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离婚吧我退出成全你们

离婚吧我退出成全你们

八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汐爱了霍少辰八年之久,为了他,她不惜倾尽自己的所有。可谁知到最后她非但一无所获,甚至还落了个满身狼藉的凄凉下场。终于,女人幡然醒悟,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后,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本以为从此之后他们将会再无交集,可谁知男人却莫名开启了追妻火葬场模式……

主角:霍少辰,南汐   更新:2022-07-15 2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少辰,南汐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吧我退出成全你们》,由网络作家“八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汐爱了霍少辰八年之久,为了他,她不惜倾尽自己的所有。可谁知到最后她非但一无所获,甚至还落了个满身狼藉的凄凉下场。终于,女人幡然醒悟,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后,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本以为从此之后他们将会再无交集,可谁知男人却莫名开启了追妻火葬场模式……

《离婚吧我退出成全你们》精彩片段

夜店包厢

南汐坐在沙发上,随手喝了点红酒。她已经有点喝醉了,眼尾被醉意熏红,媚意十足。

女人周围的沙发上坐着好几个男人,都是她老公霍少辰的好兄弟。

“嫂子,你没事吧?”

南汐听出了这句话的不怀好意,懒得搭理,兀自品尝手上的红酒。

“嗯,我没事。”

任谁的老公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正和小青梅亲亲我我,也不会无动于衷吧。

何况是她,一个苦苦爱了霍少辰8年未果,最后守着冷冰冰婚书的女人。

南汐知道霍少辰的兄弟都看不起她,他们唯一认可的嫂子,就是霍少辰的小青梅,那个从小到大都身体不好的女人,乔柔。

“敬哥!我刚刚看到少辰在和乔柔在走廊上接吻……”

沈敬骂骂咧咧的:“大惊小怪什么?接吻就接吻,他们本来就互相喜欢,如果不是被一个下贱女人介入了感情,柔柔也不至于等了这么久。嫂子,你说是吧?”

说完,还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南汐,挑衅十足。

“有人居然真的以为自己能替代得了柔柔的位置,笑话!”

“某人连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柔柔,都是柔柔善良才让给她的,柔柔给她的福气,她不该感恩吗。”

门口的男人有些尴尬,他不知道南汐也在场。

再怎么说,南汐都是霍家明媒正娶的霍少奶奶。

虽然他们都觉得,乔柔才配得上少辰。

南汐觉得自己终于醉了,高酒杯一扔,啪地滚了一圈碎在地上,就像她那颗碎了的心,发出最后一声响。

他们对她的羞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凡霍少辰稍微把她放在心上,这群人也不敢明目张胆,数次拿乔柔戳她的痛处。

这些人都看不起她,打心里蔑视她,因为她对霍少辰卑微到骨子里的爱,她没骨气没尊严地爱了他8年。

她曾经以为,迟早可以让霍少辰身边的人认可她,现在才知道,乔柔就是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霍少辰身边所有人都在提醒她,南汐,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想到这些年,她对霍少辰和所有人的讨好,南汐都觉得够了。

女人声线冷漠:“我先走了。”

“嫂子,不等哥哥吗?”

沈敬岂能错过羞辱她的机会,他没有注意到南汐的变化,“你一个人回去,我们不放心。”

南汐呵地冷笑一声,红唇烈焰。

从她的醉眼里,似乎看不清谁了。

“滚!”

原本挑衅十足的沈敬听到这个滚字,还以为产生了幻觉。

这个印象里总是唯唯诺诺,时刻讨好霍少辰和他们兄弟的女人,居然叫他滚。

本来就很心高气傲的沈敬,怎么受得了这种侮辱,还是这个他最看不起,最恶心的女人。

“臭婊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敬,你耳朵要是不用了,就捐给别人。”南汐看着他扭曲的面容,漂亮澄澈的眼眸里全是憎恶的情绪,语气加重,“我让你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听得懂吗?”

“臭婊子!”

沈敬像是咆哮着要掐死她,很快被好几个男人拉住了:“沈敬哥算了吧,别跟她一般见识。”

南汐忽然对着沈敬叫嚣:“来啊,你来弄死我啊。做不到你就是孬种,生儿子没屁眼,这辈子做太监。”

沈敬挣扎的动作一顿,咆哮得更疯了。

“贱人,我杀了你!!!”

其他兄弟也很震惊,南汐一直逆来顺受地讨好霍少辰,以及他身边的所有人,这次胆子这么大,当着沈敬的面骂他。

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了南汐脸上。

“清醒了吗?”

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这个巴掌,让南汐清醒了。

她看到霍少辰站在面前,高大的身影,逆光而行。

男人穿着意大利手工剪裁的深色西服,宽肩窄腰,英俊的眉眼浮现不满的情绪,嗓音低沉。

“南汐,你今天太不懂事了。”

霍少辰又一耳光过去,扇歪了沈敬的脸。

这个力道和刚刚不一样,沈敬嘶了一声。

“她是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教训她。”

沈敬半张脸肿了起来,没再说话。

他是所有人的主宰,包括她。

就在刚刚,他打了她,醉了酒的南汐恍惚地想。

他打她,因为她和他的兄弟吵架了,她不懂事,她损了他的面子,或许还有,她破坏了他和乔柔的浪漫之夜。

“霍少辰,我们离婚吧。”

霍少辰从来没想过,南汐会想和他离婚,不仅仅他没想过,所有人都没想过。

她爱霍少辰如命,单相思坚持了8年才嫁给A市翻云覆雨的王,现在,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包厢里所有人都很震惊,也不相信,只有乔柔眼里有涌现的惊喜。

她刚刚看到霍少辰打南汐时,眼里已经是暗暗的得意,霍哥哥从来不会对她动手。

“南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离婚,她怎么敢?她一旦离开了他什么都不是,会被人欺负。

南汐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眼神扫过站在霍少辰身边的乔柔,自嘲。

他的小青梅那么柔弱,像是风一吹就倒。

他们很般配,她早该从这段感情退出了。

“霍少辰,我成全你们。”

“南汐,你给我站住!”

霍少辰终于怒了,眼里都是冰冷的怒火,这个女人居然敢扔下他一个人走?

“少辰哥哥,南汐姐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霍少辰难免烦躁,也觉得南汐怪怪的,但她今晚不听话,让他很不高兴。

“没事,她会知道自己错了,不用管。”

这句话,咬牙切齿。

微凉的冷空气迎面扑来,南汐打开门时听到乔柔甜软的声音,她没有再回头,以后都不可能再回头了。

霍少辰那一巴掌,彻彻底底把她打醒了。

霍少辰是A市绝对的王,没人敢忤逆他,可现在的南汐敢。

乔柔看着南汐离开的身影,可怜兮兮的小白花脸蛋,涌现阴毒的恶意。

南汐肯定是故意的,故意用这种方式吸引霍哥哥的眼球,霍哥哥还上当了。

 


“娇娇。”

南汐给闺蜜打了电话,让吴娇娇收留她,她不会再回霍家了,也不会再做霍少奶奶。

这颗心伤痕累累,她爱了他8年,她不是机器人,也会受伤,她终于累了。

“好吧,真为你感到遗憾,我开车过来接你。”

挂了电话,南汐拢紧风衣离开了。

霍少辰出来时,门口已经没了人影,哪里都没有。

该死的女人。

霍少辰原本火气已经消得不少,南汐刚刚孤身一人出去了,钱包和他的卡都没带,只能乖乖等他。

所以,他大发慈悲地出来了,打算带她回去。

都是他平时太宠她了,才让她这么放肆,他还想着晾她几个小时,让她反思自己错在哪儿。

可一推门,人真的不见了。

“霍哥。”叶缆像是察觉到了男人的心情,很不好,似乎是因为南汐。

霍少辰冰冷的眉头拧得更深,烦躁地松了松领带。

她一个女人,没钱没卡,还没车,要怎么走回去?

这个女人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倔,服个软会死吗?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换了以前,她早就会过来亲他,哄他了。

果然,女人一贯会恃宠而骄,他惯坏她了。

此时闺蜜家,吴娇娇在给南汐脸上敷冰。

“他怎么能打你?”

南汐笑得有些悲凉,眼神空洞,她闭上眼,明显不想再多说。

吴娇娇叹息:“好好休息,明天就会好了。”

“谢谢你娇娇。”

明天离了婚,一切都会过去了。

霍少辰半夜三更才回家,还没进门就端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可等他发现南汐居然没有回来时,心里的不满和怒意像是喷着的火龙,想要吞噬那个女人。

这还是第一次,她这样惹怒他。

“总裁,夫人打电话约你九点半去民政局离婚。”

管家一转身,手上拿着手机,脸色为难地和霍少辰说了。

霍少辰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身上的西服也没换。

“该死!”

他随手拿了一杆球杆,把地上的盆栽都打得稀巴烂,佣人们被吓得不敢动。

管家默默地看着,挥手让人收拾。

管家深知霍总的坏脾气,但内心惊诧的,是这次惹怒了霍少辰的人,居然是对先生百依百顺的少奶奶南汐。

霍少奶奶根本不受宠,这是整个A市都知道的事。

所以,她在霍家就是个隐形人,整个霍家没人在意,毕竟见风使舵的人多,这些管家都看在眼里。

现在,少奶奶居然敢和先生提离婚。

所有人都说,霍少辰和乔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南汐是个第三者。

看先生这动怒的表现,难道,少奶奶在先生心里,其实有一定地位的?

“安德鲁。”

“在,先生。”

霍少辰收起手上的球杆,地面狼藉一片。

“安排明天去欧洲的出差。”

管家惊讶了一下,知道是开拓海外市场的计划,原本安排在半年后的。

“好的。”

“这女人真的反了天,以为仗着我对她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

霍少辰英俊薄凉的眉眼下,燃烧着一团怒火,喉咙骨里溢出了低低的冷笑,“当初是她死乞白赖求着上我的床,现在恃宠而骄,还敢给我甩脸色了!”

几句话,有咬牙切齿意味。

“很快,我会让她回来求我。”

霍少辰无疑是个骄傲到自负的男人,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踩在上面,从未有人。

离开了他和他的钱,南汐根本活不下去。

管家沉默,给南汐回了电话。

南汐听到管家在那边公事公办的话,捏着钥匙扣的手指节一白。

吴娇娇看她脸色不对,用口型问她。

“怎么了?”

南汐挂了电话。

“霍少辰要去欧洲出差,很久才会回来,暂时没空。”

“那怎么办?他是不是不想和你离婚?”

像他那种有权有势的男人,离个婚还要亲自去?

南汐脸色发白,忽然很悲哀,她从来都看不懂霍少辰的心思,8年了还是看不透。

这场婚姻像是看不到尽头,她真的厌倦了。

“一定要离。”

南汐要离婚的态度很坚定,这次她打的不是管家的电话,是霍少辰的私人号码,想要当面和他说清楚离婚的事。

而此时的霍家,已经人人自危。

以前南汐在家,霍家都当南汐是没有存在感的隐形人,习惯性被忽视,受尽委屈。

反倒是乔柔来养病住了十天半个月,佣人管家热情得和她才是霍家少奶奶一样。

谁能料到,少奶奶不在家的第一个晚上,整个霍家人仰马翻。

霍少辰脾气本来就坏,今天花园所有东西都被高尔夫球杆砸烂了。

“先生,少奶奶的电话。”

在这座华丽别墅压抑到极致的气氛中,管家看到少爷手机一通来自南汐的来电,如释重负。

少奶奶,只有你才能治治这只暴走的魔王了!

她终于服软了?

听到电话的霍少辰扔了球杆,脸色依旧阴沉,但减缓了几分,有些冷漠:“我现在没空,让她等。”

他随手解了西装外套,打算去洗澡,继续晾她几次。

不再冷一冷她,她永远不知道分寸,她今晚一定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听话。

管家心里很纳闷,先生明明是想接少奶奶电话的,可少奶奶电话都打过来了,怎么又去洗澡?

他讪讪的,委婉地和南汐说了,让她等会再打过来。

“不用了。”听到这里,南汐已经心寒到了极点。

永远都是这样,他永远知道怎么践踏她的尊严。

就像以前,她做好晚饭等他回来,可他没有遵守约定的时间,回来陪她吃完饭。

她等了他一个晚上,也让霍家佣人看了她笑话。

“告诉霍少辰,我今晚会回别墅。”

不回去,事情永远不会得到解决,她不想再和他僵持下去了,只想快速离婚。

“好的,少奶奶,我去接您吧?”管家明显松了口。

对于南汐在先生心里的地位,他今晚已经有了底,不敢像以前那么怠慢。

他又敏感地发现,少奶奶好像也变了,以前她只会叫少爷,先生,带着爱意的尊称。

可现在,她张口闭口就叫霍少辰。


“不用了。”

南汐声音冷漠,挂了电话。

她对这位管家没有好感,只有厌恶,不仅仅是管家,包括霍家所有人。

曾经,她很卑微地讨好过霍少辰身边的每一个人,换来的只有忽视和冷漠,自尊被践踏。

南汐不知道,管家为什么突然对她变得客气了,但她再也不想,低声下气地对他们。

管家第一次被挂电话,也有点尴尬,以前少奶奶对他很客气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

“娇娇,谢谢你。”

南汐抱着吴娇娇,掉下了今晚第一滴眼泪,她是她唯一的朋友。

“傻子。”

吴娇娇心疼她,也跟着掉了眼泪。

“回去吧,把事情处理好。”

“嗯。”

一个小时的车程,南汐到了霍家。

“少奶奶。”

这次,是管家亲自在门口迎接。

“霍少辰呢?”

南汐没了以前对他的客气,声音冷硬,“我要找他。”

管家大概想起自己以前对南汐不好的事,面上心虚,语气依旧客气:“先生洗完澡了,在房间等您。”

南汐没说什么,直接上楼。

霍少辰穿着睡衣,高大的身体靠在沙发上。

房间里,男人一头湿意的黑色短发,头发上的水珠滑到他的麦色腹肌上,显得野心又性感,充满了力量感。

从管家嘴里知道南汐自己主动回来了,他心里消了大半的火气,闹性子,也该有个度。

他摆着架子,等着她过来服软,道歉,哄他。

南汐一进门,随手把风衣外套放在了床上。

她知道霍少辰有严重的洁癖和强迫症,不允许自己的床被弄乱,连睡的床和家具被挪动了半分都要抓狂,一直以来,都只有南汐才能安抚得了他。

但现在,她不伺候了。

霍少辰站起来,等着她过来抱住他,像往常一样粘在他怀里。

南汐却有意无意避开了他,没有去抱他,连眼神都没和他对上,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男人皱了眉,觉得哪里不对。

“霍少辰,我们谈谈。”

霍少辰以为一进门迎接他的,应该有她的拥抱,还有吻。

可这些他以往该有的待遇,现在都没了。

“谈什么?”

可能是欲望没有得到满足,霍少辰心头烦躁。

“离婚吧。”南汐声音平和,“我不要你一分钱,净身出户。”

“南汐,你还在闹什么?”

霍少辰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不是她的道歉服软,是离婚。

他铁青着一张脸,磨着后槽牙:“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南汐重新睁开眼睛,自嘲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永远知道我在说什么,霍少辰,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就是爱了你8年,最后还嫁给了你。”

霍少辰眉目森冷,掐着她的下巴抬起,眼里喷着冰冷的怒火:“南汐,这难道不是你自愿的?别忘了当初是谁死乞白赖非要上我的床?现在摆出这幅样子给谁看?”

“对,是我死乞白赖。”南汐声音很轻,“现在我后悔了。”

她的爱在他眼里就是这么卑贱,甚至可以随时拿来嘲笑,像现在这样。

都是她自作自受,心甘情愿。

她的心,就是这么慢慢变得伤痕累累。

“南汐!”

面对他的滔天怒火,南汐心里一点都不害怕。

只有心里在意他的时候,才会怕他发脾气,怕他不高兴。

“我再也受不了,只要乔柔打个电话给你,哭一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义无反顾去到她身边。去年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我做了很多菜等你回来吃,你却说乔柔生病了,要送她去医院,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霍少辰似是不理解她的无理取闹,听了这话,眉头紧皱。

“如果我为了你,可以随便丢弃那么多年的乔柔,对她不管不顾,那么有一天,我也会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你,你真的希望我是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吗?”

“随便吧,总之,我和你过不下去了。”

“你身边所有人都时刻提醒我你有多爱护乔柔,她从小到大身体不好,你是怎么把她捧在掌心上,不停地找国内外专家替她调养身体。是啊,她身体不好就是一道免死金牌,所有人都得让着她爱着她,不管做错了什么,都没人忍心指责她。只要她掉几滴眼泪,就全都是我的错,可是,真的是我的错吗?”

她一口气说完。

乔柔一生下来,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她算什么?

霍少辰:“她只是我的妹妹。”

南汐不在意,点点头:“所以你和你妹妹在一起吧。”

老娘不伺候了。

“南汐!”

霍少辰又生气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和他闹别扭,乔柔不是早就存在了吗?

以前都没出现过问题,现在又算什么?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过来吻我,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南汐惊诧地看着这个男人,他竟然是在不满,不满她没有给他吻吗?

霍少辰的背往后靠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打火机燃着蓝色火焰,抬眼看人时,一贯的高不可攀。

英俊的面容轮廓冷到了极致,骨子里弥漫着无声无息的暗戾和张狂,笔挺刮直的西装裤腿。

他看着她,已经在等她的吻了。

南汐冷笑一声:“找你的好妹妹吻你去吧,她很乐意会这么讨好你。”

霍少辰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下去了。

讨好?

原来她以前那些吻,只是为了讨好他!

霍少辰又想起她今晚在包厢的种种表现,再结合她刚刚说要离婚的那番话,包括说乔柔的那番话,也渐渐回过味来了。

她在使性子,她在嫉妒。

他不认为一个女人使性子是件好事,她该懂事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样才对。

现在这么恃宠而骄的女人,像极了他那个继母,男人一旦给的太多了,女人的心也贪婪了,她们都一样。

这么一想,他心里不是那个味儿了,觉得无趣。

霍少辰捏着她又纯又欲的脸蛋仰了起来,还是偏清纯那挂的初恋脸,他最喜欢的风格。

她以前对他表现的那些小情小意,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他也都很满意,很享受。

南汐待在在他身边,一直都是很合格的女人,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原本南汐是他枯燥生活中最好的调剂品,可现在,他觉得有些避之不及了,她已经变味了。

“很好,要离婚是吧?我成全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