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复仇冷妻不好惹

复仇冷妻不好惹

萤火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灵犀原本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一夜之间,慕家破产,父亲被害入狱,母亲郁结身亡,她从云端上跌落凡尘,人人都想踩上一脚。最是狼狈无助时,沈司衡出现了。他是手握重权的霸总,却向来喜欢看戏,尤其喜欢看慕灵犀在泥土里挣扎,兴致上来了,他还会伸手帮她一把。她从不相信什么举手之劳,像沈司衡这样的男人,帮她一定是有所图谋!

主角:慕灵犀,沈司衡   更新:2022-07-15 2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灵犀,沈司衡 的女频言情小说《复仇冷妻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萤火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灵犀原本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一夜之间,慕家破产,父亲被害入狱,母亲郁结身亡,她从云端上跌落凡尘,人人都想踩上一脚。最是狼狈无助时,沈司衡出现了。他是手握重权的霸总,却向来喜欢看戏,尤其喜欢看慕灵犀在泥土里挣扎,兴致上来了,他还会伸手帮她一把。她从不相信什么举手之劳,像沈司衡这样的男人,帮她一定是有所图谋!

《复仇冷妻不好惹》精彩片段

深夜,菲尼斯会所,繁城最大的消金窟。这个点正是最好的时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慕灵犀站在一楼大厅环顾一周,她第一次来这样地方,复杂的结构让她根本找不到桑亦景所在的A-213包厢。

身旁走过一位女服务员,慕灵犀上前询问:“不好意思,请问A-213包厢怎么走?”

女服务员扭头瞥她一眼,鄙夷肉眼可见:“小姐,我们这里是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是不准许入内的。”

“看这是谁?不是我们的慕大小姐吗?怎么,要来这里工作了?”

慕家原本就是繁城四大家之一,因此慕灵犀被人认识毫不意外。她并不理会吵人的声音,只是紧盯着服务员:“麻烦了,桑先生还在等我。”

服务员再看看慕灵犀,像她这样的条件被桑亦景等倒也有说服力,万一真是客人点的等急了可不好收场:“你跟我来吧。”

门打开,慕灵犀一眼就看到身材野性十足的桑亦景半躺在沙发正中央。

桑亦景也注意到慕灵犀,他一挥手,周围的人便都识趣地出去,看着慕灵犀心领神会。

“慕大小姐居然屈尊降贵来找我,可真让我受宠若惊。”

慕灵犀走到他身侧坐下,见他伸手去够桌上的玻璃杯,便自己端起来递过去。

桑亦景一手攥住她的手腕直接递到自己嘴边,却没有就着喝酒,反而在她手背上蹭了蹭:“慕大小姐有事不妨直说。”

慕灵犀强行忽略手背上的不适:“家父的事想必桑先生也知道,我听说桑先生和单会长马行长交情匪浅……我想要证据!”

话音刚落,慕灵犀的头发突然被拉住往后扯,她不得不仰起脸,看着桑亦景凑近:“慕大小姐的意思我明白,这也确实算不上什么难事。只是慕小姐,你拿什么交换呢?”

慕灵犀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桑先生想要什么……啊……”

整个后背撞在桌子棱角上,慕灵犀痛到咧嘴,立刻想要站起来,身旁有两人直接将她按在地上,慕灵犀站不稳的身体被迫跪在桑亦景面前,她赶紧用一只手撑在桑亦景膝盖上才勉强稳住平衡。

慕灵犀只觉得屈辱,看着桑亦景打开双腿,自己刚好能嵌在中间。

“慕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意思不言而喻。

可有什么能比爸爸的命更重要?慕灵犀注视着桑亦景的眼睛,不过就是一层膜。闭上眼睛孤注一掷,颤抖着伸手去够他腰间的皮带。

这时却听到“咔哒”一声响,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抱歉,没打扰到你们吧?”清冽的声音响起,和菲尼斯的整体氛围格格不入。

慕灵犀侧脸去看门口的人,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需要微微俯身,一身裁剪精致的黑西装衬得本人肤色更加白皙,每一颗纽扣都扣得整整齐齐,一副金丝眼镜和整套搭配相得益彰。

这身衣着装扮和他精致的五官完美贴合,这样一个人无论出现在哪里,都绝对是、也只能是唯一的焦点。

沈司衡?慕灵犀心头震动,他怎么来了?


慕灵犀看着他闲庭信步般走到桑亦景身边坐下,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桑亦景的低气压,温和地看着自己,一脸关切地询问:“慕小姐怎么摔了?”

说着伸出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小臂,稍一用力把自己扶起来,伸出的双腿也收起来给她让出空间。

慕灵犀借着沈司衡的搀扶站起身,在他们旁边的小沙发坐下。

“什么风把沈大少您给吹到我这儿了?我可真是荣幸。”语气虽然不客气,但桑亦景还是坐直了身体,收起了本来吊儿郎当的一副样子。

“我看到慕小姐进来,就想和熟人打个招呼。”沈司衡一脸惋惜,“慕先生被污蔑入狱的消息我也听说了,刚好我这里有些线索。”

慕灵犀见沈司衡突然扭头看着自己,眼神真诚:“慕小姐来也确实在为这件事奔波吧?”

态度和煦双目清明,却没来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但这种感觉也只是瞬间,慕灵犀语气平静地应他:“没错。”

如果沈司衡真的那么好心愿意帮忙,那么解决父亲的事实在易如反掌。根本用不着低三下四地求桑亦景,可是……

和桑家不同的是,不到万不得已,慕灵犀实在不想招惹沈家。更何况,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

“沈大少爷为人正直又热心,实在让我佩服啊!”桑亦景不咸不淡地拍拍手,“只不过慕小姐已经找上我了,我也答应帮她,这事您就不用太费心了。”

沈司衡笑笑:“亦景最近不是在忙市里工程招标吗?怕是不太方便吧,毕竟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可不少。”

慕灵犀看他们面上和和气气,实则静水流深暗潮汹涌,桑亦景看着沈司衡沉默片刻,没再接腔。如果沈司衡插手的话,那么任他什么招标也要黄了。

她有些着急,正如她猜不透沈司衡到底要做什么,明明往日从无交集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对自己的事情横加干预。

而桑亦景方才说了答应帮她,那她只需要和桑亦景对接后面的事就行了。

“慕小姐……”

慕灵犀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沈司衡的话,本想挂断,铃声却锲而不舍,她只好接通妈妈的电话。

“妈,怎么……”

“小姐,你快回来!夫人不行了……”

汪妈带着哭腔的声音还在继续,慕灵犀耳朵里却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眼泪瞬间涌出如泉,她夺门而出,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等慕灵犀处理好母亲的后事,距离父亲开庭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月。

没有时间再给慕灵犀用来犹豫伤心,她来到桑家的办公大楼,但得到的消息却让她惊讶,桑亦景告诉她,就在昨天,沈司衡把案件的所有资料都要走了。

慕灵犀攥紧双拳,立刻打车赶往广元大厦。

一路上,慕灵犀都在努力回忆自己什么时候和沈司衡有过交集,然而却毫无印象。

她对沈司衡所有的印象都来自报纸、杂志、电视,而不管在哪个平台,沈司衡都堪称繁城模范,全国道德标兵,一直受到各类主流媒体的赞誉。

沈家能成为国内最古老、最有权势的家族,自然背景强大底蕴深厚。像慕家这样的纯商人之家,即使再富有,和沈家也是隔着一层不可跨越的屏障。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帮自己?真就是骨子里的正义感?

慕灵犀嗤笑一声,只觉得无比头疼。

仿佛早就断定慕灵犀一定会来,前台小姐在听到慕灵犀自报身份之后就直接让工作人员带她到电梯口,把人送到顶层沈司衡办公室门前。

慕灵犀刚要按响门铃,恰好碰到秘书出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对方笑着打招呼:“慕小姐,老板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说完侧身让出一条道让慕灵犀进去,走的时候又带上门。

沈司衡正在翻看资料,听到慕灵犀进来抬起头,脸上笑容如沐春风:“慕小姐,你要的东西就在桌上,都整理好了。”

慕灵犀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几个牛皮纸袋整整齐齐堆放在那儿,她走过去拆开看,所需要的证据的纸质资料全部在这儿了。

慕灵犀小心收好,看着沈司衡仍然在低头处理工作,也不绕弯子,直接问出疑惑:“沈先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们之前从无交集。”

沈司衡抬起头,往上推了一下略微下滑的眼镜:“怎么了,慕小姐不相信我?”

“慕家现在虽然落魄,但祖上在临州市还有一些祖宅地皮,位置……”

“慕小姐,沈家如果想要什么地皮的话,并不需要做交换。”沈司衡起身倒了杯茶递给慕灵犀,“维护正义不过是每个公民都该尽的义务罢了,不要多想,你该相信公平与朴素的道德观。”

慕灵犀直直望进他的眼底,“我更相信等价交换。”

沈司衡皱皱眉,他倚着桌子坐下,视线刚好和慕灵犀齐平:“那就难办了,如果慕小姐非要我收点什么东西才放心的话,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答应。只是,慕小姐现在能给我什么呢?”

“我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只有慕家祖上留下的地皮。”

“嗯……这个我确实不需要。”沈司衡神情颇有些为难,站起来凑近慕灵犀,围着她转了一圈最后在她身后停下,修长的指尖挑起她的发丝轻嗅着,“慕小姐真香!”

慕灵犀将头发从沈司衡手里抽出来,“你想要我?”


如果沈司衡只是想要她的身体,能换来爸爸也值了,这样她还放心些。

沈司衡凑在慕灵犀颈侧,“其实慕小姐拿不出报酬的话不必勉强!我就当做个顺水……

“人情”两个字还没出口,慕灵犀放下手中的纸袋,直接转身双手攀上沈司衡脖颈,仰起头堵上了他的嘴,尽管生涩却又大胆地试探着去撬开对方的唇齿。

她还有闲心去观察沈司衡的反应,只见他除去最开始的片刻震惊外,眼中就只剩下异常冷静的笑意了,就连身体和唇舌也没有丝毫回应配合的意思。

他甚至极其轻微地挑了挑眉,好像在说:就这?

慕灵犀仍然贴着他的唇,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二人僵持片刻,就在慕灵犀觉得有些尴尬想退后时,沈司衡才双手揽住她的腰身,化被动为主动。

一吻结束,慕灵犀微微喘气,耳边传来沈司衡的轻笑:“慕小姐的热情倒是足够,可惜技术实在不敢恭维。”

慕灵犀抬眼和他四目相对:“只要沈先生技术够好不就成了?”

沈司衡将他打横抱起,走进里间的休息室。

慕灵犀被放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眼前连解衬衫纽扣都异常优雅的人,频率极快的心跳稍稍缓解。

如果第一次是给这么温柔儒雅的人,应该不会太难受……没事的,没有什么比失去爸爸更可怕了,只要能平了爸爸的案子,这点牺牲又算什么。

她思绪翻飞,连沈司衡何时覆身上来都没察觉,这时她才发现,这个人外表看起来清瘦,实际上肩膀却极宽厚。

“慕小姐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不待慕灵犀反应,微张的唇便被一双薄唇封缄。

所以什么儒雅的外表都是狗屁!

慕灵犀醒来时已经是次日上午十点,浑身干净清爽,还被换了新睡衣,她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接下来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慕灵犀带上资料回家,一夜没有休息好的她在车上小憩,却没注意到身后一直有一辆车紧跟着自己。

搬出慕家之后慕灵犀就用所剩不多的钱买了一套小两室,自己和母亲住刚刚好,而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小区位置不错,但有些老旧,没有电梯。慕灵犀困倦至极,半睁着眼睛往上走,怀里紧紧攥着档案袋。

到家门口,刚打开房门的慕灵犀忽然被一双大手从后面捂住口鼻,不到一分钟就晕过去了。

等慕灵犀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在家里,窗帘全被拉上,光线昏暗,面前站着两个陌生男人,正盯着自己。

可能是这两个男人太自信,她并没有被绑住手脚。

她赶紧去找证据,发现牛皮纸袋还静静地躺在身后的茶几上,暂时松了口气。

这里绝对不能久留……慕灵犀暗自思忖逃跑的方法,寻找着反击的可能。

“二位大哥是劫财吗?我卧室床头柜里有一佰伍拾万现金,全给你们,你们放过我好不好?”慕灵犀仰头看着二人,泪眼汪汪,楚楚可怜。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破产了还能随手拿出百十万……”瘦高男人骂骂咧咧去了卧室,“这有一百五十万?我看没那么多啊……”

慕灵犀立刻去看眼前的矮胖男人,小声道:“确实是一百五十万的啊……”

矮胖男人瞬间明白过来,妈的瘦子这是想独吞?立刻也跟进卧室:“咱们一起数数。”

慕灵犀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就跑,等她夺门而出,才听见后面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妈的那臭娘们儿跑了!”

“赶紧追,吃了药她跑不远!”

慕灵犀狂奔出小区门口,只觉得身上的不适感越来越重,浑身热得厉害,大脑也开始混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