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

优秀文集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

叶小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的小说,是作者“叶小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宁以夏陆司霆,内容详情为:“超级名模不慎落水受伤住院……”她星眸凝滞,这才给他的助理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和她想的一样,他果然还是去了她身边。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抛弃,她已经心灰意冷,正好遇到了同样被鸽的他……他:“不如,我们拼个婚?”拼婚就拼婚,嫁谁不是嫁,何必在同一棵树上吊死?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闪婚老公竟是她公司上司……他:“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影响彼此的工作。”她:“好。”可后来,他红着眼,问她为什么不戴钻戒。她:“???”他不是说不想公开关系吗?...

主角:宁以夏陆司霆   更新:2024-06-11 2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以夏陆司霆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由网络作家“叶小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的小说,是作者“叶小宁”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宁以夏陆司霆,内容详情为:“超级名模不慎落水受伤住院……”她星眸凝滞,这才给他的助理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和她想的一样,他果然还是去了她身边。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抛弃,她已经心灰意冷,正好遇到了同样被鸽的他……他:“不如,我们拼个婚?”拼婚就拼婚,嫁谁不是嫁,何必在同一棵树上吊死?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闪婚老公竟是她公司上司……他:“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影响彼此的工作。”她:“好。”可后来,他红着眼,问她为什么不戴钻戒。她:“???”他不是说不想公开关系吗?...

《优秀文集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彩片段


沐菁菁瘪了瘪嘴,这才看向宁以夏,“以夏,这是我哥,陆司霆,他跟我爸姓,我跟我妈姓,哥,这是宁以夏……”

沐菁菁装模作样的介绍。

“你们是兄妹……”

宁以夏心里的疑惑得到解答,但是依然控制不住惊讶。

“是啊,很惊讶是吧?不止你一个人这样的,我们真的是亲兄妹。”

沐菁菁说道。

陆司霆跟沐菁菁长相上,并不太像,沐菁菁的长相更随沐家那边,而陆司霆则是综合了陆西南跟沐长宁这对俊男美女所有的优点。

“哦,你好,陆先生。”

宁以夏装作不认识,跟陆司霆打了一声招呼。

陆司霆那幽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她,宁以夏心里怔了一下,看样子,他也是隐瞒跟她结婚的事实,她配合就是了,至于他什么告诉沐菁菁,那是他的事情了。

陆司霆也不打算拆穿,看看她还能怎么发挥?

“以夏,你怎么这么早?你们公司上班很早吗?”

沐菁菁不动声色的打量这两人,察觉到两人的微妙,当下开口。

“没有,公司九点打卡,早点出门不拥挤。”

“那还很早啊,还没用早餐吧?反正公司也不是很远,一起喝个早茶吧?就在前面有家茶楼……”

宁以夏连忙道,“不用了,我前面面包店买就可以了。”

担心待久了会尴尬露馅,宁以夏立刻开口道。

“面包店有啥好吃的?就这么说定了,一起喝早茶吧!”

沐菁菁不由分说地下了决定,眼角的余光瞥了陆司霆一眼,邀功似的,就是这两人恐怕演得挺辛苦了!

“前面茶楼停。”

陆司霆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便低沉的开口。

前面不远处两个地铁站之后就是一家高级茶餐厅,是一家老店,距离陆氏集团也就是四个地铁站的距离,很近。

三人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餐桌坐下,沐菁菁很殷勤地问宁以夏口味点餐。

点好了餐,沐菁菁就去了洗手间。

座位上顿时就剩下陆司霆跟宁以夏两人。

陆司霆闲适地靠着椅背,沉寂幽深的眼眸正淡然地望着玻璃窗外,慵懒矜贵,精致俊美的五官令人看着都觉得是一场视觉盛宴。

不可否认对面的男人是矜贵优雅的,但是即便两人如今是夫妻关系,他也出手帮过她好几回,宁以夏也依然感觉到男人的清冷疏离。

当然,这也是正常,毕竟他们之间并不熟悉,他出手帮忙,也不过是顾及他们突然转变的身份罢了。

宁以夏内心对他都是感激的,一直以来她都习惯了单打独斗,这几天,她在他这里倒是得到一丝保护,不管出自、任何原因,这是事实。

似乎察觉到女人的视线,陆司霆偏过视线看她。

视线瞬间被捕捉,宁以夏有些尴尬,只得低下眼帘喝了口茶。

男人目光沉寂,淡漠的薄唇轻抿,好一会儿,才低沉地开口,“菁菁性子直率,惊扰了你。”

宁以夏摇了摇头,“没有,她是一个真诚热情的女孩,我很喜欢她。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兄妹。”

陆司霆如墨般的眼眸流光淡淡,“不像?”

“嗯,不过,你们兄妹俩都是盛世美颜,美得很纯粹。”

宁以夏这话说得很坦然,没有任何的恭维。

陆司霆没少听过别人赞叹他那张脸,不过像她这样单纯坦率的,倒是头一个。

“你是第一次这么赞美别人?”

陆司霆的声音里充斥着笃定。

宁以夏秀眉一扬,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这本连载中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现代言情、豪门总裁、HE、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HE、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86章 终曲(二),已经写了780754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HE、 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HE、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熬了一晚上把它看完,好看[赞]

遣词用句特别不像现代人会使用的风格。改一改就可以变成宅斗文了[捂脸]感觉所有人物思想都活在清朝。下属跟奴才一样。感觉平等尊重都被吃了。

作者文笔非常好也很精彩

热门章节

第104章 宁小姐这是要管我了吗?

第105章 她是极好的

第106章 搬过去与我同住吧

第107章 让她过得好,是他的责任

第108章 倒打一耙

作品试读


“想来,也没几个人比宁小姐更让人惊艳。”

这……

听着,宁以夏洁白的脸上顿时染上一丝绯色,不免有些尴尬起来,这男人这夸人的技术,也太……

“昨天的事,能解决好吗?”

陆司霆也没有为难她,淡淡地开口问道。

宁以夏这才想起来昨天宴会上的一幕幕,包括后面从沐菁菁口中知道顾子言和林沫沫他们那些出丑的事情……

还有她手机里有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宁德远顾子言他们打过来的。

“可以。”

好一会儿,宁以夏才这么应了一声。

总归是要解决的,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

这时候服务员把点心端了上来,宁以夏的手机震了一下,有微信发过来,打开一看——是好友孟夕瑶发过来的消息。

「以夏,昨晚顾子言跟林沫沫又作妖了?丑闻都上热搜了,可真行!他们是不是找你麻烦了?你说顾子言要是知道你结婚了,会不会很打脸?」

宁以夏看着手机,秀眉轻蹙,心底也是感概万分。

她早上起来当然也看到那些热搜话题的,林沫沫跟陈晓蕊被丢到宴会大厅丢人的那一幕,瞒不了众人,大清早就有她们出丑的照片出现在网上。

好一会儿,宁以夏才回复。

「但愿我不用承受一场风暴才好。」

孟夕瑶跟宁以夏很要好,宁以夏结婚的消息,她是知情人之一。

孟夕瑶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过来。

「管它什么风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看他们吃瘪,感觉挺爽的。不知道出手的人是谁,我真想好好感谢一下这位能人!」

能人?

宁以夏下意识抬起眼帘,看了看前面这位,回复。

「是我那位名义上的老公。」

「啊?什么情况?你这位神秘的老公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大家认识一下?」

孟夕瑶的好奇心被激起了。

「再说吧,别忘了我们隐婚的状态。」

孟夕瑶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我远远看一眼总行吧?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啥公司……」

孟夕瑶发了一大堆问题过来,看得宁以夏都感到脑袋瓜子疼。

于是也没有再回复,收起手机,对面的男人将自己面前的甜点推到她跟前。

沐菁菁点的都是女孩子喜欢的甜品。

正是宁以夏喜欢的抹茶慕斯。

“吃吧,不必等她。”

宁以夏想了想,便也不客气地执起勺子……

“对了,陆先生,你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还有你的手机……这样吧,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方便点。”

她办公室还有备用钥匙的,索性给他一串钥匙,这样也方便些。

话音落下,她便掏了一串钥匙递给陆司霆。

陆司霆幽邃的目光落在她依然贴着创口贴的手上,边角似乎微微沁着血丝。

“小心伤口。既然已经结婚,便没有分居的道理,打算什么时候搬?”

陆司霆语气温温凉凉,也听不出什么情绪,伸手接过钥匙。

“没事了,已经好得差不多。等过了这一两周吧,我刚升职,事情挺多,这里距离公司近些,方便加班。”

陆司霆哂笑,“你的上司这么拼命压榨你们的劳动力?”

宁以夏连忙摇头。

“那倒没有,我们公司福利待遇很好,也很人性化,只是我自己临时事情堆在一起,有些忙。对了,陆先生,如果可以,后面我想带你见一下我爷爷……”

当初冲动之下直接跟他领证的初衷,除了因为顾子言的爽约之外,也是因为老爷子。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深夜,S大医院。

霍启城废了很大的劲,才把宁以夏掌心的那些碎渣挑干净,清洗消毒上药,包扎好。

“有点严重,有可能会发炎,这两天要及时过来换药,吃点消炎药。小王,你带宁小姐去清洗一下手上的血渍。”

“是,霍主任……”

护士很快就走了过来,“宁小姐,请跟我来,我们清洗一下。”

宁以夏微微吸了口气,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陆司霆。

陆司霆缓缓起身,见她衣着单薄,随手撤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往她肩头披了去。

刚才出来得急,也顾不上穿。

浅淡的温度传来,一股温暖很快就笼罩而来。

宁以夏下意识地想拒绝,却被他摁住。

“去吧。”

低沉的语气不容抗拒。

宁以夏:……

后面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好跟着护士走了出去。

一旁的霍启城抱着胸,俊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将这一幕都看入眼中,待宁以夏消失在门外,他才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陆司霆,揶揄道——“别告诉我,她就是沈锐他们口中你的那位新上任的陆少夫人。”

陆司霆徐然往身后的椅背靠了去,低下眼帘,淡漠而干脆道,“是她。”

闻言,霍启城顿时挑眉,很是惊讶。

“还来真的啊?你这是看上这位宁小姐的颜值还是什么?长得确实挺漂亮,冷艳惊人。但我不记得,你是这样肤浅的人。”

“肤浅点没什么不好。”

陆司霆波澜不惊地应了这么一句,下意识地伸手往自己衣袋掏,摸了空,才想起来外套刚刚给了宁以夏,烟和手机都在里面……

“打住,这里是医院,注意点。”

霍启城笑道。

“看不出来,你还挺怜香惜玉。”

见他沉默,霍启城又说了这么一句。

“现在我配偶一栏上写她的名字,我不惜她,惜你?”

陆司霆的语气冷冷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不过是尽义务责任罢了!

霍启城耸了耸肩,摇头笑道,“我可不敢让你堂堂陆大少怜惜,只是,对你这么突然的情况,我们都有点吃不消,陆爷爷他们那边,你打算怎么交代?”

“结个婚而已。”

陆司霆似乎有些冷冽下来。

“那你,是真的打算跟她?不担心她底细?万一是个别有用心的心机女怎么办……”

也没听说过,他跟这个宁以夏熟悉的。

陆司霆微微皱眉,如墨的眼眸里凝聚着深沉,漫不经心道——“提结婚的人是我,不至于蠢到被一个女人拿捏。”

语气颇为的张狂不羁,压根没觉得自己会被一个女人影响。

霍启城挑了挑眉,笑道,“好吧,你陆大少当然不会轻易被拿捏,谁有那个胆子?不过,你打算拿她怎么办?真的带回去见爷爷奶奶,跟你爸妈亮明身份?”

“人都娶了,总不能把人当摆设。”

陆司霆没太多心思在这些情感上,他也不至于无能到担心一个小女人能对他有什么企图,图钱,图地位权利都无所谓,就怕图感情……

“看你这样子,似乎也不是完全是因为压力才做的选择,我是怕你一时冲动,那江颖婵确实……”

陆司霆冷笑了一声。

“她配?”

闻言,霍启城顿时颤了颤,连忙摇了摇头,“好像真不配……”

“结个婚,省去很多麻烦罢了。”

陆司霆真没觉得结个婚能需要多大的理由,如果结婚能让他清净点,让他们不再拼了命地想给他这里塞女人,他一点也介意来得干脆些。

左右不过是多养一个人罢了。

……

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接近午夜,风雨依旧,地面上湿漉漉的。

没一会儿,车子在南巷老街入口缓缓停下,阿易很快就下来开车门。

宁以夏撤下身上的外套还给他,“谢谢你,陆先生,今晚真是麻烦了,我……”

他没接,反而伸手给她重新披上。

“下车吧,送你进去。”

宁以夏想拒绝,可是对方也没等她做声,便下了车,手里打着一把大黑伞。

从老街入口到家门口,还需要走一段距离的,因为路灯线路有些年久失修,本就暗淡的灯光,在这风雨之夜,更显得沉寂昏暗。

她吸了口气,也只好跟着下车。

两人并肩走着,男人手中的雨伞大半举在她的头顶上方,她一点也没有淋到。

宁以夏不太习惯,没有人这样送她回家过,就算是跟顾子言最好的状态,他也只是送她到刚才的路口。

现在,一个谈不上熟悉的男人,却轻易做了这件事,她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她之前都是愚蠢的吗?

竟然都没有发现顾子言的冷漠?

对于林沫沫,顾子言却是关怀备至,为什么她以为两人有婚约,就真的能水到渠成呢?

“今晚真是麻烦你了,陆先生。”

看着湿漉的地面上渐渐移动的身影,宁以夏微微抬起目光看他,感激道。

陆司霆的视线落在她宁静的侧脸上,淡漠的唇线轻启,“你不必总是这么客气,宁小姐,我所做,都是应该的。”

宁以夏怔了怔,忽然意识到,眼前的男人虽然看似冷漠凉薄,但责任心却很强。

想到这里,宁以夏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有些叹息般开口道,“我没那么脆弱的,这些年习惯自己,所以有点不太习惯。”

“我也是第一次送。”

男人言简意赅。

宁以夏:……

没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家门口。

宁以夏掏出钥匙想开门,动作不太方便。

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手接了过来,很快就开了门。

她怔了怔,下意识往里面走,下一秒又转过头看他,正想问要不要再进去坐会儿。

而,陆司霆却收了伞,上前两步,微微弯腰,在一旁的鞋柜给她拿了一双干净的拖鞋。

“自己没问题?”

宁以夏点了点头,“不碍事的。”

“小心伤口,早点休息,有事给我电话。”

他看着她,目光很沉静。

宁以夏幽幽应着,“嗯,晚安,陆先生。”

他轻点头,便转身,往外头走了去。


不过是吃个饭,不过是换一身衣服,有什么艰难的?

本来还想趁这个酒会,把她推荐到曾文聪面前,要是能被看上,成了这门亲事,对他们宁家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而且,她也成了曾家的二太太,这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比她做一个小职员强吗?

曾家那样的豪门,有多少女人挤破头都进不去?

而她非但不领情,竟然还如此狭隘心思,让海晟受了这么大的影响,沫沫更是因为这次事情,错失良机!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简直是孽障!

看到宁德远震怒,林沫沫心里暗暗发笑,这次,她看宁以夏要怎么下台来!

“公关部已经尽量把热度镇压下去,沫沫你那边尽快把替身的消息放出去,至少要把你自己摘干净,另外,公司这阵子接到那个真人秀生活体验节目,沫沫你先接下来,利用同行的几个嘉宾,炒作一下……”

林涵不愧是娱乐圈混的,很快就及时处理。

林沫沫点头,“好,抱歉,爸爸妈妈,还让你们替我、操心,我不知道姐姐这么生气,不然,我就不会……”

“行了,不说这些了,就按你妈说的做。”

“嗯,放心吧,丽莎那边也及时做了处理,现在热搜已经下去了。对了,爸妈,这两天你们有没有空,子言说他有些事想找你们商量一下。”

林沫沫此话落下,林涵眼神一顿,似乎察觉到什么,当下看向宁德远。

宁德远一愣,看到林沫沫脸上洋溢的淡淡羞红,心里便有数了。

他并不会替宁以夏失去这门亲事感到可惜,宁以夏名声狼藉,当初进了局子,要不是老爷子力保,她恐怕都收不了场!

顾家虽然不好说什么,但是私下颇有微词,早就不属意她做他们顾家的儿媳了,而且顾子言一直也没有对宁以夏上心,倒是更加体贴沫沫。

这样也好,沫沫嫁过去,不仅保持住顾家这门亲事,还能对海晟的发展更有利,至于宁以夏,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而已!

宁德远当然知道怎么取舍!

“好,找个机会,双方的长辈见个面,吃个饭吧。”

宁德远说道。

林沫沫乖巧地点了点头,“希望顾伯父他们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生气才好,子言伤得不轻,为了顾全姐姐,也不敢住院,还瞒着伯父伯母他们,但徐辉刚刚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他们了……”

林沫沫此话落下,宁德远立刻满脸阴云,冷声道——“小涵,傍晚的聚餐推了吧,你跟我过去看看那个孽障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林涵眸光闪烁了一下,然后点头,“行吧,你别总是孽障孽障的叫,到底是自己的孩子,不要太过了。”

“你倒是替她说话,她却是半点没把你放在眼里。”

宁德远沉声道。

“我只是尽本分,至于她什么态度,那是她的自由了。”

林涵真不愧是一杯顶级老绿茶,连林沫沫都要佩服自己母亲的演技了。

……

宁以夏是深夜十点多才回家,身上带着轻微的酒气。

陪客户应酬,推辞不了,喝了一杯。

但是,比起之前在恒瑞好很多了。

当初,为了业务,她都喝到胃受不了进医院,可是顾子言却带着林沫沫到处参加宴会,见证所谓的辉煌时刻。

现在想起来,也真是怪自己蠢,轻易相信以为自己这样付出,顾子言就能看得见,不会辜负她。


林沫沫下意识转头,只见一道道黑色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正是一排整齐走过来的,端着酒水的礼仪小姐!

让人震惊的是,礼仪小姐身上的礼服竟然跟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礼仪小姐的造型,跟她几乎一致!

就连首饰配饰,都差不多!

这个时候,能进来做礼仪小姐的,模样当然是有保证的,都是清一色的美女。

甚至听说这些礼仪小姐那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再搭配着一样的礼服,一样的造型,不管是身材还是气质,跟林沫沫比,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林沫沫再想出挑,在这么多人当众,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再仔细看看那些礼仪小姐,对比之下,比林沫沫那张脸好看的,随手抓就能抓出来好几个,毕竟林沫沫充其量也就是长相甜美可人!

比起宁以夏那种冷艳惊人的高级脸令人印象深刻,这林沫沫的颜值还真不能太扛打。

所以刚才就直接被人当成服务员了。

林沫沫瞬间脸色苍白,整个人几乎霎那间就黯然失色。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林沫沫不敢相信!

她身上的礼服可是最新款高定版的,而且还价格不菲,重要的是,从宁以夏身上扒下来的,那店员都说只有一件!

为什么这些礼仪小姐身上竟然穿着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礼服?

还有几乎一模一样的造型!

这是什么情况?

撞衫不尴尬,谁丑谁尴尬!

林沫沫就想尖叫!

她还想艳压全场,一鸣惊人的,她等下还要登台表演的!

现在要她怎么办?

现在买另一件也都来不及了,更不用说,适合的礼服也不容易挑。

顾子言也发现了这一点,下意识地看向林沫沫,眉头不可抑制地皱了皱。

“子言哥哥……我……”

林沫沫仰起头,一脸的委屈,楚楚可怜的样子,又让顾子言有些心疼,想了想,他干脆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林沫沫的肩头。

林沫沫一怔,苍白的小脸上挤出温柔的微笑,“谢谢你,子言哥哥。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守护我……”

“没事,有我在。”

顾子言轻声安慰道。

“那我等下登台表演怎么办?”

林沫沫有些焦急。

顾子言顿了顿,目光从一旁的陈晓蕊身上扫过,开口道,“不然,暂时让你跟晓蕊换过来。”

这个时候准备新的肯定已经来不及了。

听着,陈晓蕊僵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异色!

她不想换,她不要跟礼仪小姐撞衫,精心准备的礼服,等下还想去认识一些年轻才俊,富家公子呢!

要是跟林沫沫换了,别人把她当服务员怎么办?

顾子言的建议,让林沫沫眼睛一亮,但是她很快也捕捉到陈晓蕊眼里的挣扎,当下道,“这不太好吧,晓蕊跟我一起来的,而且,我们的身高有些差距,我跟姐姐都比较高些……”

林沫沫这话落下,陈晓蕊顿时心神领会,当下开口——“这还不简单,让宁以夏换给你就是了!反正你们身材差不多,而且,沫沫你这次是为了海晟传媒,宁以夏她不会那么不识大体吧?”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林沫沫犹豫道。

“有什么不好的?海晟传媒才是大事,她必须以大局为重!我去找她!让她去更衣室跟你换!”

陈晓蕊说着,便朝宁以夏那一圈挤了去。

林沫沫瞧着,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但是面上却一副担忧,看着顾子言——“子言哥哥,姐姐她一定会理解的,对不对?”

顾子言见她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一软,安慰道,“嗯,她应该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

林沫沫温柔地点头,“我想也是这样的。”

……

陈晓蕊在洗手间找到了宁以夏。

“宁以夏,你马上去一趟更衣间!”

宁以夏冷冷盯着她,凌厉的眼神让陈晓蕊当下一怔,甚至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你是什么东西?在命令我?”

宁以夏微微压低身子,有些俯身盯紧她,冷冽的声音传入耳中。

陈晓蕊禁不住轻颤了一下,暗自咬了咬牙,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沫沫找你有事!她等下要登台表演,你把身上的礼服脱下来跟她换,表哥也在等着,你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还不会顾全大局吧……”

闻言,宁以夏眼色一冷,想起刚才的礼仪小姐,顿时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又想拉她出来牺牲了?

还真是,赖她赖上瘾了!

见到宁以夏沉默,还以为宁以夏被压制下来了,陈晓蕊立马就找回信心了,有些盛气凌人地盯着宁以夏——“不然,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海晟传媒,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以夏看傻子一般瞥了她一眼,懒得理会,转身就走出洗手间。

可是,林沫沫就等在外面!

“姐姐,这个宴会对我很重要。等下登台表演对海晟也至关重要,你把身上的衣服跟我交换一下,好不好?我愿意用十倍的价钱跟你换,甚至补偿你十套,可以吗?”

林沫沫柔弱的脸上染着无奈。

“海晟最近的情况不太好,爸妈都愁得白了头发,奶奶过些天也要回来了。她要是知道海晟出了状况,还因为我们这次的矛盾受到影响,一定会受不了的。”

“奶奶身体不好的,你也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支撑着海晟也很辛苦,我希望姐姐也能体谅我,我有不好的地方,你也能原谅我,好不好……”

这个戏精!

“姐姐……我只是希望姐姐能以大局为重,放下恩怨,你要我怎么补偿你都行,不要闹了,好吗……”

林沫沫说得,眼眸里沁出些许的泪光,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够了!宁以夏,不过是一套礼服而已,你脱下来给沫沫又能怎么样?沫沫都这么求你,你还想怎么样?”

顾子言终于看不下去,心疼林沫沫掉眼泪。

这么一声低喝声,把宁以夏都逼得后退了几步,到一旁的角落里。

宁以夏定定看着眼前顾子言,心里都在发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