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书库 > 女频言情 > 方先生撩妻上瘾

方先生撩妻上瘾

如鱼得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粉丝的疯狂,沈黛被逼无奈,躲入了狭小的卫生间内。只是她没有想到,在这里,她竟然会遇到遭受同样窘迫的方应许。慌乱中,她不小心占了男人的便宜,本以为那不过就是自己的无心之举,可谁知男人到底还是在意了,而且在隔天,他就给报复了回来!

主角:沈黛,方应许,苏婉月   更新:2022-07-15 2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黛,方应许,苏婉月的女频言情小说《方先生撩妻上瘾》,由网络作家“如鱼得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粉丝的疯狂,沈黛被逼无奈,躲入了狭小的卫生间内。只是她没有想到,在这里,她竟然会遇到遭受同样窘迫的方应许。慌乱中,她不小心占了男人的便宜,本以为那不过就是自己的无心之举,可谁知男人到底还是在意了,而且在隔天,他就给报复了回来!

《方先生撩妻上瘾》精彩片段

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沈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这不过是在卫生间门后的一处角落里。

就在前一秒钟,这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

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子烟草味。

不仅是沈黛,包括刚躲进来的方应许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漂亮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细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软绵绵的眉眼里都是如*一般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沈黛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沈黛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沈黛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的今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闻言,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沈黛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谢谢哥哥们。”

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进了电梯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沈黛才慢吞吞的收回了手,将呢子大衣拿了下来。

她背脊靠着墙,望着面前眼神温和中带着不善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要吃了我不成?”

方应许脸上莫名多了几分充满野气的笑,嗓音沉哑:“你刚摸哪呢?”

沈黛抖了抖大衣,旋即穿了上,她个子很高,又踩着高跟鞋,微微侧头靠近他耳畔。

“替你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一下也不碍事的吧?”

“况且,你*那么翘,应该自信点才是。”

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如清风一般,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眯眯的离开了。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那股子清香。

她刚刚不仅摸了那个男人的腰,还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哪里是不经意,分明是故意。

方应许倚着墙,动了动手指,刚刚心里头的那股子暴躁的情绪,险些全部落在那群医闹的身上......

......

从后门出来酒局会馆,刚刚坐进车里,她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平底鞋驾车。

女人长发挽在脑后,耳垂挂着一对玛瑙耳钉,旗袍精致不菲,上面绣着深蓝色的花朵,十分的雅致温婉,她的五官很是大气,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情。

“喂?”她接听电话。

“你是不是又被变态粉丝堵住了?”堂妹沈彤的电话。

打开免提,沈黛熟练的驾驶着车子走在回家的途中。

“大抵是我演的太入木三分了,以至于两年过去了,那群粉丝还要杀我呢。”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玩味的笑,似乎并不在意。

沈黛并不是演员,而是舞蹈家出身,一直活跃在国外的荧幕上,并不在国内工作,所以她可以坦荡荡的走在大街上不怕被人认出来。

而两年前的那部电影,她只是因被熟识的导演叫过去演了个女二号,却出人意料的在国外火了。

“你也是有病哦,都快过年了,你还乱跑。”堂妹吐槽她。

“可能是那部电影拍的太久,以至于我这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呢。”

沈黛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边哼着戏曲一边回家。

方应许没回自己家,母亲这个时间段应该睡下了,回去了容易惊动母亲,所以他便来了医院分配的寝室住。

这是个三人寝。

有一个今晚值班,现在坐在客厅的是他的发小慕勋。

“回来了?”

那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沙发里,正紧张兮兮的看着电视。

方应许挂起来羽绒服,走到洗手池旁边洗手,消毒后才转身过来。

可一抬头,就看见了荧幕里的那张堪称顶级的脸。

电视屏幕中——

她满脸是血,淡定的望着地面上死掉的一个人,英文台词标准:“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女人的嗓音是沙哑的,也是富有质感的。

慕勋激动澎湃的大喊:“我靠!这女人也太帅了!”

说完他扭过头,“应许,一起来看啊,这部剧在国外可火了,我国外的朋友推荐给我看的。”

方应许敛眸,“不了,你看吧。”

演员?

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

隔天。

沈黛懒散散的起床后,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面包,随意的填饱肚子。

她的经纪人兼助理方诺拿着钥匙开门进来了,“老板,今天要去医院复查了。”

“还要跑那么远?”沈黛皱眉。

她两个月前在国外工作,遇到疯狂的粉丝追打,导致撞在车门上,点背的把肋骨撞坏了。

“不,我给您预约了当地的医院,是个教授,据说很帅,您可以去看看。”

方诺深知自己的老板喜欢看帅哥。

沈黛挑挑眉,无意间想起昨晚那个男人。

那个人是真挺帅的,长得像是特意为了她的审美订制出来的似的。

可惜,昨晚走的着急,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

“走吧。”

沈黛吃完,穿着羽绒服就出去了。

外面正处于寒冬腊月,遍地的冰雪。

二院胸外科科室里。

慕勋还在那查找资料八卦:“那个女二号叫沈黛,是舞蹈家出身,怪不得在剧里穿旗袍那么好看啊,而且今年还被评选为最美的东方面孔!”

小护士凑过来看热闹,“是漂亮啊,中国人么?我怎么没见过?”

慕勋像个资深人员似的解释:“她不怎么在国内活跃,所以国民知名度比较低,在国外那可是大神级别的呢。”

方应许眸光里波澜浅浅,懒懒的瞥他一眼,“下一位。”

小护士赶紧去喊病人。

而当沈黛拿着病历出现的那一刻,整个科室里瞬间陷入了安静......

......

沈黛慢吞吞走过来,像是不认识方应许似的,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等待检查。

而周围那群或惊讶,或见了鬼似的目光,都被她自然而然的屏蔽掉了。

方应许穿着白大褂,干净的宛如一汪清泉,温文尔雅,如沐春风的清澈,手指也好看,细长细长的。

看人的时候温润中又带着医生该有的善意平和。

可是与昨晚的样子,不太像呢。

他翻看着病历本,也仿佛跟没见过她似的,“还痛么?”

沈黛歪头,嗓音依旧软绵绵的好听,“我也没敢碰,不知道痛不痛,要检查一下么?”


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沈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这不过是在卫生间门后的一处角落里。

就在前一秒钟,这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

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子烟草味。

不仅是沈黛,包括刚躲进来的方应许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漂亮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细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软绵绵的眉眼里都是如*一般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沈黛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沈黛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沈黛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的今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闻言,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沈黛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谢谢哥哥们。”

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进了电梯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沈黛才慢吞吞的收回了手,将呢子大衣拿了下来。

她背脊靠着墙,望着面前眼神温和中带着不善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要吃了我不成?”

方应许脸上莫名多了几分充满野气的笑,嗓音沉哑:“你刚摸哪呢?”

沈黛抖了抖大衣,旋即穿了上,她个子很高,又踩着高跟鞋,微微侧头靠近他耳畔。

“替你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一下也不碍事的吧?”

“况且,你*那么翘,应该自信点才是。”

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如清风一般,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眯眯的离开了。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那股子清香。

她刚刚不仅摸了那个男人的腰,还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哪里是不经意,分明是故意。

方应许倚着墙,动了动手指,刚刚心里头的那股子暴躁的情绪,险些全部落在那群医闹的身上......

......

从后门出来酒局会馆,刚刚坐进车里,她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平底鞋驾车。

女人长发挽在脑后,耳垂挂着一对玛瑙耳钉,旗袍精致不菲,上面绣着深蓝色的花朵,十分的雅致温婉,她的五官很是大气,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情。

“喂?”她接听电话。

“你是不是又被变态粉丝堵住了?”堂妹沈彤的电话。

打开免提,沈黛熟练的驾驶着车子走在回家的途中。

“大抵是我演的太入木三分了,以至于两年过去了,那群粉丝还要杀我呢。”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玩味的笑,似乎并不在意。

沈黛并不是演员,而是舞蹈家出身,一直活跃在国外的荧幕上,并不在国内工作,所以她可以坦荡荡的走在大街上不怕被人认出来。

而两年前的那部电影,她只是因被熟识的导演叫过去演了个女二号,却出人意料的在国外火了。

“你也是有病哦,都快过年了,你还乱跑。”堂妹吐槽她。

“可能是那部电影拍的太久,以至于我这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呢。”

沈黛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边哼着戏曲一边回家。

方应许没回自己家,母亲这个时间段应该睡下了,回去了容易惊动母亲,所以他便来了医院分配的寝室住。

这是个三人寝。

有一个今晚值班,现在坐在客厅的是他的发小慕勋。

“回来了?”

那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沙发里,正紧张兮兮的看着电视。

方应许挂起来羽绒服,走到洗手池旁边洗手,消毒后才转身过来。

可一抬头,就看见了荧幕里的那张堪称顶级的脸。

电视屏幕中——

她满脸是血,淡定的望着地面上死掉的一个人,英文台词标准:“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女人的嗓音是沙哑的,也是富有质感的。

慕勋激动澎湃的大喊:“我靠!这女人也太帅了!”

说完他扭过头,“应许,一起来看啊,这部剧在国外可火了,我国外的朋友推荐给我看的。”

方应许敛眸,“不了,你看吧。”

演员?

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

隔天。

沈黛懒散散的起床后,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面包,随意的填饱肚子。

她的经纪人兼助理方诺拿着钥匙开门进来了,“老板,今天要去医院复查了。”

“还要跑那么远?”沈黛皱眉。

她两个月前在国外工作,遇到疯狂的粉丝追打,导致撞在车门上,点背的把肋骨撞坏了。

“不,我给您预约了当地的医院,是个教授,据说很帅,您可以去看看。”

方诺深知自己的老板喜欢看帅哥。

沈黛挑挑眉,无意间想起昨晚那个男人。

那个人是真挺帅的,长得像是特意为了她的审美订制出来的似的。

可惜,昨晚走的着急,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

“走吧。”

沈黛吃完,穿着羽绒服就出去了。

外面正处于寒冬腊月,遍地的冰雪。

二院胸外科科室里。

慕勋还在那查找资料八卦:“那个女二号叫沈黛,是舞蹈家出身,怪不得在剧里穿旗袍那么好看啊,而且今年还被评选为最美的东方面孔!”

小护士凑过来看热闹,“是漂亮啊,中国人么?我怎么没见过?”

慕勋像个资深人员似的解释:“她不怎么在国内活跃,所以国民知名度比较低,在国外那可是大神级别的呢。”

方应许眸光里波澜浅浅,懒懒的瞥他一眼,“下一位。”

小护士赶紧去喊病人。

而当沈黛拿着病历出现的那一刻,整个科室里瞬间陷入了安静......

......

沈黛慢吞吞走过来,像是不认识方应许似的,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等待检查。

而周围那群或惊讶,或见了鬼似的目光,都被她自然而然的屏蔽掉了。

方应许穿着白大褂,干净的宛如一汪清泉,温文尔雅,如沐春风的清澈,手指也好看,细长细长的。

看人的时候温润中又带着医生该有的善意平和。

可是与昨晚的样子,不太像呢。

他翻看着病历本,也仿佛跟没见过她似的,“还痛么?”

沈黛歪头,嗓音依旧软绵绵的好听,“我也没敢碰,不知道痛不痛,要检查一下么?”


无名火直接转移阵地,奔着面前那群医闹就去了。

“再在这里闹,把你们都抓走。”她假模假样的威胁了句。

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男人耀武扬威的甩着棍子,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你滚开,别多管闲事!”

刚吼完,那根钢管又划破空气奔着他们来了!

“此时不跑,等着挨揍啊!”

沈黛说话的同时,拉着方应许硬闯过那群人的中间。

许是没想到他们会正对着他们逃跑,那群人居然没反应过来,但有个反应快的女人拉住了沈黛的马甲帽子。

沈黛猛然回头,长腿灵活的一踢,踢开了那个女人的手。

随后竟还对方应许嘚瑟道:“我厉害吧?”

这里是住院部,人来人往的,坐电梯根本行不通。

沈黛的力气有点大,强硬的扯着方应许直奔着前方的卫生间跑!

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当厕所的门被她关上时,身后的门被人猛踹了一脚,导致沈黛直接扑向马桶。

而方应许就站在她后面。

那么一扑,她稳稳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顿时笑了起来,“天意如此,你可别说是我占你便宜啊。”

方应许随即拽了她一把,将她推进了里侧。

外面的人还在叫骂。

沈黛这个时候掏出手机打了通电话,“你来阿薇这层楼的卫生间,有一群人在堵我。”

方应许倚着一侧的门岿然不动,他这个当事人好像比沈黛都淡定。

不是不作为,而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跟病人发生任何冲突。

“你他妈给我滚出来!”凶男人在外面大骂。

医院的人赶了过来,知道是医闹,立马好言相劝。

“你们给我滚蛋!我必须让他给我个说法!作为医生居然猥亵病人!”

“跟你们没关系,给我滚开!”

话音刚落——

“咣当——”

那道门忽然被踢开,沈黛竟然走了出去,方应许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刚说什么?”

对方一见他们居然还敢出来,顿时怒目而视,“就他!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竟然这么下流!”

怒骂间,医闹男人伸出手去抓沈黛,似乎想把她拖走。

也就是那时候,原本没动的方应许,腿不过微微一迈,便轻飘飘的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他没动手,也没阻挡对方的手,就是那样平静注视着对放。

男人身影颀长,个子很高,身板也宽厚,不说话时的眼神竟有那么一丝吓人。

那一瞬间,居然让对方不敢再下手。

沈黛笑眯眯的瞥了眼身前的男人,于是歪头望着医闹们,“你老婆来了吗?”

卫生间门口围着不少的医生护士和病患,都在看热闹呢。

凶男人这时候一把拉过自家媳妇,就是刚刚拉住了沈黛的那个农村妇女,“这就是我媳妇!”

那女人身材臃肿,人老珠黄,眼角的皱纹都能当眼线用了,一副凶悍的面相看着都吓人。

沈黛顿时笑了,指了指身旁的男人,“大哥,我是他女朋友。”

方应许的眉心一跳。

而门口的那群医生护士更是惊愕不已。

方医生有女朋友了?

这女人可真是很漂亮啊,跟方医生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这里面没人认出来沈黛是谁,毕竟除了热衷粉外,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有个知名人物就在你面前站着。

“您凭良心说,我这细腰,我这傲人的身材,笔直的长腿,怎么着也比您老婆有吸引力吧?有我这么个宝贝,我男朋友不摸我,会去摸您那糟糠之妻?”

沈黛努努嘴,一副‘你不老实’的眼神,嗓音细软道:“当然了,您要是真觉得他猥亵了您老婆,您可以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自有警察会来抓他,如果您没有证据,在这里胡闹纠缠,那您可就是在扰乱社会治安和诽谤啦。”

“诽谤的罪名晓得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呢。”

方诺刚从人群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挤了进来。

结果就听到一句:“你这个*,你别胡言乱语!长得人模狗样的,估计也是跟他一伙的狐狸精,合起伙欺负病患!”

“诶!”女人喊了声。

沈黛旋即举起手机,“我录下来了啊,你诽谤我,方诺,联系律师,我要起诉她。”

“你!”

那个妇女一愣,撒泼道:“你......你以为我怕你!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什么人?!说出来吓死你!”

沈黛慢慢的走到那个妇女面前,轻笑一声,嗓音在卫生间里有微微的回荡之音: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姐夫是什么伟大人物,敢算计我身边这位男士。”

方诺皱了皱眉,赶紧阻止外面那群拍照的群众,“不要拍了!这里是医院,大家快散了吧!”

把人终于轰走以后,方诺才转身,对着那位农村妇女递上自己的名片,“女士您好,我是方诺,现在我正式起诉您诽谤我们老板,三天之内,会有法院传票到您府上。”

“再加一条寻恤滋事,他们刚刚打人了,凶器在那里。”沈黛指着那个男人拿着的钢管。

那个凶男人立马把钢管藏在身后,指着她警告道:“你给我等着!”

女人笑眯眯的,“不等,因为我会先找你的。”

待人都散开以后,走廊的尽头处,有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戴着黑框眼镜,镜片遮住了眸子里的阴凉。

见闹事者散开了,他也沿着楼梯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而那边的卫生间里。

沈黛回头望着正盯着她的方应许,她抬起手挥了挥男人肩上的灰尘。

“濒危物种可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啊,先生。”

方应许眼底的流光变的深沉起来,“濒危物种?”

“啊,你不就是濒危物种么?”

女人边往后退,边对他动了动手指,算是告别。

接着,便带着方诺走了。

走出卫生间的方应许,望着沈黛轻飘飘的步伐,瞳仁里的光多了几分波澜。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只狐狸似的,也不知道是真不怕还是假不怕死。

刚刚那个男人的腰后,还藏了一把刀。

她居然还敢面对面的跟那人说话。

幸亏抽出来的是钢管,如果是刀......

方应许捏着手机往外走。

他垂下的眼眸里,温和的神情下正蛰伏着几分隐藏的极好的阴鸷。

他随后在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发送出去:好好‘关照’一下熊汉的儿子。

对方很快回复:好的,少爷。

熊汉就是刚刚拿出钢管的那个男人。

另一边已然走出医院的沈黛对方诺说:“查查刚那一伙人。”

方诺眼露疑惑,“真告?”

沈黛耸耸肩,“都随身携带刀具了,不告还留着过年么?”

那把刀,她看见了。

......

胸外科。

慕勋着实被吓到了,害怕方应许又被那群医闹纠缠上。

他们医院里风评最好的是方应许。

而被医闹找上门最多的,也是方应许。

“没事吧?”慕勋问。

方应许神情始终那么平和,“没事。”

他坐下来,眼前总是情不自禁的闪过那个女人挡在他面前的样子。

何曾几时有危险的时候,会有人挡在他面前?

这是第一次......

他按了按眼皮,压制住内心汹涌起来的烦躁。

再睁眼时,却已是一片清明,男人道:“叫病人进来。”

翌日中午。

二院,胸外科。

“你好,我们还没......”

小护士看着面前美的让人惊艳的女人,怯生生的开口。

本来挺理直气壮的,毕竟午休时间还没结束,可当触及到女人那双浅棕色的眼眸时,小护士就像是被定住了似的。

那种微弱到快察觉不出的震慑力,就从她面前的女人的眼眸中蹦了出来,且稳稳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沈黛指了指那边的男人,声线温柔:“我来要东西的。”

小护士点了点头,“哦哦,那您请您请。”

大美女,好漂亮啊......

眼神也好怕怕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