淡的。

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

住所?他什么都有!

龙都四合院几十座,还有古代王府也有几套,沪城的汤臣一品都是按栋算的。

眼前的九州台别墅并不算多出彩。

不过好在这九州台别墅位于龙脉之上,下面有强大的地脉不说,还能聚拢灵气。

这些都对叶凌天压制先天之毒有用。

虽然不如陈家别墅下面纯粹的冰脉,可他稍微改善下还是能有效果的。

毕竟冰脉也有吸收殆尽的时候。

他得为接下来做考虑。

“嗯,别墅我收下了!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危险困难的时候我可以帮你出手一次!”

叶凌天冷声道。

“那就感谢大佬了!”

齐山海激动的喜形于色。

做这一切,可不就是想攀上叶凌天吗?

能让黑金财团女王当丫鬟的存在,真正的能量比他想象的要恐怖得多!

“大佬,别墅的管家佣人我都安排好了,放心,都是信得过的!”

齐山海又把齐嫣然召到身前。

“大佬,这是孙女齐嫣然!各方面都非常优秀!我让她亲自伺候您,为您打点一切!您想什么都可以!给您暖床都行!”

听到这里,齐嫣然害羞的红着脸。

“嫣然愿意为大佬做任何事情!”

如果是其他人她肯定不愿意。

可这是叶凌天啊。

徐有容都甘愿做他丫鬟。

她自然也行。



“哦,行吧!”

叶凌天脸色变了变。

这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主动?

他连忙进入九州台别墅查看。

很快,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江城。

因为别墅之王九州台别墅终于有人住了!

这是江城最奢华的豪宅,也是人人最向往的。

陈潇染看到消息后,惊讶不已。

九州台别墅刚建成的时候,陈归元就询问过楼王想买下来。

可楼王直言——陈归元没资格住进去,整个江城都没人有资格。

这些凡夫俗子住进去就是暴殄天物。

楼王一直在等一个真正有资格住进去的人,到时候他会直接送出去。

可是一等就是三年,九州台别墅一直搁置着。

“看来那个有资格住进别墅的人出现了!”

陈潇染眼眸里一亮。

一直以来,她在都努力成为楼王口中有资格住进九州台别墅的人。

这是她的梦想之一。

她现在很好奇到底是谁?

能成为楼王青睐的对象?

“必定是一位绝代天骄吧!”

陈潇染喃喃自语道。

“对了,潇染,叶凌天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会不会出事了?”

周心怡却是担心叶凌天。

“对了,把他忘了!”

陈潇染慌了。

她本意只是让叶凌天闯祸,然后趁机把他赶出去。

可如果叶凌天受伤或者被打死,那就麻烦了。

她立马开车冲进酒吧一条街。

结果在西城国际会所门口看到血迹还有碎裂一地的玻璃。

她慌了。

周心怡也慌了:“潇染,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询问西城国际的工作人员后,说人都离开了。

而且并不知道叶凌天是谁。

陈潇染连忙回家。

两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去。

“嗯?怎么了?天儿呢?”

何雯倩疑惑的问道。

“啊?这个”

陈潇染吞吞吐吐。

“干妈我在这呢!”

叶凌天的声音响起。

两人见到他没事,纷纷松了口气。

“打听到你母亲的线索没?”

何雯倩着急的问道。

叶凌天摇摇头:“暂时没有!”

“没事,慢慢找,不着急!”

陈潇染将叶凌天拉到一旁,狐疑的问道:“他们没为难你?”

“谁敢?”

叶凌天冷笑。

陈潇染瞪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几天后。

三爷通过楼王联系上了叶凌天,声称有消息。

叶凌天赶忙去见了三爷。

“嗯?”

一见到三爷后,叶凌天发现了异常。

三爷的那根断指竟然愈合了。

这不是单纯的接骨缝合,而是生肉长骨,完全会生长到以前的程度。

三爷立马慌张了起来,支支吾吾的:“大佬我我我”

“黑参玉骨膏?”

叶凌天问道。

这下,三爷和一群手下们都要疯了。

不愧是大佬啊!

这都一眼能看出来?

“对对对,大佬,就是黑参玉骨膏!”

叶凌天疑惑:“从哪来的?”

难道是干爹已经量产上市了?

不过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是尚宏伟给的!他是医药巨头,仅次于陈归元。最近他的黑参玉骨膏要量产投入,现在到处找人临床试验呢!

我刚好指头断了就试了下,没想到真有神奇效果,仅仅三天断指就开始愈合了!”

三爷惊讶连连。

叶凌天眉头紧皱,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黑参玉骨膏,李长生那老小子说是独家古方,并未在龙国留下。

其他人肯定没有的。

那尚宏伟的这个古方肯定就是自己给干爹的。

难道

算了,回去问问干爹。

叶凌天回归正题:“说吧,都查到什么消息了?”

“大佬我查到,您母亲重返江城后,再次遭遇刺杀,身受重伤。被一对夫妇救下,养了一个月的伤才离开!”

听到母亲受伤,叶凌天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是谁刺杀的知道吗?”

叶凌天冷气森寒的问道。

三爷摇摇头:“暂时不知道!”

“那这对夫妇在哪里?”

“大佬,我亲自带你去!”

不久后来到一栋老式小区。

“大佬,就是这家,我们就不进去了,怕吓到人家!”

三爷带着几名凶神恶煞的手下在外面等着。

叶凌天敲响了门。

很快,一个满脸沧桑一瘸一拐的中年男子打开门,询问:“你是谁啊?”

“请问叔叔是李辉才吗?”

叶凌天问道。

“是我,孩子你是?”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也走了出来:“这是 谁啊?”

“叔叔阿姨大约二十年前,你们救了我母亲周雪青!她在你家修养了一个月!”

叶凌天这样一说,李辉才夫妇立马想起来了。

“你是雪青的儿子啊?都长这么大了?快进来!”

两人连忙就把叶凌天迎了进来。

叶凌天打量了一番房间,只有四十多平米,还是老房屋,里面的摆件也都上了年头。

看得出来,过的很拮据。

“叔叔阿姨,我今天来找你们,一方面是感谢你们!我给你们鞠躬了!”

这是母亲的救命恩人,他当然得感谢了。

李辉才夫妇不会意识到这一鞠躬的价值!

他可是黑暗天子啊。



叶凌天面色变了变。

故意为难?

何雯倩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爸妈这是什么情况?一只狗都能上桌,我干儿子不行?”

这明摆着就是侮辱人啊!

陈潇染奶奶王丽秀冷笑道:“什么一只狗?美美是我们陈家的一员啊!今天是家庭会议!美美自然能坐在这里了!”

陈世豪冷笑道:“这就是圈子啊!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真的连一条狗都不如!”

“有些人就别痴心妄想进入我们的圈子了!还想娶走潇染!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

“你有什么资格坐下?你连我陈家一条狗的背景都比不了!”

叶凌天看了一眼陈世豪,淡淡的道:“起来!”

“什么?”

“我喊你起来!”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你……轰隆……”

陈世豪话说到一半,就被悬空拎起,两条腿在半空中挣扎着。

在座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没想到叶凌天会动手。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啪!”

只见叶凌天一巴掌抽在陈世豪脸上。

清脆!

响亮!

“你干什么?”

在座的人全部都怒了!

陈潇染也没想到,叶凌天这人屁本事没有,脾气这么大?

“你故意刁难我,不行!”

“不给我干妈面子!更不行!”

叶凌天冷冷的道!

“啪嗒!”

同时,他把陈世豪扔了出去。

“更何况我是客,这就是你陈家的待客之道?”

叶凌天顺势落座,看着陈家众人。

“混账!陈归元!何雯倩!这就是你们的干儿子?目中无人!毫无礼貌可言!”

“刚刚这一切都是我故意设计的,就是考验他的心性和临场应变能力!结果呢?差!”

“没身份没背景没本事都不要紧,其他方面可以的话,还是能培养的!就这样,怎么进陈家?”

陈国峰彻底怒了。

“爸妈,无论如何天儿是我的干儿子!他不好,我可教!但你们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过分了吧?”

何雯倩站了起来,为了叶凌天跟陈家对峙。

这让他很感动!

……

一番争吵后,双方达成一致的决定:“你可以让他住在你家里!但是娶潇染不可能!除非他至少是黑金财团主管级别的!”

何雯倩头皮发麻!

至少黑金财团的主管?

这不是纯粹刁难吗?

这跟林归元百亿身价的难度差不多!

让叶凌天有如此成就?

怎么可能!

晚宴不欢而散。

陈潇染和陈归元对叶凌天失望到了极点。

没有任何优点可言!

反而浑身上下都是缺点!

“得想个办法把他赶出去!”

陈潇染神情坚定。

“爸妈我先睡了,明天我还要去黑金财团面试!”

回到房间后,想到隔壁房间的叶凌天,陈潇染就难受。

她开始给闺蜜诉苦。

“干妈,干爸我也不能白白住这里!你们想要什么?就跟我说!”

叶凌天看着两人道。

陈归元冷哼一声:“我想要的你又给不起!”

他想要的是黑金财团的合作和投资!

叶凌天有这个能力?

整个江城没人有这个资格!

何雯倩自然是任何都不要:“这孩子说什么话呢?这就是你家!别说其他的!快去睡觉!”

回到房间以后,黑帝在外面阳台出现,开始交代事宜。

“主人,您母亲的下落和仇人名单我已经安排在找了!”

叶凌天点点头。

“给我干妈的公司投资五百亿吧!”

叶凌天查过干妈的公司这几年比较挣扎,距离破产不远了。

“明白,主人!”

翌日。

陈潇染和闺蜜周心怡去黑金财团面试。

黑金财团入驻江城后,直接买下金融中心当办公大厦!

金融中心前已经聚集了数千人,密密麻麻。

黑金财团的地位和背景太高了。

人人都以进入黑金集团而骄傲。

在江城上层圈子里,甚至在龙都城圈子里,谁能在黑金财团任职,将是一种无上荣耀。

当然这也意味着进入黑金财团困难重重。

招聘岗位只有十五个!

可来面试的足足有七千多人,这还是初期筛选出来面试的!

陈潇染和闺蜜应聘的岗位是最激烈的!

只有两个岗位,却足足有四千人面试。

两千人中选一位!

哪怕陈潇染各方面都优秀,却丝毫没把握。

因为来应聘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人才。

比陈潇染学历高,成绩好,背景大的人才多得是。

所以,她也是来试一试的。

可如果应聘成功的话!

按照陈归元的话来说那就是光宗耀祖了!

“心怡好紧张啊!”

陈潇染抱着简历,身体有点颤抖。

闺蜜周心怡倒是心大,好奇的询问:“潇染,那叶凌天真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

“嗯?叶凌天你来做什么?”

凑巧的是陈潇染看到叶凌天也来了。

“来我的公司看看!”

叶凌天瞥了她一眼就走过。

要不是看在干妈的面子上,他都懒得回应。

陈潇染立马喊道:“心怡听到没有?我说的没错吧?他说黑金财团是他的公司!”

周心怡嘴巴张得很大,一脸的不可置信:“嗯嗯嗯!这是疯子吧?要黑金财团是他的,何必死乞白赖的住你家啊?”

最后,叶凌天在黑帝以及几位高层的迎接下,进入专属办公室。

站在落地窗前,可以俯瞰江城全貌。

一位高层谄媚道:“叶董!还对您的办公室满意吗?站在这里,相当于将整个江城踩在脚下!见识到江城最高层的风景!”

一旁的黑帝冷笑一声:“区区一个江城算什么?主人连世界之巅的风景都见过!”

叶凌天看着整个江州,淡淡的道:“我刚看到干妈的女儿也来这应聘了!”

“无条件录取!”

叶凌天这命令一出,一群高层忙不迭的去办。

叶凌天这可不是为了陈潇染,是为了干妈。

陈潇染录取,干妈肯定高兴。

干妈高兴,他也高兴。

此刻,陈潇染和周心怡正在面试的排队中。

面试采用的是三语面试。

除却中英语言外,你至少还得掌握一种语言。才能有资格面试。

足见应聘有多难了。

陈潇染两人正在用小语种练习。

这时候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喊道:“陈潇染女士和周心怡女士在哪里?”

“老师,在这里!”

两人立马招手。

“嗯,两位跟我来!”

在一群人诧异的眼神中,两人进入了会议室。

两人忐忑不已。

这是要做什么?

提前面试吗?

还是出其他问题了?

会议室里,面试官八位。

见到两人,他们立马起身,热情的询问:“是陈潇染小姐和周心怡小姐吧?”

“对对对,我们是!”

两人立马点头。

“恭喜你们被录取了!”

“通知其他排队的都散了!”

“轰隆……”

这一刻,犹如晴天霹雳。



她们还没面试呢?

就被录取了?

黑金财团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不看身份背景等其他因素!

只看能力!

严格意义上的公平公正!

这也是黑金财团风靡全世界的原因之一!

那些权贵们以子女进入黑金财团而骄傲,毕竟不掺加任何杂质,全靠实力!

可是现在什么情况?

排成长龙的其他面试者也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

他们都没面试呢?

就直接定了?

起码等他们全部面试一遍吧?

而且这两人是从队伍中挑走的,这是关系户吧?

除了黑金财团的人,其他人全部都懵了。

“我举报!黑金财团面试有暗箱操作!”

“对!这两人压根就是关系户!我们不服!”

“给我们一个说法!”

面试者们开始抗议。

“保安!!!”

“全部赶出去!”

“记住了——黑金财团行事何须向你们解释!”

“在这里,我们的规矩就是规矩!我们想定谁就定谁!”

很快,所有面试者全部被驱逐走。

只剩下疑惑的陈潇染两人。

可霸道的黑金财团成员,面对她们两人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陈小姐,周小姐恭喜你们成为黑金财团一员!欢迎你们随时来任职!”

陈潇染很是不解:“各位老师,为什么是我们啊?我们都还没面试呢?”

几位面试面面相觑,都笑了。

那可是至高无上的黑帝亲自下的命令啊!

不过其中一人随口解释道:“虽然没面试,可是我们了解每一位面试者,综合考虑下来你们最合适!”

随后,在疑惑中办理了入职手续。

两人也不管那么多,拿着任职书兴冲冲的跑回家。

将消息告诉了陈归元和何雯倩。

“什么?录取了?”

陈归元两口子都要疯了。

这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啊!

女儿入职黑金财团!

陈归元在江城圈子里,直接挺起腰杆走路!

立马给陈家打电话,告诉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女儿出息了!还有心怡你也出息了!周家知道比我们还高兴呢!”

何雯倩喜极而泣。

“对了,天儿呢?你们没看到吗?我让他去找你们,顺便见见世面!”

何雯倩突然想起来。

一提到叶凌天,陈潇染脸上的笑容没了。

“见到了!他说黑金财团是他公司,他来看看!”

陈归元有几分生气:“哼!满嘴胡话!”

何雯倩立马打圆场,尬笑道:“天儿爱开玩笑罢了!”

陈归元冷笑:“接下来他跟潇染真是天差地别了!一个是黑金财团的,一个连工作都没有!”

“想追求我女儿,先入个黑金财团再说!”

“你这不是为难凌天吗?黑金财团是说进就能进的吗?”

陈潇染一脸傲娇:“妈,你知道就好!就别想着强行安排我们了!”

“爸妈,不过我们有个疑惑”

陈潇染刚想说面试的事情,可何雯倩接到了一个电话。

很快,她脸色大变:“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挂掉电话后,何雯倩身体在疯狂颤抖着,冷汗直冒,脸色煞白。

“妈,怎么了?”

陈潇染三人凑了过来。

“我公司刚刚被被投资了五百亿!”

语不惊人死不休,何雯倩这话一出,三人也要疯了。

“五百亿?嘶!”

哪怕陈归元也是连连倒吸凉气。

整个陈家产业加起来都没五百亿啊!

“你是不是搞错了?就你那医药公司都快要倒闭了!谁给你投资五百亿啊?”

陈归元怀疑。

何雯倩冷静的点点头:“是真的!资金已经到位了!是黑金财团投资的!”

“什么???”

陈归云一家都要疯了。

陈潇染先被黑金财团录取,紧接着黑金财团投资给何雯倩五百亿!

天呐!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运气?

能让黑金财团如此?

关键他们跟黑金财团没交集啊,更没认识的人在黑金财团啊!

疑惑!

太疑惑了!

百思不得其解!

“我陈家要行大运了?哈哈哈”

陈归元干脆不管了。

先庆祝!

给黑帝他们安排完任务后,叶凌天就回来了。

陈家所有人都在,都在给陈潇染庆祝。

整个江城都知道陈潇染入职黑金财团的事了。

上流圈子里传开了,陈家都被夸爆了。

叶凌天皱着眉头。

不是吧?

不就是入职个黑金财团吗?

不就是投资了五百亿吗?

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干妈其实”

叶凌天没什么好隐瞒,刚要告诉干妈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只是陈潇染打断了他:“你是不是想说其实黑金财团是你的,我入职是你安排的,我妈公司投资五百亿也是你?”

叶凌天点头:“嗯?你都知道了?”

陈潇染冷笑连连:“呵呵,我是猜到你会这么吹!看我了解你吧?”

“哈哈哈”

“没想到吧?潇染提前早就预料到你会这么说!”

陈家众人都大笑着。

何雯倩也是眉头紧皱,这孩子怎么这样?

刚刚陈潇染就预测叶凌天会这么说,她还不相信呢。

陈归元更加不满。

叶凌天只会吹牛!

而且还都是不切合实际的!

叶凌天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关键也解释不清楚。

“呵呵,叶凌天,你要真是黑金财团的主人,你何必卑躬屈膝的硬住在我们家里?早就离开了!”

陈潇染越发看不起叶凌天了。

“我会离开的,但不是现在!”

说完,叶凌天就回了自己房间。

他住在这里,只是为了用下面的冰脉压制先天火毒,等冰脉耗尽,他就会离开的。

可在陈家看来,就是叶凌天死乞白赖的住在这里。

“真不要脸!”

不少人暗骂道。

何雯倩再不管他们,自己回到房间查投资的事情。

不久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

“喂,文倩,能听出来我的声音吗?”

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何雯倩浑身一颤。

“你你是叶藏生?”

“嗯,是我!”

“听着!不要声张!要保密!确定你旁边没人!”

“好!”

“文倩,你把叶凌天接回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啊?你都知道了?”

何雯倩满脸震惊。

不愧是百族之首!

这就知道了?

“不过你要干什么?”

何雯倩开始颤抖起来。



“雯倩你别害怕,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天儿!我亏欠他们娘俩太多了!我想弥补在天儿身上!”

“现在我执掌叶族大权,没人再敢对天儿不利。更不会牵累到你们!”

何雯倩这才放心了。

“如今我就希望天儿能平安无忧的生活一辈子!这孩子我就交给你这个干妈来照顾了!放心,我不会亏待陈家的!”

何雯倩立马道:“啊?我肯定会的!天儿就跟我亲生的一样!哪怕你不说,我也会负责他一辈子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

“对了,好像天儿和你女儿有婚约是吧?”

何雯倩慌慌张张的承认。

“那就让你女儿嫁给天儿!当我叶藏生的儿媳!”

“好,好……”

何雯倩已经在颤抖。

“不过这件事情要高度保密,暂时只有你我知道!”

挂完电话后。

何雯倩久久不能平静。

明白了!

为何黑金财团投资五百亿?

为何黑金财团破格录用女儿?

可不就是叶藏生安排的吗?

疑惑解决了!

不过这事她谁都不敢说。

何雯倩来到叶凌天房间,关心关心他,顺便喊他下去吃晚饭。

“天儿,想做点什么?干妈有五百亿供你挥霍!做什么都可以!”

饭桌上,何雯倩问道。

这是叶藏生投资的,等于是叶凌天的钱。

“妈(雯倩)!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是黑金财团投资给你的五百亿,你就给他了?”

陈归元父女立马急了。

何雯倩没理会他们:“天儿,放心吧,干妈养你还是随便的!你想工作还是想创业?”

陈归元点点头:“这一点我倒是同意!男人最起码得有事业!”

叶凌天却是道:“干妈,暂时我什么都不想干!”

“哼!”

陈潇染立马冷哼。

混吃混喝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我们家养你一个巨婴?

陈归元满脸的失望之色。

“干妈,我在等消息!”

“什么消息?”

“我在查母亲的下落以及当年的所有仇人!我要报仇!”

这话一出,何雯倩脸色立马变了。

“这孩子胡闹!你有什么能力报仇?”

一想起当年的刺杀,她就脸色发白,浑身发颤,甚至下意识的摸向右手小拇指。

其实她小拇指其实早就断了,如今是假指!

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不过叶凌天注意到了,立马问道:“干妈你右手小拇指怎么了?”

这一问,让何雯倩越发慌张:“没事!我没事!以前出车祸了!”

真相是当年因为帮助叶凌天母子受到惩罚——右手小拇指被断。

这才保住陈家!

惹不起!

当年的仇人一个都惹不起!

断她一根手指的是江城地下世界最大的王——江城匪首。

陈家在江城地位不低,可遇到匪首,分分钟被撕碎。

因此,何雯倩至今没告诉陈归元断指怎么回事。

然而江城匪首却是刺杀叶凌天母子里最弱的势力了。

更不要说屹立于龙国顶尖的叶族了!

这叶凌天要怎么报仇?

痴心妄想!

这种梦都不敢做!

“报仇这些你就想都不要想了!你远远没这个能力!”

何雯倩直言。

“干妈你放心好了,哪怕是龙都叶族,也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

闻言,陈潇染刚要出声冷笑。

结果叶凌天的电话响了,是黑帝打来的。

除非是紧急情况,不然黑帝不会这样联系他的。

“说!”

叶凌天面色不悦的接通电话。

“主人,事情有些棘手!查找过程中遭遇重重阻力!看来龙国方面不想让我们查下去!目前我们只能查到江城的!”

黑帝冷声道。

“那什么四大战神呢?让他们明天在我办公室等着!我倒要问问看他们要干什么?”

叶凌天这话一出,一桌子人全部看着他。

“轰!”

他们听到了什么?

这废物竟然要问责四大神战神?

吹牛也没这么吹的啊!

陈潇染大喊道:“妈!你听到没?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要我嫁给这种人?”

哗众取宠!

跳梁小丑!

何雯倩也略显失望的看着叶凌天。

哪怕你父亲叶藏生都不敢吹这种牛啊!

你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来给我证明你有报仇的能力?

“这种话我不希望再听到一次!否则我直接把你赶出去!”

陈归元怒道。

他对叶凌天已经失望到了极点!

“好了,天儿,你母亲的事情就别想了!”

“接下来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缺钱了就跟干妈说!”

何雯倩立马道。

“爸妈我吃好了,我回房间准备明天的入职了!”

陈潇染愤怒的瞪了叶凌天一眼便上楼了。

她都不想跟叶凌天一个饭桌。

翌日。

陈潇染和闺蜜周心怡两人相约去黑金财团报道。

为了留下好印象,两人提前两小时就到了。

坐在公司大厅里等待着,压根没几个人在。

不过很快,从外面急急忙忙跑来四人。

四人身形高大挺拔,给人一种山岳耸峙的压迫感。

甚至一股子铺天盖地的气息笼罩而来,让人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那是杀意!

立马引起了陈潇染的注意力!

这四人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潇染!不愧是黑金财团!这保安也太厉害了吧?”

旁边周心怡的声音响起。

陈潇染解释道:“黑金财团的安保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全世界各大战神殿退役的顶尖强者才有资格进入选拔的!”

陈潇染当然见过这四人。

他们就是四大护国战神啊!

因为今天叶凌天要问责,他们一大早赶来,生怕叶凌天到了,他们还没来。

为了低调,四人特意没穿战服,还刻意隐藏气息。

因此,陈潇染只是觉得熟悉,却没认出来。

叶凌天起来后,吸收了陈家别墅下冰脉足够的寒气镇压先天火毒后,这才慢悠悠的前往黑金财团。

来到他的专属办公室后,四大护国战神早就在等待着。

看到叶凌天不高兴的样子,四人害怕极了。

“你们四个过来!”

叶凌天一招手,四人小心的来到他面前。

“为何整个龙国都在阻拦我的人查东西?”

“这是专门冲我来的吗?”



这话一出,场中气氛凝固,周遭温度骤然急降,如临腊月寒冬!

哪怕战场无敌的四大战神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叶先生这这和我们无关啊!”

四人连忙解释。

“其实我们以及麾下的四大战神殿只是负责龙国安危,比如您刚入境我们阻拦,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一直都是驻扎在海外的!龙国内的事情我们一律不参与!”

一旁的黑帝点点头:“嗯,准确来说四大战神殿就是打仗用的!”

四人继续道:“不过叶先生,我们其实跟有关部门机构都打过招呼!可龙国还是有不少人压根不当一回事!”

“是,没把叶先生放眼里的权贵不在少数!甚至他们很多人不知道天堂岛是什么?”

“对啊,想必叶先生也知道龙国卧虎藏龙,真正强者和权势面前我们还是排不上号的!”

听完后,叶凌天冷笑:“好,很好!”

“龙国要阻拦是吗?那我就让龙国知道我报仇的决心!漫天神佛都无法阻拦!”

他浑身上下萦绕着化不开的滔天怒意!

一句话,让昆仑战神四人如沦地狱,灵魂肉体剥离!

四大战神知道要完了,可他们无法阻拦啊。

等他们四个离开后,黑帝立马说道:“主人查到了!您干妈小拇指其实不是出车祸断的!而是被江城地下世界最大的王,号称江城匪首的雷烈虎断的!”

“原因很简单,当年您干妈帮助了您们母子!被雷烈虎惩罚断掉一指!”

昨晚叶凌天看到干妈的小拇指,立马意识到有问题。就让黑帝去查了。

叶凌天的脸色立马变了,阴沉如幽冥,一双眼眸里满是嗜血的杀意!

黑帝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不仅如此!当年您们母子俩被逼无奈从江城逃到海外,也是雷烈虎做的!那一战,您母亲挨了三刀,差点死在港口”

黑帝说着说着,发现喉咙在动,却发不出声音了。

眼前这个男人带给他十方大山压在心头的威压!

他承受不住了!

“噗通!”

他一屁股坐倒在地。

“江城匪首雷烈虎?很好,我记住你了!”

“我来龙国第一刀就拿你开!让全龙国知道我叶凌天不好惹!看谁还敢挡我?”

黑帝立马爬起来,看到叶凌天拿出来一块黑色令牌。

上面镌刻着一些古老晦涩难懂的符号。

可黑帝看到后,浑身一颤。

这是天堂岛的黑暗天子令!!!

天堂岛强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在全世界遍布势力,很多财团战阀,甚至一些国家都听从天堂岛。

至今也无人知晓天堂岛的势力到底有大!

而黑暗天子令则可以调集所有势力和强者!

叶凌天比黑帝想的还要可怕!

既然手握黑暗天子令,那么他就是天堂岛的主人了。

嘶!

“发布黑暗天子令!”

“三天之内我要看到让龙国惧怕的力量在我眼前!”

叶凌天一字一句,黑帝只觉得心脏要炸开了。

龙国浩劫降临!

江城的天要塌了!

很快,黑帝在天堂岛专门设立的暗网上发布黑暗天子令!

瞬间,整个暗网都炸开了。

很多势力听从天堂岛号令上百年了,可是黑暗天子令却是第一次发布!

凡是跟天堂岛相关的势力,见到黑暗天子令都疯了!

访问他国的虎国天子急匆匆返回虎国;

正要做手术的熊国军首出院主持大局;

狮国突然下令全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杀手界和佣兵界下禁令停止所有行动;

相关人员扔下手头所有事情,直奔龙国。

数千架飞机,上百艘舰艇

从全球各地出发

瞬间,龙国江城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这就是黑暗天子令的恐怖!

一令出,全球动!

动静太大,很多人都在猜测怎么回事。

可知道实情的昆仑战神他们,只能开放绿色通道。

黑暗天子令发布,叶凌天只等三天后,拿雷烈虎开第一刀。

交代完事情后,他回陈家找到了何雯倩。

“干妈您受苦了!!!”

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要不是干妈,他和母亲当年就惨死街头了!

干妈为了他们母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这孩子你这是干嘛?”

何雯倩疑惑不解的扶起了叶凌天。

“干妈你拇指被断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是被雷烈虎惩罚断掉的!”

何雯倩一怔,没想到叶凌天竟然真的查到了。

“天儿你竟然都知道了?”

“干妈你放心!断指之仇我来找雷烈虎报!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叶凌天保证道。

“孩子你报什么仇啊!雷烈虎是什么人?那是江城匪首!地下世界最大的王!杀人不眨眼的存在!手上起码几千条人命!”

“手下的小弟马仔遍布整个江城,加起来得好上万人!身边更是有武道高手坐镇!”

“就是你干爸百亿身价的身份见了都得绕道走!”

“你拿什么报仇啊?你赶快给我死了这条心!这件事情你再也不要提!”

何雯倩生怕叶凌天做傻事,连忙劝说。

“好好好,我不提!”

叶凌天话锋一转道:“干妈给我看看你的手指!”

“好!”

何雯倩把手伸了过去。

“干妈你把假指取下来,我看看!”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可何雯倩还是取了假指,露出断了的小拇指。

看到小拇指的断口,何雯倩面色惨白,身体颤抖,想起当时惨痛的一幕。

叶凌天却是仔细的观察起来。

断口已经平整光滑,这都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伤了。

如果在当时的话,对叶凌天来说让小拇指重新生长出来,就是小事一桩。

在天堂岛,有很多享誉全世界的神医,叶凌天把他们的本事都学到了。

这么多年,他体内的先天火毒,其实都是自己压制的。

他医术堪称逆天。

只是现在干妈的断指都过去了二十年了,再生长出来,很难。

“妈你们干什么呢?”

这时候,陈归元和陈潇染一起回来了。

见到两人怪异的举动,不禁问道。

叶凌天头也不抬的道:“哦,我在看干妈的断指!”

“你能看出什么?”

陈潇染没好气的道。

“干妈的断指我能让它重新长出来!”



语不惊人死不休,叶凌天这话一出。

场中立马沉默了。

安静到落针可闻的地步。

足足几十秒,大家这才反应过来。

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凌天。

吹牛越来越离谱了!

他竟然说让断了二十年的手指再长出来?

何雯倩的小拇指可是整根切断的!

关键陈归元可是江城药王!

什么神医没见过?

什么古方没见过?

医学界很多奇迹都经历过!

可让断了二十年的指头再生长出来,这怎么可能???

叶凌天现在这不就是生死人肉白骨吗?

难度跟一具骷髅重新长出来肉不是一样的吗?

你吹牛可以!

但别脱离现实啊!

演电影都不敢这么演吧?

何雯倩急忙打圆场:“天儿就是开玩笑!没事没事!”

“他这种玩笑天天开是吧?”

陈归元很是不满。

“干妈我没开玩笑!我真的能让你手指再长出来!”

叶凌天很认真的道。

陈潇染父女直接冒火了!

何雯倩愣住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呢?

陈潇染抱着双臂,冷笑着道:“呵呵,你还会医术呢?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妈手指再长出来?”

陈归元很生气,当场道:“看来你医术超然,当场展示下!”

“等我一会!”

叶凌天跑回自己的房间,拿下来一个小木盒和一张古药方。

古药方名为黑参玉骨膏!

是专门续骨生肉的神药,就是针对何雯倩这种的。

小木盒里的就是成品!

当叶凌天打开小木盒,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让人恶心。

主要是气味很臭很冲。

陈潇染立马捂住鼻子:“这是什么啊?垃圾堆里捡来的吧?”

陈归元更是怒道:“胡闹!!!”

何雯倩脸色也有点变了。

“干妈你信不信我?”

叶凌天盯着何雯倩。

“这”

何雯倩其实是不相信叶凌天的,可她不想打击叶凌天的自信尊严。

反正指头都断了二十多年了,随便他折腾吧!

“干妈相信你!你尽管来吧!”

得到何雯倩许诺后,叶凌天开始把黑参玉骨膏一点点涂抹在她的小拇指断口上。

“妈什么感觉?”

陈潇染紧张的盯着,生怕出事。

何雯倩摇摇头:“清清凉凉的,没什么感觉!”

等了一会,陈归元问道:“怎么还不长出来呢?”

叶凌天解释道:“干爸!断指已经二十年了,神经和组织这些都坏死了。先唤活这些,再慢慢一点点长出来!”

“时间久的话,两三年就长出来!短的话半年以后就差不多了!”

陈归元摇摇头,一脸鄙视。

完全不靠谱!

这种话谁不会说?

没准几个月之后,你都不在我们家了。

找谁对证去?

陈潇染更是冷嘲热讽:“按照你的本事,不应该是当场见效吗?我妈手指不应该直接长出来吗?骗谁呢?”

见状,何雯倩立马道:“天儿,干妈相信你!我每天都涂一点,争取最快速度长出来!”

“妈!!!”

陈潇染气得不行。

“嗯嗯,干妈,把这一盒涂完就可以了!”

叶凌天把木盒递给了何雯倩。

“放心,干妈,每天都涂的!”

叶凌天又拿出那张发黄的古药方,递给了陈归元。

这让他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干爸,我给干妈给潇染都送礼物了!今天给你也送一份礼物!”

只是叶凌天这话一出。

陈潇染急了。

“你什么时候送我礼物了?我妈你也没送啊!”

“你该不会要说我入职黑金财团和我妈五百亿投资是你送的礼物吧?”

陈归元看着发黄的纸张,疑惑问道:“这是什么?”

“干爹你不是江城药王吗?这是一张古药方!将药方投入使用后,估计你公司的市场份额提高几倍不止!”

叶凌天解释道。

陈归元拿着纸张,眉头紧皱。

如果是其他人说送他一张古药方,他估计半信半疑,打开纸研究一下。

可这是叶凌天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送的!

那绝不可能!

刚刚连这种荒诞的膏药都拿出来!

他能有让自己公司份额提高几倍的古药方?

鬼都不信!

古药方多珍贵,传出去,能让整个江城血流成河,甚至翻天。

你就这样送我了?

看着发黄老旧的纸张,他真的想当场扔了。

更不要说翻开以后,看看里面具体什么内容。

可是何雯倩立马道:“天儿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

“嗯,好。”

陈归元还是忍住,随手装进了口袋里。

他永远也想不到叶凌天送给他一个价值多大的古方子。

至少价值千亿以上的古方啊!

陈潇染今天只是报道入职,得几天后才正式工作。

因此,她的小圈子今晚举办晚宴,为她和闺蜜庆祝入职黑金财团。

何雯倩有撮合两人的想法,尽早让叶凌天融入陈潇染的圈子,想她带着叶凌天去。

结果被陈潇染直接拒绝。

叶凌天她哪里敢带着去?

她得在圈子里丢死人!

谁都会知道她家里来了这么一个废物男人!

晚饭后,陈归元也从别墅离开去散步。

他压根不想见到叶凌天。

赶不走,只能自己躲开。

走在别墅区的廊道上,陈归元下意识的去把手伸进口袋里。

“嗯?这是什么?”

他一把掏出叶凌天给他的古药方。

看到古药方,他就生气。

随手将古药方扔在地上后离开。

没过多久后,一行人也散步来到。

为首的是一老一中。

中年人是陈归元的死对头尚宏伟,也是医药巨头,这些年一直被陈归元压着,只能排第二。

旁边的老者也大有来头,江城中医协会的副会长项海文。

两人正在商谈一个项目。

“嗯?怎么这地方还有人乱扔垃圾啊?”

忽然,尚宏伟低头看到一张发黄的纸张。

下意识的捡起来,就要扔垃圾桶里。

不过捡起来后,却看到一行小字。

“嗯?黑参玉骨膏?这是什么?”

尚宏伟喃喃自语道。

“什么???”

“你说什么???”

“黑参玉骨膏?”

旁边的项海文却是要疯了。

这可是龙国五十年前长生医神李长生的独家古药方啊!!!

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