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唐羽穿越成太子小说免费阅读

唐羽穿越成太子小说免费阅读

唐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公主说的没错!唐羽殿下,你真是快把人大牙给笑掉了!”大楚使团一片哄笑。被众人讥讽,唐羽嘴角升起一抹冷笑。此唐羽已经非彼唐羽了,在众人注视下他上前一步。唐羽身躯笔直如剑,一股狂暴气势从他体内激荡而出,仿佛天地山河尽在他脚下。“区区一副对联算得了什么?别说一副对联,就算十副对联百幅对联在我面前都小菜一碟,尔等竖起耳朵给我听好了!”此刻,唐羽目光如炬,声如洪钟喝道:“我对地作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

主角:唐羽楚凝玉   更新:2022-12-07 15: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羽楚凝玉的其他类型小说《唐羽穿越成太子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唐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公主说的没错!唐羽殿下,你真是快把人大牙给笑掉了!”大楚使团一片哄笑。被众人讥讽,唐羽嘴角升起一抹冷笑。此唐羽已经非彼唐羽了,在众人注视下他上前一步。唐羽身躯笔直如剑,一股狂暴气势从他体内激荡而出,仿佛天地山河尽在他脚下。“区区一副对联算得了什么?别说一副对联,就算十副对联百幅对联在我面前都小菜一碟,尔等竖起耳朵给我听好了!”此刻,唐羽目光如炬,声如洪钟喝道:“我对地作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

《唐羽穿越成太子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听说了吗,陛下有旨,谁能对出此联,赏千金,封万户侯!”

“今日大楚帝国来势汹汹,这副对联已经被送到翰林学院,你猜怎么着,整个翰林学院无对!”

一道道嘈杂的声音响起,唐羽一脸疲倦的喝道:“瞎嚷嚷什么,能不能声音小点?”

“太子殿下,你醒了?”紧接着,一道羞涩的声音响起。

唐羽下意识低头一瞧,愕然发现自己身无一物,旁边还躺着一名绝色美人。

绝色美人粉黛不施,一双丹凤眼格外温柔,一张熟透了的玉容娇艳欲滴,尤其那身材前凸后翘,完美的S型,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尤物。

最主要的是,绝色美人性感的娇躯上竟然没有一丝遮羞物,不远处的床单上竟还有刺眼的落红。

“这...这是哪里?我不是在热带雨林激战吗?”盯着绝色美人,唐羽一脸惊愕道。

就在唐羽错愕之际,一份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唐羽脑海之中。

“唐羽,二十岁,大唐帝国帝王唐政第九子,因是嫡长子,自幼被立为当朝太子!”

“卧槽!我...我居然穿越了?”唐羽更加震惊。

他本是华夏战狼特种部队一名军医,不料执行任务途中特战队惨遭埋伏,在救人途中唐羽被敌方狙击手击中。

不料,他刚一睁眼,竟然穿越到大唐帝国成为了当朝太子。

而眼前这绝色女子名为萧玉淑,是唐皇专门请来教太子音律的老师,昨晚原太子唐羽醉酒之后竟强行把音律老师萧玉淑给推倒了。

萧玉淑不敢直视唐羽,她娇靥火红道:“殿下,今日大楚来犯,你...你还是抓紧时间前往金銮殿吧!”

“前往金銮殿?”唐羽一怔。

通过记忆,唐羽发现这片大陆跟华夏历史并不吻合,在这片大陆上,共有三大帝国四大皇朝,其中大楚帝国实力最强,大唐帝国在蛮荒之地,土地贫瘠,实力一直垫底。

近些年来,大楚不断侵犯大唐,导致大唐生灵涂炭,这次大楚帝国看中了大唐的扬州城,欲将通过比斗的方式不费一兵一卒拿下扬州城。

大唐以武立国,民风彪悍,教育程度低下,大楚使团刚出第一联,大唐朝野上下竟无人能对出此联。

穿越到大唐帝国,唐羽很快发现原本的太子唐羽纨绔成性,很不受唐皇待见,唐皇有意废除太子另立储君。

昨晚原太子醉酒之后更是睡了自己的音律老师,这要是让唐皇知道,唐皇定会雷霆大怒,自己这太子之位多半是保不住了。

知道这些,这唐羽哪能忍啊!

自己刚刚穿越过来,要是太子位被废了,以后自己还怎么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不行,我必须马上前往金銮殿!”唐羽狠狠揉了揉发皱的面颊。

如今自己太子之位不保,目前唐羽要做的就是尽快让唐皇对自己刮目相看。

至于对联,对于现在穿越过来的唐羽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唐羽本来就是文科生,唐诗宋词,样样精通,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为过。

提起裤子,在侍者带领下唐羽迅速来到了金銮殿前,便听到金銮殿内响起一阵阵讥笑声。

“堂堂大唐帝国,竟然对不出一个小小对联,真是天大的笑话!”

“唐皇,这仅仅是我们大楚帝国第一联,难道第一联你们都对不出吗?”

“区区一联就能把你们刁难住,大唐帝国的满朝文武都是饭桶吗?”

金銮殿中,在公主楚凝玉带领下,一群大楚使者趾高气扬,他们盯着大唐满朝文武很是不屑。

被大楚帝国等人嘲讽,大唐满朝文武义愤填膺。

唐皇唐政坐在龙椅上,他一张脸阴沉无比,唐政看向文官之首的徐世泽:“丞相!”

“请陛下恕罪,老朽无能!”丞相徐世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面上。

见状,唐皇满头黑线,他继续看向文学造诣最高的三皇子唐书恒道:“书恒!”

“抱歉父皇,孩儿无能!”三皇子唐书恒一脸惭愧道。

“区区一副对联都对不出,难道我大唐无人吗?”

听到唐书恒的回答,唐皇愤怒喝道,见到唐皇震怒,文武百官全都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唐皇,一炷香的时间就要到了,若是你们大唐连第一联都对不出,我看这场比斗也没必要进行了,至此以后,扬州城就是我大楚的地盘了!”大楚使团中,公主楚凝玉笑吟吟说道。

闻言,唐皇黑着脸看着文武百官喝道:“我大唐真的无人吗?”

“臣等无能!臣等无能啊!”

看到唐皇大怒,文武百官面露苦涩,他们齐刷刷跪在地面上,一个个头也不敢抬。

公主楚凝玉轻蔑一笑:“既然整个大唐都无对,那么唐皇,你是否愿赌服输?”

唐皇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大楚这次是有备而来,要是大唐不将扬州城割给大楚,大楚一定领兵来犯,大唐实力薄弱,倘若大楚出兵,大唐必然难以招架,一旦发生战乱,大唐恐怕丢的就不仅仅是一座扬州城了。

局势所迫,唐皇沉声道:“朕,愿赌服...”

“这联本太子来对!”

就在唐皇准备认输时,一道铿锵的声音响起,唐羽迈着沉稳的步伐踏入大殿。

“太子殿下能对?”

见到唐羽到来,满朝文武很是惊诧。

唐皇本就满腔怒火,听到唐羽这话,唐皇脸色冰冷。

他共有九子,九子之中除了唐羽之外,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唯独唐羽生性纨绔,常常花天酒地,没有一点储君之德。

要不是唐羽由皇后所生,是嫡长子,他早就把唐羽这个太子给废掉了。

“九弟,莫要胡闹,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你没有真才实学,大言不惭也不怕被人笑话!”见到唐羽到来,三皇子唐书恒立刻站出来呵斥。

随后,大皇子唐龙也站出道:“九弟,三弟说的没错,速速退下!”

“唉!”

满朝文武全都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们都不认为唐羽能对出此联。

看到这两道身影,唐羽知道,大唐九个皇子当中,最出众的就是大皇子唐龙跟三皇子唐书恒。

大皇子唐龙战威盖世,得到众多武将拥护;三皇子唐书恒自幼饱腹诗书满腹经纶,得到满朝文官支持。若是唐皇打算废太子另立储君,肯定是从唐龙跟唐书恒之间进行挑选。

“这真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放眼七国,谁不知道大唐太子风流成性,是个碌碌无为之辈!”

这时,大楚使团中,楚凝玉公主咯咯笑出声来。

唐羽看向楚凝玉,只见楚凝玉一袭鹅黄色长裙,凤冠霞帔,肌肤胜雪,婀娜多姿,一颦一簇之间更是携带万种风情。

盯着唐羽,楚凝玉笑的花枝乱颤:“唐羽殿下,大唐满朝文武都无人对此次联,唐羽殿下竟然说自己能对,难道就不怕把人大牙给笑掉吗?”

见到唐羽被楚凝玉挖苦,唐皇满脸失望,他根本不信自己这个最不争气的儿子能对出大楚的对联。

“公主说的没错!唐羽殿下,你真是快把人大牙给笑掉了!”大楚使团一片哄笑。

被众人讥讽,唐羽嘴角升起一抹冷笑。

此唐羽已经非彼唐羽了,在众人注视下他上前一步。

唐羽身躯笔直如剑,一股狂暴气势从他体内激荡而出,仿佛天地山河尽在他脚下。

“区区一副对联算得了什么?别说一副对联,就算十副对联百幅对联在我面前都小菜一碟,尔等竖起耳朵给我听好了!”

此刻,唐羽目光如炬,声如洪钟喝道:“我对地作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

什么!!!

地作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

这一刻,无论是大唐文武百官还是大楚使团众人看着唐羽眼神都如同见了鬼般惊骇。

一向不学无术的太子唐羽竟然对出来了?

金銮殿内,瞬间鸦雀无声。



“对的好!对的好啊!”

“陛下,太子殿下对的好工整啊!”

当大唐满朝文武回过神来,他们全都激动的大叫,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来自大楚的难题竟然被唐羽迎刃而解。

丞相徐世泽惊为天人道:“何止是工整,完全就是绝对,千古绝对啊!”

听到唐羽对了出来,坐在龙椅上的唐皇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唐皇暗自惊讶,自己一向最不争气的小儿子什么时候学会对对联了?

“羽儿,不错!”按捺住内心的惊讶,唐皇波澜不惊称赞道。

“多谢父皇!”

被唐皇称赞,唐羽对着唐皇鞠了一躬。

见到唐皇和颜悦色,唐羽内心窃喜,看样子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是对自己另眼相待了,只要接下来自己好好表现,稳住太子之位应该不是问题。

“这唐羽竟然对上了?不是都传大唐太子唐羽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物吗?”

“这...这不知道啊...”

唐羽对出下联,原本趾高气扬的一众大楚使团一个个如同吃了死苍蝇般浑身难受。

大楚公主楚凝玉盯着唐羽一双美眸充满惊异,她仔细打量唐羽一番,却见唐羽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玉树临风,除了样貌英俊点,其他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处。

来之前楚凝玉把大唐皇室基本了解了一下,她知道唐皇九子中文学造诣最高的是三皇子唐书恒。

刚刚对联出,三皇子唐书恒黯然失色,她以为这次拿下大唐扬州城已经十拿十稳,不曾料到冒出来唐羽这个变数。

下一刻,唐羽一脸戏谑看向楚凝玉道:“凝玉公主,我这下联如何?”

“不得不说,唐羽殿下跟传闻中并不一样,是本宫看走眼了!”

楚凝玉冷笑一声:“不过,唐羽殿下也不必得意,这场比斗三局两胜,刚才仅仅是我大楚第一联!”

“没错,你休要得意!”

楚凝玉言语落下,大楚一群使者盛气凌人大叫了起来。

唐羽一脸不屑道:“刚才本殿下已经说了,别说一联,就算十联百联对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出下一联吧!”

“好!好好好!今日本宫倒要看看唐羽殿下是何等大才!”

楚凝玉气的波涛起伏,在七国之中,她大楚帝国实力最强,尤其是她,更是楚皇最宠爱的公主,被唐羽不屑,楚凝玉气不打一处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楚凝玉沉声道:“诸位请听清楚,我大楚第二联是,孤树为木,木木林森木!”

“请出下联!”

“孤树为木,木木林森木?”

当楚凝玉说出下联,大唐文武百官全都皱起了眉头,集体陷入了沉思。

唐皇唐政坐在龙椅上看着陷入沉思的文武百官,他脸上充满了失望,大唐以武立国,黎明百姓都崇尚武道,人文教育这方面着实差强人意。

并且大楚有备而来,若是简单对联或许大唐还能对上,可大楚的每一幅对联都暗藏玄机,想要对出,并不容易。

唐皇下意识看向三皇子唐书恒,只见三皇子唐书恒脸色苍白,神态窘迫,被唐皇看着,唐书恒惭愧的低下了头。

“唐皇,按照约定,一炷香为限!要是一炷香内你们回答不上来,这场比斗你们可就输了!”楚凝玉扬起雪白脖颈傲然道。

“一炷香?”

闻言,唐羽嗤笑一声:“这倒不必!”

“哦?难道唐羽殿下已经想出下联了吗?”楚凝玉诧异道。

盯着楚凝玉一脸诧异,唐羽差点笑出了声,他还以为楚凝玉会出什么绝对,不曾料到竟是一个拆字联。

这副对联最为精髓的是后半句,两个木加在一起为林,两个林拆开,为两个木,不仅如此,后面还冒出来一个森字,森字拆开,就是三个木,对应孤树,而孤树本质正好为木。

此刻,不仅楚凝玉诧异,就连唐皇都面露惊容:“羽儿,难道你已经想出下联了?”

“回禀父皇,孩儿的确想出下联了!”唐羽笑道。

听到这话,金銮殿内满朝皆惊,刚才不少文人雅士相互进行交流,他们也发现了这是一个拆字联,看上去简单,但想要一下子对出来几乎不太可能。

楚凝玉神色轻蔑道:“唐羽殿下,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提醒你一下,这可是一副拆字联!在对联中,拆字联难度很高!”

“多谢凝玉公主提醒,这一点我自然知晓!”唐羽轻笑一声。

看到唐羽玩世不恭的模样,楚凝玉嗤之以鼻道:“哦?那我倒是要听听唐羽殿下高见!”

刹那间,朝堂内无数双目光齐刷刷聚集在唐羽身上,他们期待着唐羽下联。

“高见谈不上,只是区区一副拆字联,我唐羽信手拈来!”

在众人注视下,唐羽戏谑一笑:“我对三人是人,人人从众人!”

“妙!妙啊!”

伴随着唐羽说出下联,丞相徐世泽看向唐皇大叫道:“陛下,太子殿下这副下联着实妙啊!”

“三人是人,人人从众人?”

唐皇瞳孔一缩,他都忍不住想要拍案叫绝,盯着唐羽,唐皇只感觉自己有些陌生,这还是自己那个不学无术的小儿子吗?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唐羽居然又对出来了?这...这怎么可能?”

大楚使团众人听到唐羽下联,他们顿时炸开了锅,一群人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浓浓惊骇。

这次他们来到大唐进行比斗,每一幅对联都精心设计,在他们眼中,大唐文武百官能对出一联都很吃力,谁想到太子唐羽轻而易举就对上了两联,这远远出乎他们的预料。

楚凝玉精致玉容一片震撼,她刚刚还以为唐羽是在说笑,不料转眼间唐羽竟真的把第二联给对上来了。

盯着大楚使团众人难看的面色,唐羽戏谑道:“第二联了,你们不是还有第三联吗?快快说出,且看我一一对之!”

“嚣张!”

“狂妄!”

见到唐羽竟敢无视大楚使团,大楚一众使者齐齐大怒。

公主楚凝玉看向一名耄耋之年的老者,老者对着楚凝玉沉重的点了点头。

“唐羽殿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大楚这最后一联已经绝对了上百年!”楚凝玉玉容阴寒道。

唐羽有恃无恐,他浑然不怵道:“尽管放马过来!”

“哼!本宫就不信唐羽殿下还能对出我大楚最后一联!”

看着唐羽,楚凝玉一脸傲然道:“诸位请听好,我大楚最后一联是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请赐教!”



“凝玉公主,你们大楚欺人太甚!”

当楚凝玉说完,丞相徐世泽便愤怒喝道:“这幅上联由大楚前朝帝师张居正所作,并且已经绝对了一百多年,凝玉公主此刻拿出百年绝对,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

“徐丞相,你这话真是可笑!没错,这幅上联的确由我大楚前朝帝师所作,是绝对百年!可张居正是我大楚中人,这副上联自然源自我大楚,现在我把这副上联拿出,有何不可?”楚凝玉讥笑一声。

“无耻!大楚无耻啊!”

见到楚凝玉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大唐满朝文武全都气的七窍生烟。

楚凝玉没有任何不适,她扫视金銮殿内大唐文武百官道:“至今上百年,此联我大楚都无人能对,大唐诸位,对不上的话尽快认输,不要耽误我等时间!”

“就是,对不上的话赶紧认输吧!哈哈哈哈...”

大楚一群使者看到大唐文武百官义愤填膺的模样,他们全都讥笑了起来。

来之前他们为了防止变故发生,特地准备了前朝帝师张居正的百年绝对,在他们眼中,要是大唐众人能对得上来那才真的出了邪。

“唐羽殿下,任凭你饱读诗书,也甭想对出这副百年绝对!”楚凝玉成竹在胸说道。

扑哧!

听到楚凝玉这话,唐羽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到唐羽发笑,楚凝玉一脸不悦道:“唐羽殿下,你为何发笑?”

“我笑你大楚愚昧,这么简单的对联,上百年你们居然都对不出来?”唐羽捧腹大笑。

“什么?简单的对联?”

当唐羽言语落下,大唐文武百官无不一片震惊。

太子殿下竟然说大楚的百年绝对简单,这有没有搞错?

唐皇眼神一亮,他立刻问道:“羽儿,大楚这百年绝对你能对得上?”

“回禀父皇,孩儿能对!”唐羽目光灼灼说道。

“一派胡言!”

“唐羽殿下,这副上联百年绝对,我大楚人才辈出,上百年我们都不曾对得上来,老朽就不信你能对得上来!”

霎时间,大楚使团众人雷霆大怒,他们一个个脸色阴沉,看着唐羽眼神极其不善,他们根本不信唐羽能将大楚百年绝对破解。

公主楚凝玉嗤笑了一声,她玉容挂满戏谑,仿佛唐羽就是个跳梁小丑,只是在哗众取宠罢了。

在众人盯着,唐羽意气风发道:“尔等愚昧,并不代表我大唐愚昧!什么狗屁百年绝学,看我当场破解!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又...又对上来了?”

顷刻间,不仅是大唐帝国众人还是大楚帝国使团,全都陷入了浓浓震撼之中。

尤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公主楚凝玉,她震撼的张开了性感樱唇,简直可以塞进去好几个大鸡蛋。

“妙!真是妙啊!”

沉寂数秒后,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丞相徐世泽看向唐皇道:“陛下,真是绝了啊!大楚上百年的绝对竟然被太子殿下对了出来,这要是传出去,必然是一段文坛佳话!”

“不错!”大唐文武百官全都点了点头。

对出下联后,唐羽嘿嘿一笑:“凝玉公主,大楚的百年绝对就这?就这?”

“你...”

楚凝玉憋得俏脸涨红,她大楚在七国之中是第一强国,大楚不仅军队强,文坛也是当世第一,谁能想到,大楚的百年绝对竟然被唐羽这个废物太子回答了上来,这让楚凝玉一张脸彻底挂不住了。

随即,唐羽继续道:“凝玉公主,大楚三联我大唐已经全部破解,就你们还想夺走扬州城,痴人说梦,尔等请回吧!”

见到唐羽直接下了逐客令,楚凝玉一张脸逐渐铁青,她真没想到这次来到大唐竟会失利。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高兴地太早了?”这时,大楚使团中一名老者站了出来。

唐羽诧异道:“此话怎讲?”

“太子殿下虽然破解了我大楚三副对联,可你们大唐还并一联未出,要是我大楚能破解大唐三联,岂不是我们两国就打平了?”老者沉声说道。

楚凝玉一听,她美眸一闪道:“没错!你们大唐一联未出,说赢还为之尚早!万一打平了呢?唐羽殿下,请继续赐教!”

楚凝玉十分清楚,只要这场对局她们能打平,大楚想要夺走扬州城就还有余地。

“不服气是吧?行啊!我就出一联,要是你们大楚能对的出来,那我大唐就认输投降!”

看到楚凝玉贼心不死,唐羽直接喝道:“大楚诸位听好了,我的上联是烟锁池塘柳!”

“烟锁池塘柳?”

楚凝玉一听,她讥笑一声:“我还以为唐羽殿下会出什么千古绝对,这个简单!我对水淹沙土木!”

“凝玉公主,你还有一炷香时间,好好想想吧!”唐羽似笑非笑说道。

听到这话,楚凝玉蹙了蹙眉,难道自己对的不对?

就在楚凝玉狐疑之际,刚才开口的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脸骇然道:“公主殿下,不好,这是五行联!”

“什么?五行联?”楚凝玉一听,她顿时花容失色。

“这唐羽出的上联居然是五行联,这下子可难办了!”

大楚使团众人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惨白了起来。

唐皇费解看向徐世泽道:“丞相,何为五行联?”

“陛下,您可以将这五个字左边拆开!”徐世泽恭敬说道。

唐皇一脸震惊:“火金水土木,这是阴阳五行!”

“是的陛下,所谓五行联就是金木水火土,不必在意顺序,太子殿下这五个字左边拆开,正是火金水土木,对方想要回答上来,下联也必须按照这个顺序!不得不说,太子殿下这上联妙啊!比大楚的百年绝对强的太多了!”徐世泽一脸惊叹。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楚凝玉立刻看向大楚使团:“诸位,谁能对出下联?”

“公主殿下,自古以来,无数文坛大家都想开创一个五行联,却迟迟没有开出,如今这唐羽竟然说出了一个五行联,我等一时半会儿根本作不出下联啊!”

“是啊公主殿下,请恕我等无能,这唐羽无形中就成为了五行联的开创者,五行联我等真的无法应对!”

大楚使团众人脸色苍白,他们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仔细品味唐羽这五行联,他们越想越是觉得恐怖。

“凝玉公主,你们大楚不是第一强国吗?怎么连一个小小的五行联都对不上?”

盯着傻眼的大楚众人,唐羽戏谑说道:“就这还想跟我大唐打平手,简直贻笑大方!凝玉公主,若是对不上来,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什么!回家洗洗睡吧?

楚凝玉玉容阴沉,内心更是苍白无力,难道她们大楚兴师动众而来,因为一个唐羽注定要铩羽而归?

大好的局势,怎么会变成这样?



“凝玉公主,看来今日比斗是我大唐胜了!”唐皇缓缓开口。

楚凝玉轻咬贝齿,心有不甘,她扫视大楚使团众人,却见大楚使团众人都不敢跟她目光对视。

见状,楚凝玉知道,这次大楚想要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大唐扬州城定然没戏了。

顿了顿,楚凝玉沉声说道:“没想到唐羽殿下惊才绝艳,深藏不露!唐皇,我承认,今日比斗的确是我们大楚输了!”

“太好了!”

听到楚凝玉亲口承认输掉了比斗,金銮殿内文武百官全都欣喜若狂。

毕竟,扬州城是大唐边关要塞,若是丢掉了扬州城,大楚兴兵来犯,可以长驱直入,直捣京城。

忽然,楚凝玉冷笑一声:“唐皇,你们大唐仅仅是小胜一场,不足为道,试问唐皇敢不敢跟我大楚玩一把大的?”

“哦?玩一把大的?”唐皇面露惊诧之色。

“对!玩一把大的!”

楚凝玉郑重说道:“三日之后,我们两国再进行一场比斗!倘若我大楚输了,归还你们三年前丢失的荆州城,如果我们大楚赢了,你们大唐不仅要将扬州城割给我们,我们大楚还要你们大唐豫州城如何?”

“陛下,万万不可答应!”

当楚凝玉说完,丞相徐世泽一脸惊慌开口道。

“父皇,万万不能答应啊!”

紧接着,大皇子唐龙与三皇子唐书恒全部站了出来。

唐羽通过记忆得知,天下七国,唯有大楚跟大唐纷争不断,大楚有着一统七国的野心,因为大唐实力最弱,大楚想要率先征服大唐。

三年前大楚兴兵来犯,大唐举全国之力迎击,最终还是丢失了第一道防线荆州城。

大唐共有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荆州城,第二道防线是扬州城,第三道防线是豫州城。

如今大唐第一道防线已经丢失,要是大唐再丢掉扬州城跟豫州城,大楚想要拿下大唐只是时间长短的事。

唐皇坐在龙椅上面色阴沉,不怒自威,他哪里不知道大楚帝国的野心。

“羽儿,这件事你怎么看?”唐皇看向唐羽。

虽然他一向不喜欢这个儿子,但今日唐羽技惊四座压制了大楚的嚣张气焰,唐皇对唐羽很是刮目相看。

唐羽戏谑一笑:“回禀父皇,孩儿认为玩就玩,我大唐何惧之有?”

他明白大楚帝国想要统一天下,第一步就是拿软柿子捏,哪怕大唐不接受楚凝玉提出的比斗,大楚帝国要不了多久也会找个借口继续侵犯大唐,两国开战只是早晚的事。

并且,三年前大楚来犯大唐丢失了第一道防线荆州城,成为了全天下人的笑话,唐皇看似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憋着一肚子火。

大唐以武立国,却惨遭大楚多年打压,唐皇不想狠狠反击大楚那肯定是假的。

据唐羽所知,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是个胸有惊雷而面无平潮的主,唐皇之所以询问自己意见,主要是忌讳群臣反对,他现在就是找个借口跟大楚正面干一仗,所以唐羽就趁着唐皇的意思说了下去。

“三弟,你糊涂啊!”

大皇子唐龙黑着脸喝道:“你可知大楚有着百万精兵良将?当年大楚来犯,仅仅调动了三十万大军就击败了我大唐五十万精锐!虽然你今日侥幸赢了大楚,可万一接下来输了,我大唐丢掉的可不仅仅是最后两道防线,而是整个大唐根基!”

“三弟,我大唐不是大楚对手,你快退下吧!”三皇子唐书恒也开口喝道。

唐羽知道,大皇子唐龙跟三皇子唐书恒一武一文,两人把持朝政,是自己的死对头,日后自己想要登基执掌大权,第一件事就是铲除两人。

下一刻,唐羽嗤笑一声:“两位皇兄,我大唐一向尚武,不是缩头乌龟,对方都已拔刀,你们为何不敢亮剑?父皇,依我之见,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胡闹,父皇,九弟胡闹啊!”

唐龙唐书恒神色大变,他们看向唐羽全部满腔怒火。

“陛下,太子殿下太莽撞了,万一约战失败,我大唐无数子民又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啊!”

在唐龙唐书恒带领下,金銮殿内一众文武百官全都叫了出来,大楚太强,他们压根不敢与大楚发生正面冲突。

见到眼前这一幕,唐皇一张脸彻底黑了下来。

“我胡闹?哼!我看你们就是一群怯战的鼠辈!”

唐羽讥笑一声,他体内爆发出一股狂暴气势,盯着众人唐羽目光如炬道:“难道诸位就看不出大楚势必要夺取我大唐领土吗?所谓比斗,只是一个侵犯的借口!哪怕不答应大楚三日后的对决,难不成日后大楚就不会领兵来犯?”

“我大唐虽然在七国当中实力最弱,但我大唐不是软柿子!哪怕我大唐要灭国,可我相信,我大唐无数子民也会死在冲锋的路上,并非只知道一味地委曲求全!”

“父皇,孩儿,请战!!!”

当唐羽的话铿锵有力说出,文武百官皆惊,他们都没想到一向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太子殿下竟然如此有骨气。

大皇子唐龙跟三皇子唐书恒纷纷面色一变,显然此刻的唐羽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好!说得好!”

听完唐羽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论,唐皇起身道:“羽儿,你说的没错,哪怕失败,也要让大楚见识一下我大唐的风骨!凝玉公主,只要你能代表大楚意志,朕应战!”

“那好,唐皇,三日后,我们孰强孰弱再见分晓!”楚凝玉脸上布满轻蔑。

“等等!”

突然,唐羽走了出来。

楚凝玉一脸玩味道:“唐羽殿下,你还有何要事?”

“凝玉公主,虽然你大楚国势强盛,但你们赢了就想要我们两座城池,我们赢了却归还我们一座城池,这是不是多少有些不合适啊?”唐羽笑眯眯说道。

楚凝玉嗤笑一声:“不合适?不知唐羽殿下还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嘿嘿...”

唐羽来到楚凝玉面前,啪的一声,他右手猛然拍在了楚凝玉丰润的臀部上。

“你...”

身为楚皇最宠爱的公主,猝不及防之下被唐羽揩油,楚凝玉一双美眸瞬间瞪的滚圆。

只见唐羽坏笑一声:“凝玉公主国色天香,而我这正好缺一个暖床小妾,要是三日后我大唐胜了,凝玉公主就宣告天下嫁我为妾如何?”



嫁唐羽为妾?

此话一出,大楚公主楚凝玉雷霆大怒,为了成功拿下大唐两城楚凝玉含愤答应,此事一出天下哗然。

消息传到大楚帝国,楚皇怒发冲冠,并第一时间召集人手奔赴大唐,欲将三日后一雪前耻。

唐羽一巴掌拍在了楚凝玉丰润臀部上,大唐朝野震动,无数官员目瞪口呆,他们都知道这下子大唐跟大楚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唐皇为了迎接大楚三日后的反击,下令让文武百官选贤举能,整个大唐朝野都陷入了震动之中。

天下七国无数奇人异士听闻此事,立刻启程前往大唐京城,他们无比期待着两国三日后的朝堂对战。

一时间,波澜四起,风起云涌。

而身为罪魁祸首的唐羽则是没有一点负罪感离开了金銮殿,他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完全符合唐皇心意。

唐皇早就想跟大楚干一架了,三日后的朝堂对战大唐要是胜了还好,若是不胜,这便是两国开战的导火索。

......

“殿下,大事不好了!”

唐羽刚刚离开金銮殿没多久,一道靓丽身影便火速赶了过来。

仔细一瞧,来者正是自己的音律老师萧玉淑,她身穿皇家特供的菊纹丝绸上裳,水芙色纱带束着腰肢,经过昨晚一夜洗礼,萧玉淑一张精致玉容充满了成熟韵味。

盯着萧玉淑,唐羽一双眼眸逐渐呆滞,他重生到大唐,为了快速保住自己太子位,他刚刚火速前往金銮殿,倒是忽略了眼前这个绝代佳人。

被唐羽直勾勾看着,萧玉淑娇靥火红,她情不自禁回想起昨晚之事:“殿下,户部侍郎之子王修又来找太子妃了!”

“什么?”听到这话,唐羽这才回过神来。

通过记忆唐羽得知,太子妃名为宁婉儿,唐皇当年亲自将宁婉儿许配给自己。

殊不知,唐皇唐政本不是太子上位,而是发动一系列政变,弑兄杀弟这才荣登帝王宝座。

发动政变需要大量的钱跟物,当初宁家是京城第一大家族,财力富可敌国,为了得到宁家扶持,唐皇当年亲自承诺,只要自己登基上位,宁家千金便是当朝太子妃。

唐皇一诺千金,在两人成年那一日,他亲自为二人举办了婚礼。

只是在宁婉儿心中,她未来夫君必然是人中之龙,而非唐羽这种典型纨绔,两人成婚以来,宁婉儿对唐羽深恶痛绝,更是没有让唐羽碰过一根手指,近些时日,宁婉儿更是跟户部侍郎之子王修走得很近。

萧玉淑焦急说道:“殿下,妾身看的清清楚楚,王修真的又来找太子妃了!”

“混账,回东宫,随我去看看!”唐羽鼻子都快气冒烟了。

这宁婉儿身为太子妃,瞧不起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公然勾搭野男人,这是要明目张胆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原太子能忍,他唐羽重生到大唐绝不能忍。

此时此刻,东宫境内,王修正在跟太子妃宁婉儿花园漫步。

王修面如冠玉,一身白衣,他手拿纸折扇盯着眼前满园桃花道:“世人尽说桃花风流,却不明白她春天之后的寂寞。婉儿妹妹,我就像这桃花一样,对你日思夜寐,这份情愫可悲,可叹啊!”

“唉!”宁婉儿幽幽一叹,一脸愁容。

王修是户部侍郎之子,自幼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如今更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子,她对王修充满好感,不料在成年那天她忽然被家族许配给了太子唐羽。

说实话,要是唐羽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成为太子妃她倒也心甘情愿,不料太子唐羽风流成性,着实令她失望。

“可悲?可叹?王修你个王八蛋,竟敢来东宫调戏太子妃,真当我唐羽是空气吗?”就在这时,唐羽快速冲了过来。

“参见殿下!”

见到唐羽到来,众多侍卫侍女纷纷行礼。

看到唐羽,王修如同老鼠见了猫般惊慌失措道:“唐羽,你...你怎么回来了?”

“哼!我要是再不回来,我的头顶是不是要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唐羽一脸愠怒道。

王修生怕唐羽找事,他立刻躲在了宁婉儿身后,宁婉儿则一脸厌恶道:“唐羽,王修哥哥只是给我送一点宫外的点心罢了,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宁婉儿,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唐羽沉声喝道。

在呵斥的同时,唐羽也在打量宁婉儿,只见宁婉儿一双桃花眼,身着一袭雪白长裙,腰束玉带,精致锁骨如凝脂白玉,水润修长的秀腿十分吸睛,宁婉儿无疑是极其美艳的。

宁婉儿鄙夷道:“你知道又如何?跟王修哥哥比起来,唐羽,你真什么都不是!”

“婉儿妹妹说的没错,虽然你贵为东宫太子,但论才华你远不如我,当年要不是皇帝陛下亲自主办婚礼,婉儿妹妹早就嫁给我为妻了,像你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压根配不上婉儿妹妹!”王修躲在宁婉儿身后叫嚣道。

“我配不上,你躲在女人身后就配得上了?真是荒谬!”

唐羽被气乐了,他嗤笑一声道:“还有,谁说我不学无术?要不咱俩划出道来比划比划?”

“唐羽,就你还想跟王修哥哥比划比划,知道自取其辱四个字怎么写吗?”宁婉儿很是鄙夷。

王修则是幸灾乐祸道:“婉儿妹妹,既然太子殿下想要跟我比划比划,何不成全他?”

他知道唐羽不受唐皇喜欢,要是不出意外,要不了多久唐羽这个太子就要被唐皇给废了,并且他是三皇子唐书恒的人,有三皇子罩着,王修还真的不怕唐羽对他怎样。

“王修哥哥说得对,唐羽,既然你要比划,那就比划比划,我大唐以武立国,这样吧,那你们就各自做一首边塞诗论胜负吧!”宁婉儿低语道。

她对唐羽很没好感,唐羽要自取其辱,她不介意成全他。

唐羽嗤笑道:“好!边塞诗就边塞诗!”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身为现代人的唐羽早就立于不败之地。

王修轻蔑一笑,他摸了摸下巴,在地面上走了七步后,然后王修眼前一亮道:“有了!”

“这么快?”唐羽有些意外。

王修一脸戏谑道:“这是自然!可不是人人都像太子殿下一样废物!听好了!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荆城飞将在,不教楚马度荆山!”

这首诗大意是还是当年的明月跟边关,征人守边御敌离家万里未回还,倘若荆州城盖世大将军李广今还在,绝不会让荆州城沦落到大楚帝国手中。

如今,大唐第一道防线荆州城沦落到大楚手中,王修这首诗非常符合大唐如今的处境。

“妙,王修哥哥这首诗做的妙啊!”宁婉儿眼前一亮。

被宁婉儿夸赞,王修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看向唐羽挑衅道:“太子殿下还在犹豫什么?是不是被我七步成诗吓尿了裤子?要是太子殿下作不出来的话赶紧投降认输吧,哈哈哈哈...”



“我作不出来?真是狗眼看人低!”盯着肆意嚣张的王修,唐羽讥笑一声。

虽然这王修腹有才华,是京城第一才子,但唐羽来自现代,今日他就要用华夏五千年沉淀的文明狠狠回击王修身上这股上不了台面的儒气。

王修一听,他一脸怒容道:“太子殿下,你说谁狗眼看人低?若是太子殿下想要让人看得起,那就吟诗一首让大家点评点评!”

“王修哥哥说的没错,唐羽,不是我等瞧不起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宁婉儿玉容冰冷道。

花园内不少侍卫侍女满脸玩味,放眼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太子殿下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要是唐羽能作出诗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在众人轻蔑的眼神下,唐羽上前一步,他气势雄浑开口道:“《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当诗句一出,原本坐等看好戏的王修神色一变,花园内众多侍卫侍女全部身躯一震。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在众目睽睽之下,唐羽又走了两步,他声如洪钟,原本小觑唐羽的众人彻底震惊,整个花园内瞬间静的落针可闻。

唐羽昂首站立,气概豪迈,仿佛这一刻他已经化身千古名将,执掌百万雄师,为大唐打下千古基业,誓死守护大唐大好山河。

“荆州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首《满江红·怒发冲冠》,是宋代抗金将领岳飞的词作。此词上片抒写作者对家园沦陷的悲愤,对前功尽弃的痛惜,表达自己继续努力争取壮年立功的心愿;下片抒写作者对民族敌人的深仇大恨,对祖国统一的殷切愿望,对国家朝廷的赤胆忠心。

全词词调激昂,慷慨壮烈,显示出一种浩然正气和英雄气质,表现了报国立功的信心和乐观奋发的精神。

只不过,唐羽把诗中的靖康耻改成了荆州耻,更加符合大唐当前意境。

当这首满江红从唐羽全部说出,王修宁婉儿齐齐面色大变,一众侍卫侍女更是震撼的不知所言。

哪怕王修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子,当满江红出,两者之间,已经高下立判。

盯着一脸惊愕的王修,唐羽冷笑道:“此诗如何?”

“我七步成诗,你居然能三步成诗?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王修脸色瞬间惨白。

宁婉儿不可思议的捂住了性感红唇,她怎么也没料到唐羽竟然作出了如此慷慨激昂的诗句。

一旁音律老师萧玉淑一张玉容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她盯着唐羽目光逐渐痴迷。

这...这真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太子殿下吗?

看到王修惨白的面色,唐羽内心讥笑不已,在华夏历史上,岳飞的满江红乃边塞诗精品中的精品,就算王修学富五车,也不可能作出胜过满江红的边塞作品。

下一刻,唐羽冷哼道:“老虎不发威,真当本太子是病猫?王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我三哥的人,未经我的允许,胆敢擅闯东宫,就算我三哥出面也保不了你!以后再敢擅闯东宫,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不赶紧给我滚!”

“你...你...”

被唐羽呵斥,王修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他真没想到竟然作诗他竟然栽在了唐羽手中,此刻再被唐羽驱逐,王修悲愤欲绝。

“还不滚是吗?”唐羽脸色一黑走向王修。

见到唐羽朝着自己走来,王修大惊失色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

盯着一脸欠揍的王修,唐羽直接一拳轰在了王修脸上,王修猝不及防被唐羽轰中,他嗷的一声倒在了地面上。

“王修哥哥!”宁婉儿色变。

宁婉儿不开口还好,她一开口唐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下一秒唐羽不顾太子形象对着王修便是一顿猛踹。

被唐羽暴揍,王修勃然大怒道:“唐羽,你身为当朝太子竟不顾形象对我出手,我要面见陛下弹劾你!”

“弹劾我?”

唐羽一听,他一脸鄙夷道:“你擅闯东宫调戏太子妃,这可是死罪!这要是让我父皇知道,我敢保证,不出今晚,你必将人头落地!”

“你...”一脸悲愤的王修顿时被震慑住了。

唐羽说的没错,今日他未经唐羽允许,擅自来到东宫来找宁婉儿,这要是让唐皇知道,唐皇一旦震怒,这必然是死罪,哪怕他身后三皇子出面,也将无济于事。

唐羽不屑道:“就你这种斯文败类还敢恐吓本太子,看本太子如何收拾你!”

说着,唐羽继续对着王修猛踹,王修一张脸很快就被唐羽揍成了猪头,他整个人宛若死狗瘫软在地面上痛苦哀鸣。

“来人,把他给我扔出去!”收拾完王修,唐羽开口喝道。

“是,殿下!”

两名侍卫上前,将王修如同垃圾般丢出了东宫。

随后,唐羽看向容貌倾城的宁婉儿邪魅一笑。

“你想做什...”

还未等宁婉儿说完,唐羽一个箭步将宁婉儿盈盈娇躯抱了起来。

肌肤相亲,宁婉儿整个人都懵了,她万万没想到唐羽竟敢大白天对她动手。

盯着秀色可餐的宁婉儿,唐羽坏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下子你该服了吧?”

“我...我不服!”宁婉儿俏脸一片红霞她倔强说道。

唐羽脸上坏笑更盛:“不服?没关系,既然不服,那今日本太子就将你睡服!”

什么!睡服?

“你...你敢!”

听到这话,宁婉儿一张脸羞的快要滴出水来。

嗅着宁婉儿身上淡淡的体香,唐羽坏笑道:“我乃东宫太子,有何不敢?你身为太子妃,竟敢私下幽会王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我今日怎么惩治你!”

宁婉儿是大家闺秀,倾城绝色,唐羽要是不想将其推倒那肯定是假的。

说完,唐羽抱着宁婉儿直接朝着寝宫走去。

“你...你...”

见到唐羽如此霸道,感受着唐羽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男子气息,宁婉儿一脸羞涩的软在了唐羽怀中,她哪里不知道唐羽口中的惩治是什么意思。

盯着唐羽抱着宁婉儿朝着寝宫走去,一旁的萧玉淑玉容上充满了苦涩,她是名门之后,今年二十六岁便被誉为大唐音律第一人,昨晚她被醉酒的唐羽推倒在床,她对未来没有憧憬那肯定是假的。

如今看到唐羽抱着太子妃离开,萧玉淑内心很不是滋味。

“萧老师,抱歉,昨夜无意冒犯!”

突然,唐羽扭头。

“殿下,妾身没事!”萧玉淑渐渐红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唐羽无奈的挠了挠头道:“萧老师,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现在我要惩治宁婉儿这个妖精,那个,要...要不我们回寝宫一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