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都市九天医圣

都市九天医圣

暮雨天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家嫡系子弟林北平日里呼风唤雨,人人追捧。六年前,林家内乱,大伯为了夺权,对林北一家大开杀戒,只剩下他与母亲苍惶逃命。母亲在逃亡的过程中染上重疾,最终不治身亡。他为了安葬母亲,不得不入赘到唐家为婿。如今女儿患病,需要三十万的治疗费用,丈母娘一家不借钱不说,还将他赶出家门。陷入绝望之中的上门女婿,意外获得祖上九天医祖传承,从此踏上逆袭打脸之路!

主角:林北,唐嫣   更新:2022-07-15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北,唐嫣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九天医圣》,由网络作家“暮雨天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家嫡系子弟林北平日里呼风唤雨,人人追捧。六年前,林家内乱,大伯为了夺权,对林北一家大开杀戒,只剩下他与母亲苍惶逃命。母亲在逃亡的过程中染上重疾,最终不治身亡。他为了安葬母亲,不得不入赘到唐家为婿。如今女儿患病,需要三十万的治疗费用,丈母娘一家不借钱不说,还将他赶出家门。陷入绝望之中的上门女婿,意外获得祖上九天医祖传承,从此踏上逆袭打脸之路!

《都市九天医圣》精彩片段

“你个废物,自己女儿养不活,还好意思来找我们要钱!”

“就是,别说三十万,就算是三十今天你也别想拿走!”

“二十六七岁了,张口闭口就是要钱,看你就烦,赶紧给我滚!”

被丈母娘一家赶出去的林北,一个人站在大雨中深感绝望。

林北,堂堂大族林家的嫡系子弟,平日呼风唤雨,根本不敢有人对其不敬!

然而,六年前林家内乱,大伯为了夺得继承人的位置,对林北一家大开杀戒。

血夜后,只剩下母亲带着林北仓皇逃命!

几个月后,母亲因为落下重疾,病逝而终。

为了给母亲安葬,林北只用五万块将自己贱卖给孙家,嫁给孙瑶,成为了一名赘婿!

对于林北,孙瑶一直都是无比嫌弃,为了应付家族才娶的他,时常开口便是辱骂。

后来这一支地位不稳,需要一个孩子稳固,两人去医院做试管婴儿。

孙瑶以养胎为由独自出国,十个月后带着女儿回家,林北心情无比激动。

尤其是看到孙瑶特别喜欢女儿,还与自己商量姓名,他以为终于熬出头了。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表象,孙瑶一直都只拿他们父女当成工具!

所做出的一切,都是在给外人看。

没有家族外人在的时候,她对于女儿完全不管不问,对于林北更是变本加厉的恶毒!

当孩子帮助他们地位稳固后,岳母等人也不在伪装,暴漏出本性,不仅对林北斥责打骂,对女儿也无比冷淡!

为了给女儿一个健全的家庭,林北一直都在忍耐。

一晃如今女儿已经四岁,特别可爱,一直被林北视为掌上明珠!

可前不久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需要五十万的手术费,移植心脏才能活命!

如今心脏已经找到了,可是林北拿出全部积蓄,还差三十万。

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儿,林北心中一阵绞痛!

他找到丈母娘一家,没想到换来的依旧是冷漠。

被赶出来后的林北,除了这身衣服,只剩下母亲临终前留给自己的一块古玉!

“就算我们是工具,可小小还是你的女儿啊!!”

林北不停拨打孙瑶的电话,可却根本无人接听,心中的气愤已经达到了顶点!

平时不管不问就算了,如今女儿已经病危,岂能还是如此!

人心怎么能如此狠毒?

前往医院的路上,林北一直都在打电话,可那些亲戚朋友,听到是要借钱,全部都找各种借口推脱。

半小时后,脸色惨白的林北攥着一沓钱,从血站走出!

这已经是他这周,第三次卖血了!

钱不多,只有一千块,不过今天和明天的住院费已经够了!

欣喜回到医院,准备看望女儿的林北,刚进入病房便发现原本属于女儿的床位,换人了!

自己的女儿,根本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我女儿呢?”

望着旁边的病友,林北焦急的询问道。

“氧气拔了,被人推走了,你去太平间看看吧!”

听到这话,林北大脑一阵轰鸣,原本便虚弱的他,险些直接栽倒在地上!

“住院费还有一天呢,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怒火涌上心头,林北迅速离开病房。

“小小!小小!”

林北焦急的在走廊内大喊寻找!

十分钟后,林北来到了太平间门外!

“小小!”

望着躺在病床上因为严重缺氧,脸色已经有些青紫的小小,林北声泪俱下,一把将其抱起!

“爸爸,小小,小小要死了,爸爸不要在小小身上浪费钱了!”

见到爸爸终于过来,小小在也忍不住,哭着开口道。

这话换做别人听,一定会觉得小姑娘很懂事,不拖累家里。

可听在林北耳中,心脏却是针扎般的刺痛!

原本他从没在乎过的东西,如今却将他难倒了!

“小小不用担心,爸爸有钱,看啊,我们马上就可以手术了!”

林北眼含泪水,摇晃着卖血刚赚的一千块,安慰着女儿。

“爸爸,妈妈来了,我们有救了!”

小小抬手指向后方,神色无比激动!

林北神色微凝,转头看到远处一群人正在快速接近!

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提着名牌包包的孙瑶,正有说有笑的跨着一名身着高档西装,梳着背头的男子的胳膊!

那副样子,无比亲昵!

看到这一幕,林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那人林北见过,他是周氏药业集团老总的私生子,周文浩!

这家医院,便是他们周氏药业入股的!

他早就听过传闻,没想到今天居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完全就没将林北当一回事!

如此光明正大的扣绿帽子,他怎能不怒!

“除了要钱,就只会哭的废物,看到你就烦!”

原本还一副笑脸的孙瑶,看到林北后,顿时满脸嫌弃!

“孙瑶,你觉得你这样,对得起小小吗,你至少是她的妈妈!你就能眼睁睁看着小小在这里遭罪受苦,最后被丢到停尸房,不管不问吗?!”

林北没有理会周文浩,双拳紧握,死死盯着一身名牌的孙瑶,质问道!

“她就算是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只是工具,工具用完了就是垃圾,看到我都觉得碍眼!”

孙瑶扫视了一眼小小根本不以为意,言语间也满是嫌弃与恶狠。

那副样子,仿佛希望父女立刻死了才好!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难道小小不是你的女儿吗?”

林北歇斯底里的呵斥道。

“林北,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她是我的女儿?如果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让人拔了她的氧气,丢在这里呢?!”

见到林北依旧不知情,孙瑶冷冷一笑。

“什么?这是你干的!”

林北咬着牙,满眼愤怒!

“小小的母亲,是谁?”

他心中气愤到极点,可总算是得到了答案!

他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可笑!

如果早知道这一切,他不可能在抱有幻想,更不可能继续与那家虚伪的人生活在一起!

“瑶瑶何必与这个废物费这么多口舌!”

周文浩扫视林北,神色十分不耐烦!

“签了,签完后你就可以滚了!”

孙瑶抬手,直接将一张纸甩到了林北面前!

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孙瑶已经在上面签字。

“你们这对狗男女居然趾高气昂的指望我成全,给我滚!”

林北抓着那张离婚协议,无比愤怒的丢回去。

“你这个废物敢这么跟我说话!”

被辱骂的孙瑶满脸愤怒,抬手一巴掌甩到林北脸上。

“瑶瑶,打这种废物,只会脏了你的手,看我的!”

不等林北反击,周文浩便率先将她拦下来,对着林北不屑一笑,抬手从身后保镖手中拿出一个箱子。

“哗啦!”

锁扣打开,大量现金倾倒而出!

“自己打自己十个嘴巴,在跪下把字签了,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

周文浩微微仰头,满脸坏笑的俯视着林北。

他了解小小的情况,知道林北的窘境。

这才是最大的羞辱!

林北心中愤怒早已滔天,可是看到脸色愈发难看的小小,只能将一切埋藏在心底!

尊严与女儿的命相比,简直一文不值!

必须忍!

“你说话可算数?”

林北一咬牙,双眼喷火的望向周文浩。

“五十万而已,我根本不在乎!”

周文浩扫视林北,满眼不屑。

“好!”

说罢,林北一抬手,一巴掌直接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

林北丝毫没有留手,一巴掌下去,脸颊上赫然浮现出一道鲜红的掌印!

“爸爸,不要,不要!”

见到林北自己打自己,站在旁边的小小,连忙拉住林北的胳膊进行阻止!

“爸爸在和他们做游戏呢,小小去角落里自己查一百个数,查完爸爸带你吃最爱吃的糖葫芦!!”

林北宠溺的揉了揉小小的脑袋!

小小有些怀疑,可还是独自走到角落,默默数数!

“啪!”

等小小离开,林北一道接一道的巴掌抽向自己!

望着小丑一般的林北,孙瑶周文浩满脸愉悦冷笑。

“早知道这么省力,之前我就应该这么做!”孙瑶搂着周文浩冷笑道。

接连十个巴掌落下,此刻的林北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而后他上前一步,直接弯身抓向地上的离婚协议!

“我他妈让你站着签了吗?!”

就在这时,周文浩抬腿一脚踢在林北的胸口!

因为献血本就身体虚弱的林北,直接被一脚踢出将近两米,重重趴在地上!

“你瞧,多像小丑。”看到这一幕,孙瑶冷冷一笑,眼中满是不屑!

“爸爸,爸爸!”

远处的小小转头看到林北倒下,泪如雨下。

“小小,爸爸没事!”

望着面前的女儿,林北忍着胸口的剧痛,尽力挤出一抹笑容。

“想要钱,就给我跪着爬过来!顺带把鞋给老子舔干净!”

见到林北准备起身,周文浩满脸恶狠道。

“我的鞋子也有些脏了,你就一起舔了吧!!”

孙瑶直接抬腿,一脸期待的样子。

望着二人此刻这幅模样,林北攥紧拳头,咬碎了牙。

哪怕今天他遭受百般凌辱,小小也必须要手术。

时间已经拖不得了!

林北吃力起身,朝着两人挪动脚步!

“帮别人欺负爸爸的坏妈妈!”

“我没有你这样的坏妈妈!”

小小愤怒的冲到孙瑶身前,直接一口咬在了腿上!

“啊!”

小小这一口力量特别大,吃痛的孙瑶直接发出惨叫。

低头看小腿处,出现一圈血牙印!

“妈的,你个小畜生居然还敢动手!”

见到孙瑶受伤,周文浩神情大怒,抬手一巴掌扇在小小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小小直接被打到角落撞在墙上,头上鲜血直流,当场昏死!

“小小,小小!”

“周文浩,我要你死!”

见到小小小伤昏迷,林北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意,直接朝周文浩扑了过去!

“凭你也配!”

周文浩抬脚踹在林北的腹部,让他痛跪在面前!

“给我上,别打死,他还没签字呢!”

周文浩冷漠下令,身后一众保镖迅速上前!

一路上的监控都关了,他们没什么顾忌对着林北疯狂拳打脚踢!

只是片刻林北便满身是血,奄奄一息倒在角落!

“好了亲爱的,不要在这个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们还要去给奶奶挑选寿宴礼物呢!”

孙瑶换了一幅面孔,挽着周文浩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道。

“因为这个废物,差点把正事忘了,听说张氏集团的老板张河也过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参加明天的寿宴!!”

周文浩说着望向孙瑶,神色好奇道。

张河对于他们周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能搭上这个人他们周家将快速崛起!

“我们孙家与张氏虽然有些交集,可张河这样的人物,根本就攀不上!”

孙瑶说着也是一阵叹息!

张氏集团坐拥百亿资产,在本市的一个分公司,便力压他们两家!

如果可以建立合作,无论是孙家还是周家,所生产的药品与医疗器械,销售额都可以成倍提升!

孙瑶一直都想与其攀上关系,可这么久了连人都没见到!

听到这些,周文浩稍显失落,而后望向了林北!

“明天拿着这份离婚协议到寿宴上找我,不然你和你女儿谁都别想活!”

周文浩一脸恶狠的踩着林北的脑袋,将那份离婚协议直接甩在了他的身上,之后又狠啐了一口。

“不用等明天了,这个小畜生已经断气了!”

孙瑶试探小小的鼻息后,急忙用湿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真是晦气,将这两个人给我丢出去!”

一声令下,一群保镖,抬着两人朝医院后门走去!

“明天寿宴这小畜生的亲生母亲也会来,这个虽然死了,不过你们可以在生一个嘛!!”

伴随着孙瑶的嘲笑声,两人直接被丢出了医院!

滂沱大雨中,望着不远处的女儿,林北拼命挣扎起身!

“不,不,小小,小小!”

磅礴大雨中,满身是血的林北紧抱着已经失去心跳的女儿,满脸绝望的仰天大喊!!

身体晃动,一块玉佩滑落!

那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

“母亲,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抓起掉在泥水中的玉佩,林北用力揉搓,脸上尽失绝望之色!

“咔!”

就在这时,林北手中的玉佩,突然传出一声催响!

下一刻,断裂的玉佩中,升腾起道道光点,没入林北周身!!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林北一个措手不及。

他没想到,母亲唯一的遗物,居然就这么碎了。

仅存的这丝念想,也断裂了!

可还不等悲伤,碎裂的玉佩化作道道光点,直接没入林北眉心之中!

【吾乃九天医祖,现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你,承我衣钵后,愿你悬壶济世,勿要辱我之名!】

突然,一道大道之音突然在林北脑海中响起!

林北瞳孔收缩下,大量记忆涌入脑海!

伤坏的身体,也在这一刻急速恢复!

很快林北发现,脑海中多出了大量讯息。

其中有三本早已失传的古籍!

【七十二圣手!】

【观星填海术!】

【皇道仙经!】

看到这里,林北跌入谷底的心,突然一阵躁动。

“有救了,小小有救了!”

得知七十二圣手是医道至高绝学,只要一息尚存便可还魂于世,林北心中大喜。

不敢有丝毫耽搁,林北急忙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进行尝试!

抬手间,林北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瞬息间,三指点落!

“咳,咳!”

原本已经失去呼吸的小小,突然传出轻咳两声!

虽然没有睁开双眼,但生机以复!

只需要找到银针,还有所需的草药便可救活!

“太好了,太好了!”

“医馆,要去医馆!”

抱着小小的林北双眼闪烁,心中的激动不言而喻!

此刻的林北嗅觉无比灵敏,当即便嗅到了微薄的草药味。

顺迹而寻,果然在不到千米外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医馆!

“银针十根,牛黄,孔雀胆,马钱子,玉蟾各一钱!”

林北将所有的钱拍在柜台上,焦急的对着里面的姑娘喊道。

“她怎么了?你要的这些,多半都是剧毒之物,我,我没法给你开!”

见到林北怀中气息微弱的孩子,那姑娘也显得有些慌乱,明显是没应对过这种突发情况!

“你不卖我自己找!”

女儿性命危在旦夕,林北根本管不了其他,说着便冲进了柜台!

旁边的姑娘想要阻拦,可看到林北那副要杀人的模样,根本不敢阻拦!

眼睛扫过,林北迅速抽开几个药盒,牛黄和马钱子都拿到了,可装有孔雀胆,和玉蟾的药盒却是空空如也!

“里面还有残香,这两样东西呢?”

林北迅速转头,望着一旁的姑娘,直接开口质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实习的,这些都是陆医师负责!”

姑娘急忙摇头。

“吵什么呢?不是交代过有贵客要来,今天不营业吗?”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捧着一个小茶壶,满脸不悦的从楼上走下。

“陆医生,这孩子脉搏微弱,眼看着就要死了,你快来看看啊!”

见到陆医生过来,那姑娘仿佛有主心骨般,急忙呼喊道。

“人是你放进来的?不知道今天有贵客要来吗?赶紧给我丢出去,惊扰了贵客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明扫了一眼不知死活的小小,望着刚到的实习医生,满脸不悦的开口道!

“我看谁敢!”

此刻的林北已经红了眼,望向陆明的眼中满是杀意。

见到林北这幅状态,陆明心中有些惊惧,想要说些什么,可害怕林北直接动手。

这种事之前不是没发生过!

“孔雀胆和玉蟾在哪?”

林北死盯陆明,直接发出质问。

“哼,没有!”

陆明一甩手臂,满脸傲气道。

林北知道他在骗人,当即便想上去动手。

可小小的情况根本耽搁不起!

“你,你要干什么?知道这家店是谁的吗,敢在这里动手,我……”

原本还有些高傲的陆明见到林北上前,心中一阵惊惧,下意识的抬手抵挡,可林北根本就没搭理他,只是拿走了他口袋里的一卷银针!

起初陆明还打算上前,将林北赶走!

然而余光一扫下,却看到了已经停在门口的一排豪车!

陆明当即便换上了一副笑脸,急忙出门迎接!

很快,一堆身着西服的保镖,护着一对抱着孩子的夫妇,迅速下车朝着店门处走来!

“陈圣手呢?来了吗?”

被保护在中央,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的男子,望着陆明焦急的询问着。

“来了,他正在,在……”

陆明刚想说在楼上,可一回头,却不知陈壶什么时候已经下来了。

并且就站在林北身旁,查看着小小的情况。

见到陈壶就在里面,张河心中大喜,急忙抱着女儿跑了进去!

“后辈,太晚了这种程度,别说是我,就算是大罗金仙在世,这小丫头也救不活了!”

林北身旁,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扎着发髻,留有一抹长须,一幅仙风道骨的老者,无奈摇头!

陈壶是国内十大圣手之一,威望极高!

平时达官贵人排队登门,都见不到人!

张河也是花了很大人情,才将这位前辈请过来的!

“那是对别人来说!”

林北说着,便迅速抽出四根银针!

见到林北执意如此,陈壶不由叹了口气!

“陈圣手,快,快看看我的女儿,她快不行了!”

抱着女儿的张河刚一进入店内,无比焦急道。

陈壶也没有多说,让张河将孩子放到床上后便查看了起来!

“唉,你这也是来晚了,如果在早两天或许还能一试!”

陈壶依旧是无奈摇头。

听到这话,张河夫妇心如死灰!

陈壶专攻内脏,在这一领域暂时还无人能出其右。

他说没救了,那就一定是没救了。

张河早就知道多半会是这样的结果,可他就是不甘心!

“咳咳,爸爸,小小渴!”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出一道虚弱的呼喊声。

“好,好,我这就去!”

十针扎下,见到女儿果然好转,林北大松一口气,急忙起身倒水!

“醒了?”

见到被自己宣判无药可医的人,居然醒了,陈壶心中一惊,急忙跨步上前!

“神了,真是神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把脉查探到生机已经恢复,陈壶满脸惊骇的望向给女儿喂水的林北询问道。

“这针发,难道是早已失传的十八圣手!!!”

见到小小身上十根银针所落的位置,陈壶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林北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望向了陆明!

“我要的药呢?”

林北神色凝重,说话毫不客气!

“没有!”

陆明神色稍显不悦,直接开口道。

听到这话,林北双眼微咪,不过没有多说什么,上前便要抱起女儿离开!

“等等!”陈壶急忙叫住林北,之后望向不远处的张河:“这小友或许能救你们女儿的性命!”

“当真?”

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的张河,听到这话急忙望向林北。

他没看出林北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他相信陈壶不会骗他!

林北转头扫了一眼,被放在床上腹大如怀胎五月的小姑娘,点了点头!

“我可以救,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拿到我女儿需要的药!”

林北直接了当的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换做其他医者,肯定会焦急上前查看。

可林北不是医者,无论何时都要以女儿为重。

如果他们拿不出药,林北不介意当即离开!

“兄弟只要你能救活我女儿,无论你要什么药我都能给你找到!”

说着张河转头望向身后,一群保镖当即便动了起来!

而后一连十几个保险箱被提到屋内,刚一开启里面便传出了极其浓郁的药香!

千年的山参与雪参,盘子大小的灵芝,只生长在数千米高山上的极品雪莲!

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名贵之物,价值何止千万??

再加上外面的豪车保镖,不用想都知道这张河来头不小!


“我要的不是这些,药店里有,可是他不给!”

林北神色一凝,转头望向陆明!

“我,我现在去取!”

站在一旁的陆明,在看到张河望向自己时,直接打了个激灵,连忙上楼!

仅仅半分钟,陆明便捧着一个精心保管的药箱,迅速跑了下来。

见到自己要的两样要都在里面,林北点了点头,而后拿起纸笔直接写下了药方。

一旁的陈壶扫了林北手中的药方,心中一阵惊骇。

方上的药不多,可多半都是毒药,每种量都足以致死。

有些人是会用两种相克的毒药进行救人,陈壶也会。

可这么多中毒药加在一起,别说他就算号称毒之圣手那老家伙也绝不敢这么下药!

“我需要有人熬药!”

林北拿着丹方望向众人。

熬药陈壶自然是会,可他知道林北等下还要救治张河的女儿!

他想印证,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所知道的那,十八圣手!

“我,我去!”

人老奸猾的陆明怎么会看不清现在的状况,急忙开口道。

“你刚刚还要将我的女儿丢出去,你觉得我会放心将这救命的药,给你这种人熬制吗?”

林北神色冰冷的望向陆明。

“你被开除了,给我丢出去!”

听到这些,张河没有丝毫犹豫,当机立断!

“不,不要,在给我一次机会,在……”

还不等陆明说完,他便被两个保镖架了出去!

“砰!”

“啊!”

听着外面的声响,与陆明口中的惨叫,可想而知他被摔的有多惨。

“那个,我,我也可以熬药!”

一直坐在柜台里的姑娘,稍微有些胆怯的抬手道。

林北没有犹豫,直接便将药方递了过去。

之后便上前查探起了,张海女儿的情况!

“看来你是得罪人了啊!”

扫了张河一眼,林北随即开口道。

“啊?此话怎讲?”

张河稍微惊诧,根本不知道林北是怎么看出来的!

“有一个高手在给你女儿下毒,还好你们现在过来了,不然拖到下午,我也没办法!”

听到林北这话,一旁的陈壶眼中放光。

这点他自然也看出来了,只不过没有明说。

他一直都反感这些争斗,原本想在他们离开时提点,没想到林北现在就说出来了!

能够看出这点,足以说明林北不凡,更加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

“立刻吧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

听到这话,张河勃然大怒,直接转头下令道。

他们根本不敢耽搁,急忙转身离开。

“那现在呢?”

张河旁边的妇人,急忙询问道。

“我有在,保她不死!”

说着林北转身迅速抽出银针,双手各握两根悬空!

“果真是十八圣手!!!”

见到林北持针的手法,与下方对应的穴位,陈壶直接惊呼出声!

“噗,噗,噗,噗!”

与此同时,四根银针同时落下,没入四处关键穴位。

而后林北再度抽出六根银针,分别施与头顶六处最为要害的穴位之中!

一旁的陈壶早已聚精会神,根本不敢有丝毫错过!

十八圣手在现,接连十二根银针落下。

银针所落之处,依旧令陈壶惊叹,换做是他决不敢如此!

片刻,小姑娘原本还惨白的小脸上,直接出现了一抹血色,开始悠悠转醒!

看到这一幕,那妇人激动连连,急忙上前!

张河同样也漏出感激的神色,望向林北!

他遍寻天下名医,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得知女儿时日无多,连墓地都准备好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被林北几针就这样救活了!

心中的激动与感激,早已不言而喻。

“这套针法早已失传千年,几千年来掌握者也不过双手之数,我也是有幸在一套残破的古籍中了解到一二,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陈壶心中的惊骇已经难以言喻!

十八圣手,被誉为中医中的至宝,学习的困难程度,犹如登天!

其难就难在,想要学这十八圣手,必须要清楚了解人身体全部穴位,与几个不同穴位同时施诊的不同效果。

十八圣手是在死穴上救人,学好了是在救人,学不好就是在杀人。

陈壶说错了一点,林北所用的确实是圣手,不过不是十八圣手,而是七十二圣手!

他口中的十八圣手,是最为简化的入门版。

与林北的七十二圣手,完全是天壤之别!

前后加在一起不过一分钟,可陈壶却在其中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心神激荡下,早已忘记所有,对着林北直接弯膝跪拜!

“前辈在上,请收小老儿为徒,我定不辱师门,将其发扬光大!”

见到陈壶,居然对着林北跪拜,张河等人心中巨震!

作为十大圣手之一,不知道多少达官显贵登门拜访,想要求其出手,却连面都难见一次!

张河也是因为族中长辈与陈壶有旧,这才请他过来查看!

如今一名放眼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泰斗级人物,居然向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少年跪地拜师?

这一幕,简直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他们不懂医道,虽然也能看不出林北不凡,但却不如陈壶看的真切。

在这条路上,陈壶认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除非有名师指点。

可当今世上哪里有人有教导他这资格,不曾想今天居然碰到了一个。

而且还是掌握十八圣手的,绝世人物!

“这里通风,将孩子带上去吧!”

林北望向张河夫妇开口道。

“你不用管小小,她的病症不同!”

见到张河望向自己这边,林北直接开口道。

张河没在多说,急忙带人上楼!

“医学方面我并没有什么能教你的,凭你现在也学不了七十二圣手!”

林北直接了当道。

“七十二圣手?不是十八圣手吗?”

听到这里,陈壶眼中的惊骇不言而喻,完全过滤了林北的前半段话!

“师门传承便是七十二圣手,你所说的十八圣手,太过儿戏!”

得到传承的林北,自然也知道了关于十八圣手的事。

那不过不是一些无法修成七十二圣手之人,编撰而成的简化版,效果十分有限。

不过这是对七十二圣手来说,相比其他凡俗之术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还不知前辈姓名?”

陈壶心中惊颤的同时,发出了询问!

“林北!”

查的话,很容易便能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也没必要隐藏!

“师尊林北在上,徒儿陈壶叩拜!”

陈壶当即便一个头磕了下去。

见到陈壶这般果决,林北无奈叹了口气。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被如此强迫收徒,对方还是国内医界大佬。

命运这种东西,还真是难以捉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