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帝国老公霸道宠

帝国老公霸道宠

久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沈月月,最终被恶人算计狼狈惨死,重生归来,她发誓绝对不会让恶人们好过。至于那个她曾经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霸道男人,这一世她只求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可谁知他却依旧对她步步紧逼,到最后,男人甚至还用婚姻将她绑在了身旁……

主角:沈月月,纪言   更新:2022-07-15 22: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月月,纪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帝国老公霸道宠》,由网络作家“久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沈月月,最终被恶人算计狼狈惨死,重生归来,她发誓绝对不会让恶人们好过。至于那个她曾经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的霸道男人,这一世她只求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可谁知他却依旧对她步步紧逼,到最后,男人甚至还用婚姻将她绑在了身旁……

《帝国老公霸道宠》精彩片段

薄凉的唇瓣含住她的双唇,强硬地撬开她的牙贝。

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她小小的身体被他紧紧囚禁在怀里,奋力挣脱,指甲在他精壮的肌肤上抓下一道血痕……

夜色逐渐转变为白日,她的长睫颤抖着睁开,入目的皇家风范的奢华卧室,阳光从落地窗洒落一室。

经历了一夜的疯狂,她现在身体还在颤抖。

低沉的声音猛地拉回她的思绪:“下不为例!”

沈月月湿润的水眸里透着懵懂,抬眸就看见男人肌理分明的脊背,只是那样的光景只有一瞬,他快速穿上了白衬衣,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顶端,浑身散发出矜贵的气息,透出一丝禁欲感。

纪言回眸便望见她的水眸,性感的喉结微微一动,这样的眼神非但不让人觉得心疼,反而想好好再欺负上一番。

“收拾好就给我下楼!”纪言擦了一下她的眼睛。

大力擦的沈月月的脸生疼。她的注意力却在他出色坚毅的脸庞上,俊美深邃的脸庞宛若上帝精心雕刻的艺术品,若不是太过于冰冷,足以让无数少女痴迷。

她满脑子的空白,纪言怎么会在这.......

“看得这么入迷?还想再来一次?”

被女人一双勾人的水眸望着,说没反应那一定是假的。他俯身压在她的身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

“不要。”她慌张出声,声音哑的像是公鸭。

身上男人的身形顿了顿,沈月月被自己的声音难听到了,一时有些难堪。

纪言也不知是因被她声音打扰了兴致还是如何,挑着剑眉扫了她一眼离开关上大门。

她这才支起身体,看见床单上的一片狼藉,烧红了脸庞,她心底更是恐慌害怕,连忙下床走到了化妆桌前,透过镜子看见本该毁容的脸此刻白皙干净。

她真的重生了。

上辈子她惨死在出租屋,就在刚刚,她还在以为自己被纪言救活带回来了。现在她记起来了,这应该是她的嗓子被破坏后错过出道后的第七天。

也就是这一天,是她噩梦的开始。

她从小梦想成为歌手。在出道的前一天嗓子却忽然被毒哑,她更是对纪言爱理不理。挑怒了纪言,纪言忍无可忍地将她压在床上就地正法。

从此她对他恨之入骨,处处忤逆他,为了报复甚至将他最珍爱的东西一一损坏。纪言终究娶了他人,却不肯放她走,她拼命逃离,最终落个惨死出租屋的下场。

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嗓子是为何出事。

回想到上一世的悲哀,沈月月心头划过痛苦。

重生后,她多少也明白了,纪言那样高高在上的总裁,把她囚禁在身旁,不过是她的叛逆激起他的占有欲。这样想着,沈月月打开衣柜,拿了纪言最喜欢的蓝色的长裙。这一世,她乖巧点顺着他,他或许很快就会觉得没趣放她离开。

刚换完衣服,门开了,一个人影忽然跑进来,紧紧抱住她。

“简兮,你没事吧,你让我看看。”

记忆中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梦优?”

看见噩梦般的人重新出现,背后一阵冷气袭来。

上一世刘梦优对他们挑拨离间。她一心想逃跑,认为刘梦优是为了自己好,对她交根交底。

直到刘梦优坐上纪太太的位置把她踩在脚下,日日辱打她,三餐只给她吃馊掉的饭菜,这才明白她的“好闺蜜”一直心心念着纪言!

“我担心你,一早就来了。简兮,他对你做了什么?”刘梦优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眼底闪过嫉妒,稍纵即逝,但沈月月还是捕捉到了。

沈月月心里闪过一道厌恶。

既然刘梦优那么爱装,那她就陪她玩玩!

“梦优,你都看见的。”沈月月面上浮现一丝痛苦。

“月月。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苦。你不是让我帮你逃跑吗?我帮你买了一张飞机票。”

门外,一阵寒气逐渐蔓延。鹰隼般的墨瞬间眸盛满残暴怒意。

跟在他高大身影身后的助理林宿心地咯噔一声。

完了。纪总的暴力倾向又要犯了!

自从这个沈大小姐来了后。纪言的暴力倾向就越来越严重!

“逃跑?”沈月月纤细的手敲打桌面,似乎在深思:“我何时说过这种话?”

“月月,你在这里被欺负成这样,难道还打算留下来吗?走吧,月月,你不一直都想离开吗?”

沈月月看着自己白皙胳膊上的吻痕,语气软柔:“你说对了。我在这里真的被欺负得好惨……纪言一开始就没完没了的。你说,他还被人称为禁欲总裁,都是装出来的!”

话音落地,林宿差点被呛着,扫了眼旁边的纪言,俊颜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是不是在生气。

这话似乎是专门说给她听的,刘梦优一怔,看着她身上暧昧的吻痕,嫉妒得几乎发狂。

刘梦优决定直入正题,双眸透出关心,对她道:“简兮,你既然那么不喜欢纪言,就走吧!现在就走,走的越远越好,我虽然舍不得你,但看着你幸福就够了!”

多么好的闺蜜,旁人听了恐怕要感动不已。

“优月,你若真的想要为我着想,就不该说此话。”

“简兮,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宿生怕沈月月又说出什么吓死人不偿命的话,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纪言又帅又有钱,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他更完美的男人了!你不觉得,他是很好的对象吗?”沈月月摸摸下巴,认真道:“嗯,就是脾气差了点。”

刘梦优再也掩饰不住地心慌了,但她把这假装成了着急,焦灼地对着沈月月:“简兮,你在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忘了他对你做的那些过分——”

这时,林宿忽然踏门而入。

“刘小姐,若是没事,请您出去吧。纪总有话对李小姐说。”

听见这话刘梦优才意识到自己失误了,她转头对门口矜贵的男人温婉一笑,温柔道:“纪总,那我就先出去了。”

沈月月抿嘴,前世刘梦优对纪言如此温柔,她竟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反而对她掏心掏肺。她可真是傻到了极点。

纪言看都没看她一眼,大步朝着沈月月走去。

 


淡淡的烟草味传来,她没由来地心慌了一下,内心深处对纪言的恐惧苏醒。

“昨天晚上弄疼你了?”大掌抚摸上她的脸庞,他的声音醇厚如酒,竟没了平时的暴躁冰冷。

人都是奇怪的,她本已习惯了他的暴躁与冷漠,忽然被理解,眼眶红了,抿嘴点头。

“下次轻点。”他立刻道。

沈月月手指颤抖了一下,被他温热的大掌牵住。

林宿看两人和好,有种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感觉,“纪总,李小姐,去吃饭吧。”

沈月月被折磨了一夜,身子骨都要散架,下楼时双腿发软地差点摔到地上,纪言手急眼快,沈月月猛地被搂入他的怀里,手下意识的贴在他的胸口,纪言将她的手放在腰上,一个公主抱直接把人抱起来。

沈月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在纪言的怀里,他清冽的气息和烟草味闯入她的鼻腔,沈月月竟愣了片刻。

“走不了路不会跟我说?”略带暴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沈月月不敢反驳他,轻轻点头。林宿跟在后面,心头疑惑至极,怎么感觉沈月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换做从前两人早吵的鸡飞狗跳了。

纪言喜静,一楼的仆人很少,长方形的欧式餐桌上摆满了食物,沈月月正饿得慌,被放下来就拿起筷子想夹个小笼包,黑色的中长发顺着掉落进碗里,纪言轻撩起她的长发,快速给她扎了个小辫子。

沈月月心头有些好奇,纪言哪里来的皮筋?

她闻到灌汤包的香味就顾不上其他的,埋头就吃。

何管家走进来看见她这个吃相,沉声提醒:“李小姐,灌汤包你最多吃两个,我让人给你准备的营养餐你没吃吗?”

沈月月一怔,低头看见自己肚子上的肉,出道失败被纪言抓回后她自暴自弃,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圆润的小胖子。何管家给她备的营养餐,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但这一世,她要好好改改了,想到这,沈月月放下筷子。

一个灌汤包被夹到她的碗里,纪言沉冷道:“我的人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了?”

何管家道:“少爷,不是这样的。小姐的体脂率严重超标,这样下去会对身体有害的!”

沈月月心里也清楚,轻声道:“我还是吃营养餐吧。”

纪言眉头微蹙,“一会儿跟我去测一下体脂率。”

“好。”

家里有健身房,看来她得保持运动了,不然就算嗓子好了,这个形象也无法出道。

同期进入公司的练习生都出道了,就剩下她一个。看着他们现在光鲜亮丽,她说不羡慕肯定是嘴硬。不过重生一回,她比从前更有信心,她还能说话,就一定可以治好声带。沈月月一边慢吞吞吃饭一边心想,回过神发现纪言已经吃完离开。

哗啦的一声。

楼上忽然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接着,脚步声在楼梯道沉沉响起。

冰冷的气氛瞬间蔓延起来,沈月月骇然,回头便看见纪言俊颜冰冷,戾气弥漫出来,活脱脱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阎王我,吓得旁边的仆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纪言一脚踢飞椅子,迈开长腿两三步走到她面前,一张票狠狠砸到她的脸上。

沈月月手指颤抖地接过票,发现是一张飞机票。

纪言阴鸷的嗓音暴躁地响起:“三分钟,沈月月你知道我的耐心不是很好。”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只给她三分钟的时间解释。

沈月月一下子慌了,脱口而出:“我不知道这里哪里来的!”

“东西就放在你的抽屉里,你说你不知道?”纪言猛地扣住她的下巴,纪言的暴力倾向很严重,生气起来就控制不住力度,沈月月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还是倔强地忍住,出口重复的声音沙哑:“我真的不知道。”

“闭嘴!”

纪言猛地推开她,沈月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大掌一挥,桌子上的盘子哗啦啦落地成碎片,沈月月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颤抖着看纪言的俊脸靠近,阴鸷的声音冰冷:“现在还学会撒谎了,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宽容了?你不知道我最恨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纪言!”

前世对纪言的畏惧此刻在她的四肢百骸快速蔓延起来。沈月月害怕地只唤他的名字。

“把她给我抓到仓库里去,什么时候认错了,什么时候放出来!”纪言厉声命令。

沈月月清眸闪过慌乱,竟下意识抓住他的胳膊:“纪言,你相信我。”

他猛地抽回手,大步流星走向门口。由于惯力,沈月月整个人朝后面靠去,脑袋狠狠撞到桌子,世界瞬间陷入一片沉默,逐渐被黑暗所笼罩.......

........

沈月月不知道自己睡了很久。

她醒来时听见外面的雨声,抬眸望去,窗外天色已经暗了。

头疼得厉害,摸摸脑袋,就摸到一个包,还好没破。眯着眼睛便开始环顾四周。这个废弃的仓库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吱吱——”老鼠声响起。

沈月月低下头来,和吃着三明治的老鼠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再一看自己面前托盘空空如也,顿时瞪大眼睛,老鼠咬着剩下的食物立刻钻进了不远处的洞里。

现在连老鼠都可以欺负她了?沈月月好笑又可气。算了算了,她不和一个老鼠计较。沈月月靠着墙壁,开始整理思绪。

连续两天,佣人都只有送清粥过来。沈月月倒不觉得饿,只是她浑身忽冷忽热,这两天连续下雨,她体制本就差,不小心就感冒了,被感冒影响了胃口。沈月月靠着墙壁看老鼠放肆地吃自己的粥,看着看着,竟一阵头晕,靠着墙壁的身体渐渐倒在地上。

“吱吱——”

耳畔响起杂音,沈月月艰难地睁开眼,额头烫的厉害,难受得要紧。

她明白自己这是发高烧了,苦笑着看了眼喝粥的小老鼠,“还是你有良心,还会叫我。”

沈月月对自己身体清楚,她的身体向来不好,恐怕是拖不下去了。她爬到门口,用尽全身力气敲门:“外面有人吗?开门!”

下一秒,门猛地开了,高大的男性身影出现在门口。


纪言长身玉立,逆光在他俊美邪肆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冰冷阴鸷的气场瞬间蔓延起来,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看着她的水眸:“怎么,想让我心疼你?”

只是这么一句话,沈月月鼻尖酸了,满腔的话都塞回了肚子里,长睫垂落。她对他大约不过是宠物的关系,生气了就可以随便关起来。又怎么会管她的死活。

看她安安静静的模样,纪言的声音更是暴躁:“沈月月,有胆做就要有胆承认!”

“........”她如鲠在喉,满腔委屈却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声音就是哽咽的。

“不说话?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啪的一声门再度关上,沈月月无力地落在地上,心头萦绕着酸涩。

纪言转身把身后的仆人吓了一跳,对上他阴鸷暴怒的墨眸,仆人连忙低下头:“这是给李小姐的晚餐。”

一杯清水,一碗粥。纪言锁眉,喉咙滚动了一下,“给我!”

沈月月趴在地上,脸蛋发烫,隐约感受到门似乎开了。

纪言看她居然趴在冰冷的地上,怒火中烧:“沈月月,你给我起来。谁允许你趴在地上的!”

该死的女人,不知道地上多冷吗?

她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模样乖巧得让人心疼。纪言脸色有些不好看,蹲下身把人搂入怀里,她的脑袋顺着靠着他的肩膀,出水芙蓉的脸庞苍白。

纪言的大掌覆盖上她的额头掌心瞬间传来一阵滚烫,他的手颤抖了一下,心脏漏了一拍。

“沈月月,醒醒!”

她发烧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该不会出事吧——不,他不能让她出事。他开始后悔了,若是他今天没有来看她,是不是就要永远失去她了?

纪言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呼吸变得艰难,转头对身后的仆人怒吼,声音都有些变了:“还不赶紧去叫医生!”

“我马上去。”仆人双腿颤抖,连忙去叫医生。

纪言抱起她,那一瞬间才发觉她居然瘦了这么多,他的动作情不自禁变得小心翼翼,宛若抱着最宝贵的宝物,生怕一用力就把她弄碎了。

他抱着她回到别墅,小心放在床上,忽然看到她额头上的一点青紫,因为被头发挡住了,并不是很容易发现。

他的俊脸更加难看,却还是拿了药膏给她轻擦伤口。

“两天。沈月月,两天你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他骨节分明的大掌直接抓住她的小手,看着闭着眼睛的人儿,恨不得把她摇醒。他就知道不该让她离开自己,他稍微不注意她就会出事。

很快,林子然来了,他穿着白大褂,风度翩翩,给沈月月检查了身体。

“她发烧39度,怎么现在才发现,要是再晚点,她可能就.......”

“治好她!”

林子然没了废话,手法熟稔给她打上吊针。这些年沈月月生病,几乎都是林子然给她治疗的。对她的印象倒还可以,看着挺乖巧的一个女孩,说话也轻柔。

林子然思考间拿出来一瓶葡萄糖放在旁边,然后坐在床边,问了纪言一个问题:“为什么偏偏是她?”

“我只有她。”纪言回答很直接,干脆。

林子然看她乖顺的模样忍不住为她说了两句话:“比她好的女孩大有人在。纪言,她也只是个女孩而已,放过她吧,你看看她都被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她还能经得住多久?”

纪言俊颜黑了,他听不惯别人说她撑不了多久,“林子然,你是要改行去做妇联主任了?”

这一句话,让林子然不敢再多说。

“她什么时候能醒?”纪言问。

“这个难说。”林子然拿起葡萄糖,“她身体太虚弱了。恐怕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我等下还要给她输葡萄糖。”

林子然提到这个,纪言想起那时的清粥,立刻喊了个人进来,厉声道:“把何管家给我叫过来。”

没一会儿,何管家就被叫来了。对上纪言的眸,何管家低下头来,“少爷,您找我?”

“沈月月的一日三餐是你负责的?”

“是的。”

“你让她吃的什么?”纪言额头上的青筋跳动着,冷眸看着他。

何管家默了半秒,回复道:“少爷,您不是要囚禁李小姐让她认错吗?所以,我才让菜色简单了一些,这样,也能让李小姐早点认识到错误。”

简单?

“滚下去,扣这个月薪水,年终奖停发。沈月月的食物,你不须再负责。”

何管家低头应了声:“好的。”

林子然给沈月月输了葡萄糖,就离开了。

翌日清晨,他过来看沈月月。只见纪言坐在床边,阳光洒在他颀长的身影上,身上的白衬衫还是昨天的,有些褶皱。与平日整洁华贵的形象判若两人。

他正牵着她的手,威胁的声音丝丝入扣:“沈月月,我再给你最后一小时,你要是不醒过来,我一定让你后悔!”

林子然扶额,“她昏迷了,听不到你说的话的。”

纪言冷哼,指腹轻轻擦着她冰凉的小手,她的面庞安静。

算上那两天,今天是第三天了,他已经很久没听见她的声音了。

“她该不会再也醒不过来了……”话未说完,纪言自己打断自己的话:“不会!”

林子然看见他眼底浮现的青紫,心里微微一惊:“你该不会一夜没睡吧?”

“你看着她。”纪言没回答,紧绷着脸色,浑身戾气地站起身离开。

没一会儿,他就听见外面有东西摔碎的声音,林子然知道他暴躁的毛病又犯了,忽略外面的声音坐在床边,看见沈月月额头上的毛巾,林子然猜到是他做的,意外他居然也会照顾人。

忽然,他注意到沈月月的睫毛动了动,语气顿时充满震惊:“沈小姐,你醒了?”

她其实昨天半夜就醒了,在床上躺的很难受。知道自己瞒不住,沈月月干脆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不要告诉纪言。”

“为什么,他担心你。”

“他只是担心我死了,以后没有玩物。就一天,你别告诉他。”

她的清眸清澈透亮,带着一丝恳求。林子然一时竟狠不下心拒绝,他说:“我不说,但你要是被发现了,可就不怪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