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爱若如初见

爱若如初见

明月昭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岑莞的丈夫在她怀孕期间,跟她的表妹纠缠不休,被撞破好事之后,他们居然害她流产,紧接着害她家破人亡。岑莞的人生走进低谷里时,滕景州出现了,他帮她教训渣男恶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哪怕他们只是情人的关系。滕景州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是来治愈她的,还是来将她推进更深的深渊?她不得而知,她只知道自己愿意陪他,哪怕虐爱一生,也在所不惜。

主角:岑莞,滕景州   更新:2022-07-15 23: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莞,滕景州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若如初见》,由网络作家“明月昭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岑莞的丈夫在她怀孕期间,跟她的表妹纠缠不休,被撞破好事之后,他们居然害她流产,紧接着害她家破人亡。岑莞的人生走进低谷里时,滕景州出现了,他帮她教训渣男恶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哪怕他们只是情人的关系。滕景州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是来治愈她的,还是来将她推进更深的深渊?她不得而知,她只知道自己愿意陪他,哪怕虐爱一生,也在所不惜。

《爱若如初见》精彩片段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经历这么狗血的事情,我的丈夫竟然在我怀孕期间,管不住自己,跟我的表妹在一起厮混。

“阿瑞,你怎么这时候叫我过来?”

“好宝贝,我都想死你了,这两天我尽忙着陪家里面那个黄脸婆做产检,结果她怀的居然是个女孩,真是没用!”卢瑞脸上满是嫌弃,一边说一边褪去女人身上的衣服。

“那你说,是我好还是你老婆好!”邬思琪伸手扯着男人的领带,不要一个答案不罢休。

“当然是你了,她当初就跟一个木头一样,都没什么反应,现在怀孕了,更是碰都不给我碰!”

“哼!所以你就来找我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她说清楚我们的关系?”

邬思琪不满的娇嗔,语气里甜的发腻。

“等到她把孩子生出来,到时候我再找人去毁了她,来个人赃物俱,到时候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把她净身出户。”

“这还差不多!”

两人说完,屋子里响起了暧昧喘息的声音。

我脚步踉跄,头晕眼花的有些站不稳,自认为这些年,为家也算是尽心尽力,没想到卢瑞竟然想要这么害我!

心里憋着一股怒气,还不知道谁把谁净身出户呢!我一脚踢开门,看见屋子里的两个人惊慌失措的扯着衣服,我冷冷的笑了。

“卢瑞,你个王八蛋!竟然这么对我?我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你!”

“岑莞,你怎么……在这儿?”

我冲上去,对他拳打脚踢,心里面一阵委屈,“你个混蛋,竟然背着我在外面有女人!”

“够了!”他有些不耐烦的一把推开我,然后色厉内荏的开口,“这里可是办公室,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解决,别在这被人发现了。”

我知道他这是害怕了,我跟卢瑞是同乡,然后相亲认识的,他是公务员,我们两认识没多久就结婚了,一开始也算是和和美美,时间久了也就跟许多的夫妻一样,日子过的平平淡淡,偶尔吵吵闹闹。

大部分夫妻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我们两个结果两年却还没有孩子,因为这件事他妈对我多有不满,直到去年,我才好不容易怀上了。

卢瑞当时还说生男生女都一样,我心里面还很高兴,结果这男人竟然从头到尾都在骗我,想到这我心里更加难受。

“怎么?现在怕了,你当初怎么管不住你的下半身!”

“我这是一时糊涂,你别闹了,小声一点!”

邬思琪看见这样的情况,也连忙求饶,“表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心里憋着气,怎么愿意就这么算了,“你不让我说,我非要大声嚷嚷的人尽皆知,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我转身准备回家,其实刚才的那些话也只不过是吓吓他。

卢瑞一把扯住我的手腕,然后将我摔在地上,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竟然敢威胁我!”他脸色阴狠。

我被这一脚踢的结结实实,顿时一阵疼痛,“啊!卢瑞你疯了,这是你的孩子啊!你竟然这么对我!”

“反正只是个女孩!要了也是个赔钱货!”他冷眼站在一旁看着。

我感受到肚子一阵阵疼痛,血液快速染红了我的裤子,我吓得眼泪掉了下来。

“卢瑞,你不能这么对我,求你给我叫救护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威胁你了,只要你救我的孩子,我愿意净身出户。”

我心里面着急的很,只想保住这个孩子,无论怎么样我都愿意。

卢瑞下完手似乎也有些后悔,蹲下身体想做什么,却被旁边的邬思琪拉住。

“你疯了!这时候把她送去医院,你不然她乱说话,刚才你踢了她可是犯法的!”

“这……那我们先走!”

我心里一阵阵绝望,两个人消失在我视线中,明显是准备让我自生自灭,再这样下去,我跟孩子都活不下去。

就在这时,一双脚停在我的面前,“每次见到你都没有什么好事!”

接着我迷迷糊糊的,好像被什么人抱了起来。

……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面。想到之前的那些事,我下意识伸手抚摸自己的肚子,察觉到肚子已经平坦下去,我的眼泪控制住不住掉了下来。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睛,才会看上那样的一个男人,现在更是害的自己连孩子都没了。

一道影子投在我的身上,我回过神抬头,看见的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星目。

目测有一米八几的个子,气质清冷疏离。

不过,总觉得这张脸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看了一眼他的衣服,很明显价值不菲,我跟他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向来也不可能认识。

“谢谢你,救了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不哭出声,一想到我的那个孩子,还没来得及出世,就被亲生父亲害死,我就悲痛欲绝。

“不用客气,我也只是还你的人情而已!”

“人情?”我有些不解,我跟他有什么交集吗?“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岑莞?”

“是我!”

“恩!”他淡淡的点头,“那就没有认错了,4月7号晚上,你救过我。”

我听见他这么一说,瞬间愣住,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忍不住发抖了一下。

那天晚上,我在公司加完班,就赶回家,因为太晚了又有些累了,就抄近路走了小巷子,谁能想到,那天就那么倒霉撞见事了。

本来心里面就害怕,结果黑夜中还冒出一个人影,当时就挟持住我,还拿着刀抵在我的肚子上威胁我。

我当时心里面害怕,慌乱的连忙求饶,一点形象都没有鼻涕眼泪都掉了出来。

当时那个男人还一副很嫌弃的模样,可是后来听到一阵脚步声,就立刻按着我的脑袋吻住。

我当时吓得动也不敢动,接着就听见骂骂咧咧的声音,“找,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不然回去之后一个个就等着挨罚吧!”

脚步声距离这边越来越紧,看来是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正在被追,就是不知道犯了什么事。

我以为那些人看到这边的情况会自动离开,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向这边过来,“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长的很俊的男人过来?大概就你身前这人这么高!”

一边说一边又走进了几分,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看来两伙人没有一个是好人。

还不如信我身边的这个人,说不定他到时候安全了就真的把我放了,我顿时嗤笑了一声,“很俊的男人?我这个情郎要不是因为活好,就他长的这么丑,我才不会跟他在一起呢!”

那一刻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撒谎竟然这么流畅,似乎真的是一个大着肚子出来鬼混的孕妇。

“你说什么!”我身前的男人,此时也反应的很快,立刻接着我的话说了下去。

“呵,果然不要脸。”他直接伸手过来,我想要挣扎,却感受到腹部的刀子又贴近了两分,任由他把我的衣服撕开一个破口。

后来那些人总算走了,那个男人道谢都没有就直接走,我当时心里面只有庆幸。

当时天色太晚,根本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模样,只是隐约看到一个轮廓。

这样一想再看看眼前的这个人,两个人的轮廓渐渐地重合为一个,我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面有些担忧,下意识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你安心在这里住院,医生说你孩子刚流掉,身体不太好。你在医院的这些费用我会帮你承担,另外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只要在我能够答应你的情况下,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说完他出了一张名片,拉过我的手放到了我的手心里,“想好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等到人走了,我还在愣神,把名片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只有一串电话号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别致的名片,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让我叹息,我在这个城市举目无亲,父母在两年前就已经相继去世。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在家过去了全职太太的生活,以前的那些抱负和理想全部都放下。

卢瑞那个男人当初为了,我同意在家做全职太太,跟我说了无数的好话,还说什么会养我一辈子,对我百依百顺,现在想来全部都是假的。

越想越难过,我给我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很快苏小晓就赶了过来,听到我说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顿时心疼的破口大骂。

“卢瑞那个王八蛋竟然敢这么对你,你辛辛苦苦跟他在一起三年,当初他刚来到这个城市时可什么都没有,要不是因为娶了你这个本地户口,他连在这买房子都做不到!真是忘恩负义!”

“说这么多也没用,我现在才算是知道,男人的话都不可信。”

“对,你说的没错!”

小晓在医院里面陪了我两天,不过她终究还是要上班的。我又在医院里面住了两天,虽然这里的费用不用我付,而且房间也是vip病房,但是想到用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钱,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所以我打算尽快出院,只是我没有想到,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婆婆会在这时候过来。

婆婆虽然是乡下人但是却并不野蛮,今日我们两个虽然有些吵闹,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明事理。

今天婆婆的态度跟以往不太一样,以前只要看到我的时候就生了三分笑,今天却是脸色严肃,上前就给了我一个巴掌,打的我一阵头晕眼花。

“贱胚子!跑到我儿子上班的地方去闹,难不成是打算要让他失业吗?我告诉你,聪明的就去瑞儿公司那边解释清楚,他的工作要是保不住了,我就让你好看!”

我整个人都懵了,虽然知道没有一个母亲是不心疼儿子的,可是婆婆反差这么大,还是让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心里面鼓着一口气,“婆婆,我从来都没有去闹过,是卢瑞他自己不知道羞耻,他在外面有了外遇。”

“还不是你那个好表妹勾引我儿子,你们姐妹俩人可都真是一个德性,贱皮子!”

婆婆伸手抓着我的头发,对着我拳打脚踢,还不断的威胁我。

我心里面更加委屈,不管不顾的跟她撕扯起来,我的孩子都没有,这些罪魁祸首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卢瑞冲进来,一脚踹到了我的肚子上,“还竟然敢打我妈!”

我捂着肚子,看到看到卢瑞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旁边幸灾乐祸的表妹,由衷的感觉到一种有骨子里面发出的冷颤。

“离婚,我要跟你离婚!”卢瑞一副没的商量的模样,看着我的眼神带着厌恶。

我呼吸一窒,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样,“你说什么?”

说我软弱也好,说我傻也好,哪怕失去了孩子,我都没有想过要跟他离婚,可是现在这话,卢瑞却能够狠心说出来!

卢瑞似乎看出了我的迟疑,脸上带着一抹冷笑,“你要是不想我跟你离婚,就乖乖的跪下给我们磕头赔罪,以后都听我的话,乖乖的。”

我心中憋着一口气,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不就是要离婚吗?离就离!”

“儿子,这……”婆婆听到我这么说有些迟疑,毕竟在人的观念里,虽然不待见儿媳妇,可是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闹离婚。

“妈,你不用担心。思琪已经怀了你的大孙子,这个时候离婚正好。”卢瑞真实面目已经被拆穿,这个时候也懒得去伪装,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打算。

我心里,已经快要气疯了,怪不得对我这么爱搭不理,原来是早就已经找好了。

想到这,心里面最后那么一丁点的留恋也没了,拿起行李直接冲了出去。


我找到苏小晓,委屈的哭了一番,对于未来实在是有些迷茫,从毕业后就一直在做家庭主妇,现在突然经历这样的变故,以后该怎么办我也不清楚。

小晓听见我这么说,脸上闪过一抹严肃,“跟他离婚也好,这样的渣男根本不值得你为他流泪,但是你别忘了让他给你赡养费,还有一半的财产。这个是你们夫妻共同财产,可不能便宜了你那个便宜表妹。”

她这么说,我心里面也多了一丝不甘心,这些年来一直省吃俭用,真的要便宜那个女人,我才会被自己给气死。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回去,不能让他们那么算计。”

苏小晓原本是打算陪我一起回来的,可是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最后我一个人回去。

很快,到了家,看着这个住了许多年的房子,心里面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一点,这房子还是当初我父母留给我的,也是唯一的一点念想。

卢瑞一个农村来的,就是因为跟我结婚所以才能在这个城市落户,不过婚后我们两个也并没有买其他的房子,他一直说要节俭一点为了以后孩子考虑。

现在想来都是笑话,我到了家门口,发现门是开的,走进去疑惑的看了一眼,一对不认识的夫妻,正对着我家的房子指指点点。

“你们是谁?”现在的小偷胆子都这么大吗?大白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门。

“应该是我问你是谁呀,我是这房子的房主!”女人长了一张刻薄的脸,说出来的话更让我感觉到惊讶。

“什么?”我有些不敢置信的反问了一句,接着怒火朝天的冲着她吼,“这里可是我家,什么时候你成了房主?!”

对面的夫妻,听见我这么说,眼神有些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哦,原来你就是那个背叛的妻子呀!还真是不害臊,你老公可说了,因为你背叛他了,所以你必须要尽身出户。现在房子已经被我们买了,看看,房产证还在这呢!”

我傻眼,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看着她手中那个熟悉的房产证,我顿时感觉到一阵天塌地陷,这可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最后一丁点东西。

没想到卢瑞竟然能够这么不要脸,当初跟我结婚没花一分钱买房子,现在要跟我离婚了竟然就背着我卖了房子。

我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冲过去就要把那个房产证给夺过来了,绝对不能够,丢了我父母给我的这最后一点东西。

更何况,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个房子里,这里面可有我无数美好的回忆。

“哎呀,你这个疯婆子做什么!大白天的就想要抢劫。老公!”女人大叫着她的老公来帮忙。

我拽着那一半的房产证怎么也不肯松手,突然感觉到头皮一痛,被女人的老公抓着头发狠狠的抽了耳光,手还是紧紧的攥着那房产证。

“疯婆子!还不松手!”女人看见我一直不愿意松手,直接一脚踩在了我的手背上,狠狠的碾了两下。

“自己不要脸,现在还好意思跑来夺房产,反正你老公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有什么事找你老公说去。”

我被踹了好几脚,最后拖着头发被扔了出去,周围一些熟悉的邻居走出来,看到我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指指点点。

“哎呦,这不是岑莞吗?你怎么还在这儿,你老公不是已经搬到绿谷小苑去住了吗!”

我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眼前一片模糊,卢瑞竟然这么狠,想到房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又撑着身体去找卢瑞。

到了绿谷小苑,保安不允许我进去,能够在这里住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有钱人,想到这里,我心里面开始恨的牙痒痒。

我坐在门口,心里面想着守株待兔,因为实在太过狼狈,来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我两眼,反正我都已经到这个地步,再丢脸也不会有我此时的心痛,一辆车在此时,停在我身边。

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帅气的脸,“上来!”

我抬头,看见是送我去医院的男人,我迟疑了一下,心里面对他感觉有些复杂,他救过我一命却也同样威胁过我,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危险。

“怎么?准备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

听见他这么说,我鼓足勇气上车,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回房子。

“这位先生,谢谢你。”

“滕景州。”

我听到他这么说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是在介绍自己的名字。

“不过想到我们两个才见过两次,叫名字显得有些太熟悉,所以你也可以叫我滕先生。”

这里的保安对滕景州都很客气,他问了一下卢瑞的住处后,保安就立刻指引了方向。

下了车,我连道谢都没顾得上,直奔卢瑞新家,狠狠地拍了两下门,开门的是婆婆,看到我明显有些惊讶。

“你怎么来这里?你不是要跟我儿子离婚了吗?”

“我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心里面就涌起了一股怒火,冲进去找到了卢瑞,“卢瑞,你把房子还给我,其它的什么东西我都可以妥协不要,但是这房子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物品,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

卢瑞看到我的时候脸上有些惊讶,接着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嫌弃的撇了我一眼。

“想要跟我离婚你就必须得净身出户,更何况还是你不知检点在外面勾三搭四。”

“我有没有外遇,难道你心里面不清楚吗?”我整个人都快要气疯了,为了贪图这些财产,卢瑞竟然给我安这样的名声。

“你觉得大家现在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他像是笃定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一样,“你只不过是一个家庭主妇,毕业之后一直都是我养着你,那些钱本来就是我赚的,更何况你平时又不善交际,更不知道跟左邻右舍打好关系,娶到你这样的妻子,我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把那个房子赔给我,就算是对我这么多年在你身上浪费掉的青春损失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